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髒比搗蛋題:不要糖,要你。》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42 閱讀: 字體:
《髒比搗蛋題:不要糖,要你。》

?欸,今天萬圣節耶。」校園欄桿上,一個膚色黝黑的男生把手橫在一旁的人背上。

?所以呢?」那張白凈的臉上掛純真無瑕的笑容?子肖要給我糖嗎?」

?哼,才不。」顏子肖從鼻孔哼了聲出來,身手揉亂一旁笑的人畜無害的家伙?笑成這樣,難怪他喜歡。」

?誰?」林衡愣住,得來的是顏子肖一派曖昧的笑。

?沒事沒事。」顏子肖拍拍林衡的肩,意味深長的表情溢于言表?喂,去整整韓少如何?」

聽見對方的話,林衡那張清秀的臉蛋浮現出驚慌的神色。

?你瘋啦!你要整你自己去、我才不要!」他一臉你瘋了的樣子。

開玩笑,他是韓沖宇韓少爺欸!眾所皆知集高、富、帥為一身的韓家大少爺耶!

?嘖,林衡啊,你是真笨還是裝傻啊你。」顏子肖使勁的捏了林衡白凈的雙頰,一面受不了似的碎念。

?什、什么啊…。」林衡沒好氣地拍掉他的手,忿忿地瞪著。

?不管,反正交給你了。」一點也沒受那人瞪視的影響,他從背包拿出一大包糖塞進林衡手里,露出無害的笑容:?韓少爺最喜歡糖了。」

林衡拿起手上的糖果一看,立刻黑了臉。

?他愛糖,但是他怕酸。」嘴角抽了抽,林衡有想給眼前的人一拳的沖動。

?對啊,所以才是整他嗎。」顏子肖嘿嘿一笑,拍拍林衡的臂膀后便向樓梯跑去,轉眼間便逃的無影無蹤。

?喂、喂!我沒說我要啊!顏子肖!」

***

韓沖宇,鼎鼎有名的企業界韓家大少爺,讓世人所稱羨的并非他一出世便含著金湯匙,而是因為他擁有的那張足以讓女人跪拜男人羞慚的面容及氣質!

他的優雅如頭狩獵中的豹,既從容又嚴實,舉手投足之間給人不可抗拒的王者魅力,只要輕輕瞟來一眼抑或輕勾指頭便能把數千名少男少女的心給勾走。

就像現在,林衡站在教室門口,失神的望著里頭。

那里頭只有一名男子,他靜靜地坐在桌前,寬厚的被微傾,專注地讀著擺在桌上的書籍,手中的筆時而輕輕刷著簿子。而那從衣領露出來的頸部曲線美的讓人轉不開眼,更別說從窗子灑落下來的陽光,又為那身影添了份迷人。

那人便是韓沖宇。

不行,沖哥太帥了……。林衡忍不住加快了心跳,就當他張開嘴想要大吼嚇人時,卻先與一雙深邃的眸對上了眼。

?喔?」一個低沉的單音打醒了林衡,他機械似的閉上嘴巴,微嘟起了嘴在心里承認自己失敗了。

沒關係,反正還有糖果。他在心里頭安慰自己道。

然而林衡的表情全被收納到韓沖宇眼底。他俐落地起身,踩著乾凈的皮鞋走到教室前,還著手等待門口的身影走到自己面前。

他見面前這個小男人的眼神飄阿飄,就是不敢看向自己,韓沖宇唇角一彎,節骨分明的大手就這么落在那顆小腦袋上。

全天下都知道他韓沖宇喜歡林衡,就這個傻蛋還不知道。

?找我什么事?」他低沉磁性的聲線惹得林衡輕輕一顫,像只乖順的貓般低下頭去。

?那個,萬圣節、萬圣節……。」

?喔?你要給我糖吧?」

韓沖宇輕笑,自己愛糖的程度可是天下皆知。

?不是、我……。」

林衡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突然腦子靈光一閃,仰起了圓撲撲的臉蛋,沖著韓沖宇笑了。

韓沖宇愣神。

?你說出通關密語,我就給你糖果。」林衡笑的一派天真,稚氣的臉蛋掛著笑容,軟軟嫩嫩的手把一袋糖藏在身后。

?嗯?」回過神,那英挺的眉梢緩緩挑起,韓沖宇的嘴角彎成一道邪魅誘人的弧度。

他微微傾身,高大的身軀壟罩了林衡小小的身子,韓沖宇修長的手指輕挑的抬起身前人兒的下頷,令那張天然呆的萌臉愣愣地失了神。

沖、沖哥好帥啊!!小家伙心中開始狂流鼻血,整張臉脹得通紅。

?呵。」見他愣住,韓沖宇的笑意又更深了些,他湊近林衡的耳畔,性感的呢喃又讓他再次丟了魂。

?小家伙,我愛你。」

犯規!!沖哥犯規!!

林衡在心中狂吼,心里頭不知道已經撞死了幾頭小鹿,他一把將手上的糖塞進韓沖宇懷里,一溜煙的躦出他的懷中。

?糖、糖果給你…我先走了!」拍拍自己燒紅的臉,他尷尬地想跑出教室,卻遲了一步,被韓沖宇一把給拎了回來。

?我不要糖。」他隨興地將糖果擱在一旁的桌上,修長的雙腿三兩下就將林衡禁錮在身下。

今天不跟他說清楚,我韓沖宇就跟他性。他思吋著,忍耐如此久的慾望在此刻嶄露無遺。

?那你、你要什…唔。」一句話還沒有問完,林衡只感覺到自己的唇被一個柔軟的東西給堵住。

什么?!我這是被沖哥……親了嗎?!

?我要你。」

那張人神共憤的俊臉在林衡的面前放大,溫熱危險的氣息噴在臉上,他只覺得腦袋昏暈暈的,思緒被擾的不能思考。

?沖哥要…我?」重複了一遍身上人的話,他忽然清醒過來,才發現兩人的姿勢是多么曖昧。

?對,我要你。」笑意中含著狂熱的寵溺,韓沖宇細細地撫摸著林衡紅到可以煮開水的臉頰,看著那張無邪的臉蛋認真地咀嚼著自己的話語,笑望人兒精彩豐富的面容。

他愛他愛的瘋狂,他想要他想的癡狂。

?不是……」細如蚊吶,林衡吶吶的開口:?你一定是在開玩笑…。」

韓沖宇的心忍不住沉痛了下。

林衡明白了眼前人的表白,同時也懂了顏子肖罵自己愚鈍的原因,但是他…就是不敢相信。

韓沖宇是可望不可求的存在,對林衡來說,他只是一個渺小如蠅的小卒,根本不配得到他的愛。

雖然自己,也對韓沖宇含著愛慕的心。

?要如何、我才能讓你相信?」韓沖宇幽澈的眸閃過一瞬的傷,他低語,黑色的髮絲微微垂落。

?我愛你不是隨口說說。」他開口,像是在乞求什么般的訴說:?其實從你成為這間學校的一份子后,我便愛上你了。」

望著這張剛毅的面容,林衡猛地想起,當日新生報到時,他因為匆忙而掉了最重要的證件,就當他即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時,有個人將自己掉的東西遞到面前,就當他感激地抬起頭要感謝對方時,那個人已經轉身離開,徒留一個修長高挑的背影。

記得當時除了感激的心以外,還附帶上了?那個人好帥」的想法。

?你是那天撿到我的證件的帥哥?」思及此,林衡瞪大雙眼,未經過多思考便脫口而出。

?嗯?」韓沖宇的似笑非笑的睇著那張盈滿詫異的小臉,彷彿剛才的感傷都不存在自己臉上過:?你終于想起來啦?」他說。

?你你你又沒有留下名字、誰會知道是你啦!」林衡又羞又愧的撇過頭,忿道。

?沒關係,給我個補償就好。」笑意爬滿了韓沖宇的俊臉:?林衡,我愛你,你能接受我嗎?」

?不是、這是什么補償…。」他垂下眼眸咕噥著,突然抬起臉龐,雙手用力的捧住眼前的帥臉,狠狠的吻住韓沖宇的唇。

?唔。」韓沖宇微微驚訝了下,旋即展開笑,大手扶著對方的后腦勺,輕鬆的奪過主導權,橇開林衡的貝齒在那溫熱的口腔里肆虐。

?唔哈……」林衡被韓沖宇吻得暈頭轉向,他抓緊了韓沖宇胸前的衣領,小臉脹得通紅。

?…你這樣,是答應了嗎?」許久,韓沖宇離開那雙柔嫩的唇瓣,笑語呢喃。

?你你你不要說!」小家伙純情的很,羞紅著臉摀住韓沖宇的嘴巴。

?傻瓜。」拿下他的小手,韓沖宇在那手背上落下一吻,拿起一旁林衡給自己的糖,拆開包裝后便往嘴里塞。

林衡瞪大眼,驚恐地看著自己的怕酸新男友吃掉一顆酸糖。

果不其然,韓沖宇端正的五官全皺了起來。他利刃般的眼掃過一旁的兇手,突然一把撈過瑟瑟發抖的他,再度狠狠地封住林衡的小嘴。

酸酸甜甜味在兩人的口腔里蔓延,林衡索性用舌頭捲走韓沖宇嘴里的糖兒,然后用力推開他大口吸氣。

?謀殺阿。」他黑了臉,敢情這是酸糖的復仇嘛!

?呵。」韓沖宇舔舔唇瓣,笑得格外溫柔迷人:?想不到酸的糖蠻好吃的嗎,小家伙?」

?不不不、這個我自己解決。」林衡想著就要搶走那包糖,卻被韓沖宇快了一步,沒拿走糖卻被他再度禁錮在懷里。

?不用啊。」他彎彎的眉眼讓林衡打了一個寒顫:?以后這糖,我們要一、起、享、用。」

韓沖宇笑得開懷,補充說道:?就是剛才那樣,一起享用。」

?可可可以說不要嗎…」每次都這樣,大爺你有沒有考慮我的心臟!

?你說呢?」韓沖宇摩娑著自家愛人的下頷:?我還要處罰你的惡作劇呢。」

?什…」林衡呆住,下一秒他感覺到自己某個難以啟齒的部位被輕輕地撫摸著。

?啊啊啊啊啊啊饒了我吧!」

林衡表示,再也不要拿酸糖向自家男友惡作劇了。

后記:

隔天上學,林衡可愛的臉蒙上一層糾結,而一旁牽著他的韓沖宇則一派神清氣爽。

?很痛。」這是林衡雌牙裂嘴的感想。

?很爽。」此為韓沖宇帶著性感的笑容說出的心得。

?我也很痛。」顏子肖五官糾結的說:?眼睛很痛。」

    標簽:那張,自己的,這是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