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當前位置

首頁 > 心情日記 > 思念>你,含羞待開

你,含羞待開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4 15:34:43 閱讀: 字體:
你,含羞待開

        在生命很多的第一次里,我學會愛情,我學會分離。

        第一次情竇初開在高三的暑假,那時的李政宇剛從大學畢業,青澀的模樣已退,眉眼間輪廓已是愈加明顯,李政宇倒不是長得特別帥氣,算耐看型,學校里很多學妹會被他溫雅一笑的模樣煞住,而我卻在盛夏之際擁有一場青春浪漫的邂逅,然后愛上他,我們相愛。

        大大的太陽映襯著紅通通的鳳凰花,路面的小草隨風搖曳,在操場上的孩子們奔跑著,那裏面;有一個我,我眼里;有一個他,圍墻外他斜倚挺拔的身軀,靜靜等候晚點敲鐘的鈴聲,身上的白襯衫微微透著,許是汗水浸濕了后背,黑色剪裁的西裝長褲,緊貼他結實的腿部,黑白相互對比之下,他身上竟有一種說不出的驚艷,目光深深交會的我們,雖然平凡卻又幸福。

        歡快的放學鈴聲一打,我用最快的速度奔跑。

        「小宇」我朝他伸出雙臂,緊緊的擁抱他。沐浴乳和洗衣精混合的清香,淡淡散在周圍的空氣中,鬆開了我的擁抱,李政宇像是哥哥般,大手輕輕攬起我的小手,我們牽手走在林蔭路上,夏日的煩躁一點一點流逝,隨夕陽慢慢下降,天黑。

        曾經,李政宇是一彎明月,陪我走過漫漫長路,我是散在他身旁的星星,襯托的他與眾不同,如今,我卻是海浪激烈拍打剩下的泡沫,煙火盛開過后的余灰。

        「若薇我真的好愛妳,甚么時候妳才能快點長大,讓我娶妳呢?」李政宇訊息框最后來不急發出的訊息。

        喔咿喔咿——

        那一夜,窗外的雨淅瀝嘩啦的傾瀉而下,許若薇在醫院長廊上走來走去,空氣里夾雜著煩躁、焦急讓她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最終還是沒等到李政宇回眸的身影,寒冷冬季微雨,澆熄了熱情,我們走向終章的分離,那樣深刻的愛情恍若昨日,依舊嘻笑,依舊燦爛,卻怎么也忍不住眼眶泛紅。

        李政宇剛認識她的時候說過:她好像擁有所有的幸福,那樣的幸福是他所羨慕又忌妒的。

        「為什么」許若薇反問

        「因為妳......太耀眼」他的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無的苦笑。

        也許,在許若薇閃亮的背影之下,是因為有他才得以發光,而她的幸福如果沒有了他,瞬間就會變得黯然失色。

        李政宇,愛了她一輩子的男人。

        那天,連綿不斷的細雨化作千言萬語,甜蜜親暱地親吻著身體,滴答滴答,水初墜地清脆的聲響,悄悄隔絕紅塵世間的紛擾,氤氳在落地玻璃前的水珠,像極了少女憂傷的神情。

        她在昏黃燈光下仰頭哈氣,一縷縷輕煙化作思念,潸然淚下,從此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愛他;他不愛我,而是,我愛他;他離世。

        許若薇難過的、聲嘶力竭地哭喊著。

        含羞草是李政宇最愛的植物,一碰觸就嬌羞合起展開的葉子,上面紫色的小花結成小球,她記得李政宇說那是她在他身邊的樣子,嬌小、可愛,卻又不脆弱。

        李政宇在許若薇記憶中深深淺淺的寫著故事,回憶里有苦澀、稚嫩、真愛。

        微風吹呀吹的,許若薇身旁的蒲公英悄然離去,她淡淡露出一抹燦笑似揮手道別的舒展開來,和記憶中李政宇溫雅一笑的臉龐一樣,不是艷陽高照的刺眼,卻像冬日里那溫和的暖陽,深深的照耀在心尖上。

        我愛他,像蒲公英隨風飄散在他身邊。

        我愛他,像含羞草默默伸出雙手擁抱。

        多年后的春日,我在枝枒茂盛的櫻花樹下,與你相會,不再哭泣。

    標簽:在他,我愛他,幸福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