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聊異 第四章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7-04-29 00:00:00 閱讀: 字體:

第四章 黑歷史:昨日的圣御使

一片虛無的天空,只有白茫茫的色彩,四周看不見盡頭。一位看起來16歲的男子站在虛空中,他身披一件碧淥色修士道袍,天藍色的發色,藍色的目瞳。

“幻狼。”忽然一位身披白色法師袍的男子出現,他的臉被帽子所遮住,左手食指與中指之間夾著一張銀白色的卡牌。

“圣御使,世界那邊怎么樣了?”幻狼開口問道。

“你不都知道嗎?老樣子。”圣御使回答道。

“那個計劃如何,參與嗎?”幻狼笑了笑又問道。

“神的玩弄嗎?我當然參與了。”圣御使,甩出左手的卡牌說道。那卡牌向幻狼身后飛去。

“無定義·瞬移!”圣御使念道,“話就到此。”

接著圣御使消失不見。虛空傳來聲音,“被發現了嗎,呵呵。”

“Kx。”幻狼又開口道,“記得讓那家伙相信你。”

幻狼說完話后,周圍并并沒有出現什么人,依舊很寂靜。

……

“這名字為什么一個字?”辰東盯著講臺上的幻,自言自道,“這不正常。”

“哇,這名字好獨特。”一位女同學興奮說道。

“從小到現在還是第一次聽見叫一個字的人。”

“就是,就是。”

“除了帥以外,連名字都那么獨特,我喜歡。”另一位女同學按捺不住心中興奮說道。

“真是一位花癡少女。”辰東看了一眼,說道。

“這男的有什么好看的?”

“就是,一群花癡。”

……

“幻同學,你想坐在那個位置?”王偉問道。

“就那位同學旁邊。”幻指了指辰東,說道。

“好吧,你去坐吧。”王偉笑著說道,“這位學生的成績也是很優秀的。”

辰東看著圣御使走了過來,開口說道:“你好,我叫辰東。”

幻點了點頭,笑著坐到座位上。

接下來,王偉開始講課

辰東越聽越不想聽,漸漸地進入走神狀態。忽然辰東的腦海浮現一幕幕畫面。

陰灰地天色,世界的色彩變成一片灰白色。街道上沒有看見任何行人的蹤跡。路邊有一把公共長椅上坐著一位男子,他披著一件白色法師袍,手中拿著一部黑色智能機,屏幕上顯示著一片漆黑。

一絲涼風吹過,一位似乎7歲的小女孩走了過來。她的頭上扎著兩個小辮子,臉上露出笑容,穿著一件白色的裙子,懷中抱著一只白色毛絨玩具小熊,看起來可愛極了。

男子笑了笑,繼續看著手機屏幕。小女孩看著懷中白色毛絨玩具熊,伸出白嫩地小手摸了摸白色毛絨玩具熊。

“這什么情況,這是哪里?”辰東疑惑不解,問道。

“那位男子就是圣御使,究界極徽團成員,弒神教 黯·弒神會會長。”一道聲音傳到了辰東放耳邊。

“這難道是他的回憶嗎?”辰東又問。

辰東沒有再聽到剛才的那道聲音。

忽然小女孩伸手扯著懷中白色毛絨玩具熊的一只手,然后笑了笑了,更用力扯下了白色毛絨玩具熊的那只手,扔在了地上。接著小女孩看著白色毛絨玩具熊臉上的笑容,笑得更高興了。

然后小女孩伸手一抓撕開白色毛絨玩具熊胸前的毛皮,一團團棉花露了出來。

圣御使依舊看著手機

只見小女孩將白色毛絨玩具熊狠狠扔到地上,伸出右腳狠狠地踩到白色毛絨玩具熊的身上,每踩一腳小女孩都會笑一笑。

一首單調的鋼琴音樂響起,低沉、悲涼又再次升華,然后音樂聲音越來越小,又一絲涼風吹起。

小女孩抬頭,發現音樂聲從圣御使那傳來。當那絲涼風吹過,小女孩睜大了眼睛,死死盯前方。

圣御使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小女孩的面前,他伸出左手緊緊抓著小女孩的脖子,舉起。

那音樂聲又變得恐怖起來,死亡的旋律開始回轉。圣御使笑了笑,看著小女孩不停掙扎。漸漸地,小女孩踹不過氣。臉變的微微紅潤起來……

圣御使并沒有直接掐死小女孩,右手一甩,一張黑色卡牌出現在他手上。辰東看著這一幕幕畫面,心中早已震驚。

接著圣御使將那張卡片向小女孩甩去,“罪罰·嗜咬!”那張卡牌出現一些暗紅色的細線。碰到小女孩,直接融入了進去。

圣御使放開了小女孩,只見小女孩坐在地上,神情非常痛苦。她張開嘴撕裂地叫著,然而卻發現根本叫不出聲。她的樣子看起來非常可憐,圣御使依舊笑著看著她。

在那張卡融入小女孩身體后,小女孩便感覺到全身似乎被千萬只螞蟻咬了一樣,而且疼痛還在不停增加。她的額頭上冒出了許多汗水,那眼角流出了淚水。

“看你這么可憐,允許你叫。”圣御使笑了笑,說道。

“啊!”一聲慘叫,小女孩的左臂被人活生生扯斷,鮮血從傷口流出。圣御使笑了笑,身上沒有沾染任何鮮血。

小女孩爬在地上,她抬頭看見前面那個白色毛絨玩具熊。漸漸地,她的鮮血慢慢染紅了那個白色毛絨玩具熊。她看見那個白色毛絨玩具熊正對她微笑。

雨開始下起,圣御使站在小女孩的面前,看著她。小女孩疑惑而又生氣的看著圣御使,一步一步向后爬去。

那雨下的很細,沖洗著小女孩身上的血跡。她一邊爬,一邊大叫……

……

圣御使的手中正拿著一顆完好的心臟,他的腳下正躺著一位“熟睡”的小女孩。他笑了笑,將手中那顆心臟捏爆,鮮血向四周濺去。然而圣御使的臉上,衣服上依舊沒有任何血跡,音樂也剛好停止。

“額,為什么?”辰東顫抖了一下,自問道。

“這就是圣御使昨日的時候。”一道聲音傳到辰東的耳邊。

“難不成是那只白色毛絨玩具熊?”辰東問道。

“你只猜對一半,過去的圣御使最討厭有人在他面前破壞掉一個好東西。”

“那他現在呢?”

“變了,一切都因為一個人,一種罪。”

“……”

究界極徽團個人言語:

神之路,總是讓人覺得孤獨。

—幻狼·夢虹

站在黑暗看得更多。 —洛菲·德拉諾

把善惡強加于白黑是愚昧的。

—青杉輝夜

如果其中有錯誤……請告訴我,謝謝……

    標簽:聊異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