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吸血鬼搗蛋題:無論再久都會得到妳》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42 閱讀: 字體:
《吸血鬼搗蛋題:無論再久都會得到妳》

(故事內含有部分負面傾向言語   絕無鼓勵做出該行為之意圖)

2015年12月24日   耶誕夜

在歐洲的米蘭大教堂四周,充滿著人群及攤販。在廣場中央矗立著一棵高聳的圣誕樹,樹上掛滿了五顏六色的燈泡及被光線照的閃閃發亮的小飾品。

在這里有個傳說,只要大教堂午夜十二點的鐘聲敲響時,在圣誕樹下向自己所喜歡的人告白,就能跟他/她相愛終身。

雖然只是個傳說,但是對于只有20歲就遠在異鄉半工半讀、沒談過任何一場戀愛的單純少女梁臻,卻擁有著強大的魔力,使她憧憬著,自己能夠在這遙遠他鄉譜出一段異國戀曲。

「Julie,   do   you   have   the   time?」跟梁臻在同一家咖啡館工作的女同事Lisa又一次問她。這次是第5次了。

「It’s     five   to   ten.   What’s   wrong?   Do   you   have   a   date   with   your   boyfriend   tonight?」梁臻笑著問Lisa。

「Yeah.   Today   we   are   going   to   the   Center   Ground   together.   It’s   ten!   Bye!」Lisa說完就跑進更衣室,換上一套保暖又不失時髦的長板連身裙跟長靴,打了卡就往外跑去。

梁臻跟咖啡館內其他同事看著這一幕都不自禁的笑了。此時,另一位來自中國的女同事易香湘偷偷走到梁臻的背后,在她耳朵邊低語:「小臻啊,妳什么時后才有喜訊啊~這項鍊難道不是定情物嗎。」易香湘說著邊挑起梁臻掛在頸前的一個小十字架。

「啊!香湘!我不是說不要這樣嚇我嗎!」梁臻半生氣半微笑的推了易香湘一下。

*

等梁臻跟易香湘一起收拾完咖啡館,打完卡已經是10點30分的事情了。

「香湘明天見啰!」「明天見!回去小心點!」

梁臻看著易香湘跑向一個站在街角的瘦高身影,他們兩個甜蜜的挽著對方的手,在暖黃色的街燈下并肩而行。

她嘆口氣,將橙色的圍巾拉高了點遮住口鼻,往租屋處去。一路上都是一對對的夫妻或是情侶,就只有一個人的梁臻,顯得跟這節日有些格格不入。

說不想談戀愛都是謊話。梁臻在心里這么想著。

走著走著來到了教堂所在的中央廣場,梁臻的租屋處就在廣場旁的一棟大樓3樓。然而大樓門口就正對著那棵圣誕樹……那顆在傳說里,促成許多情侶的圣誕樹。梁臻突然感到一股心酸。

她12歲時因為父母事業關係,全家移民到了歐洲。前幾年公司運作情況良好,獲利不少,公司也一直擴展。但是才過了兩年,卻因為遭競爭對手栽贓使用違法原料,讓公司在一夜之間所有財產被查封,不久后宣告破產倒閉。那年,梁臻將滿18歲。雙親因為打擊過大且面臨官司纏身而喪失生存意志,在梁臻滿18歲生日當晚,在家內燒炭自殺。因為當時梁臻在上課,所以逃過一劫。但是,同時失去雙親的梁臻,根本無暇傷心難過。18歲的女孩在一夜長大,安葬了雙親,帶著自己和父母所留下的微薄存款,離開了原本的住處,來到了現在所生活的地方。可能是因為上天的眷顧,她立刻找到了現在的這份咖啡館的晚間間職工作,薪水也足夠她一個人在這個繁華的城市里獨自生存。

不知不覺,梁臻走到了圣誕樹下,望著最上方的那顆閃爍之星,嘆了口氣。

「什么時候才能讓我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梁臻小小聲的問著。那語調彷彿像是個不太敢說話的孩子,缺少了信心。梁臻站在樹前一直望著那顆似乎遙不可及的閃爍星星。

原本就多的人群越來越靠近圣誕樹周圍,等到11點57分時,已經是一對又一對情侶站在圣誕樹下了。

正當梁臻意識到人潮涌進,正要返回租屋處時,突然一個身影閃過,而且莫名其妙突然拉著她的手就跑!

「啊!你是誰!!!」她驚呼出聲,試圖甩開那個陌生男子的手,但是小小一個女生怎么可能敵的過一個男生的力氣。那男子也沒回答,只是繼續往前跑,往人煙稀少的其中一條小巷跑去。因為梁臻平時不常到租屋處跟咖啡館以外的地方,這里對她而言幾乎是個100%陌生的地方。

當他們拐進一條狹窄的巷弄,那男子用一種身體護著梁臻的姿勢,整個人壟罩在她身上。外面有一陣喧囂聲和從巷口奔走過去的聲音。

正當梁臻因為害怕而要大叫出聲時,那男子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意圖,居然毫不猶豫的低下頭吻住了她!

梁臻的叫聲就這么的堵在了兩人的雙唇間,她瞬間腦袋一片空白,瞪大雙眼,對上的是一對右眼如大海般清澈湛藍的藍眼珠,左眼是如鮮血般艷麗的紅眼珠。她想辦法想要掙脫,但是雙手不知何時被箝制住,雙腳也因為身處于狹窄的巷弄中加上男子的壓迫而動彈不得。漸漸的,手腳都不自覺的癱軟。耳邊傳來教堂的鐘聲,已經午夜了。唇上的吻還在繼續。當鐘聲結束時,男子才緩緩抬起頭,給了梁臻一抹壞壞的微笑。

「Sorry,   my   Juliet.」他說。他的聲音非常好聽,既有種成年人的穩重,又有種鄰家哥哥的親切感。

「Where’s   the   monster?Must   find   It!」一個男生的聲音出現兩人所在的巷子口,將原本腦袋一片空白的梁臻又拉回現實。她抬頭瞪著他,思索著他到底是誰,怒氣聚集在她好看的雙眼眼底;他眼帶笑意的低頭著看她,一只修長的手指先輕點在她被吻成玫瑰色的唇瓣上,再點在自己的唇上,示意她不要說話,又將手從她頸后攬過,把她的頭按在自己胸前,人往后靠在墻上。

梁臻的臉瞬間紅的滴血,耳邊傳來清晰的心跳聲,似乎是因為劇烈的奔跑,心跳聲非常急促。但是抱著她的雙手和靠著的胸口,卻沒有半點溫暖的感覺。他此時才發現,眼前的這個人只穿著單薄的襯衫及修身長褲,連條圍巾都沒圍。

「Boss!There   it   is!」在遠處傳來另一個聲音,接著是一片腳步聲遠離。

那男生微微放開梁臻,但是手還是緊緊拉著她的,頭微微往外一看,確定人都跑遠了,才嘆一口氣,靠著墻壁蹲坐在地上。而梁臻因為他的動作和被拉著的手,被迫跟著坐在他身側。

梁臻扭頭看向他,怒意瞬間涌上:「Who   are   you?Why   did   you   take   me   here?」

他的嘴角仍帶笑意,他也轉頭看向她,說:「放心,我會說中文。我叫Jack.妳不記得我?」

他說著一口流利且標準的中文,不禁讓梁臻驚訝了一下。眼前看著明明是個標準的異鄉人,卻說著自己熟悉的語言,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你認識我?」她回答了他。

「這個妳還留著?」他說著從衣領里挑出一條項鍊。也是十字形,但是是一個中間又可以嵌入另一個小十字架的樣式。

梁臻被他的話弄糊涂了,但是看著那個嵌口,不自覺的將自己頸上的項鍊給取了下來。

這個項鍊,是還在臺灣時,她送給一個男孩的。

*

國際機場第二航廈內

“妳不會忘記我吧?”男孩狐疑的問。

“當然會。”女孩假認真回答道,但其實她心里很難過。

“蛤!不要開玩笑了!”男孩急了,在機場內大喊:”妳要記得我啦!不然我以后怎么跟妳告白啦!”

“你在說什么!很丟臉欸!”女孩瞬間漲紅了臉,男孩剛才所喊的吸引了不少民眾的目光。

“除非妳說不會忘記我。”男孩固執的說道。

女孩低下了已經紅得發燙的臉。

“快點,不然我就再喊一次……我喜歡的人是梁……!”

男孩還沒將告白的話語講完,唇上就掠過一抹溫熱,頸上多了一條冰涼的金屬鍊子。

“萬一我真的認不出你,就拿這個出來,我會想起來的。”女孩紅著臉,撇過頭,轉身跑向自己的父母那。

*

聽完眼前男子的敘述,梁臻腦海浮現出一張人臉,那張臉,越來越清晰。跟眼前的這個人,甚至有些重疊。

「所以……天阿,許瑋宸?你是許瑋宸!真的是你?!」梁臻一臉茅塞頓開的樣子,讓眼前的他不禁笑了出來。

「我說過,我會來找妳,向妳告白。」許瑋宸凝視著梁臻的雙眼,認真的説。

梁臻被突然的凝視著,臉又紅了起來,她連忙低下頭,唯唯諾諾的説:「都那么久了……你變的好多。」梁臻知道許瑋宸是中法混血,但是小時候還看不太出外國人的血統。

「妳知道為什么嗎?」許瑋宸笑問。

「為什么?」她被騙上當的抬起頭。

「因為……這個。」

只見他輕一彈指,小巷的墻居然往后倒下,出現在梁臻眼前的,是那棵有著閃爍星星的圣誕樹!

「天阿!」梁臻被眼前的景象嚇得說不出話。只能夠呆愣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我在八年前向妳告白,妳還沒有給我答覆。」許瑋宸從口袋摸出一個小小的正方形盒子。他打開盒蓋,是一個上方鑲著用鉆石砌成的小十字架的銀戒指。

「現在還沒到午夜。」許奕瑋拿著戒指盒,單膝點地,跪在梁臻面前。

「梁臻,妳愿意跟我在一起,直到永遠嗎?」

梁臻的眼淚奪眶而出,周圍的人看著這一幕,都在一旁齊聲說著:「Marry   him!   Marry   him!」

「梁臻,我今天沒有聽到妳的答覆,我不會離開。」許奕瑋半帶威脅的説著,但是嘴角帶著明顯的微笑。

梁臻單手輕摀住嘴,卻藏不住手背后的微笑。

她點了點頭,明明是溫柔的嗓音卻無比清晰地説:

「我愿意!」

    標簽:看著,圣誕樹,是個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