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小幽靈蛋題:都是黑白魔法惹得禍》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20 閱讀: 字體:
《小幽靈蛋題:都是黑白魔法惹得禍》

  這是一年一度的萬圣節,是幽靈們高興的日子,長期居住在墓碑旁,人無居住的地方,是挺無聊的。

      只有在萬圣節才能到處走走看看,大多幽靈摩拳擦掌,隨著吸血鬼嚇壞人間,期待的日子終于來到了前一夜,各地吸血鬼齊聚一堂,每個吸血鬼都會配一個幽靈,地位越高配的幽靈就越多。

      吸血鬼大王_優德所住的地方,是所有最大的墓碑園,是整個山坡地,可容納幾千個,優德不隨便吸取人們的血,只喝捐血中心的血,而另外一派邪惡的吸血鬼_辛嗦,他喜歡亂殺人類,喜歡看人類害怕的模樣,這樣鮮血才是最美味。

      這幾千年大家算和睦相處,這幾天他們的幽靈們僱用植物人的靈魂,做使喚的幽靈,去利用家中親人的思念,引誘他們共他們享樂。

        聽說這重要的萬圣節,將抓來的人們,共幽靈們血祭,讓他們心靈善墮入惡道,嗜殺親人,會靈魂萬惡魔道,永世無法超生。

      優德聽到這樣的小道消息,十分擔心連忙招集重要干部上二樓開會,當她們討論到如何破解辛嗦的詭計   ,陷入膠著,沒有實體的案例,這次法術受害的程度有多大?

      這時,幽靈守衛急報,集會所混入一摟人魂,當幽靈們要捕捉她時,她會發出黑光,吸取攻擊幽靈們的靈氣,而消失不見,我方損失慘重。

        優德心里一驚,這不就是辛嗦控魂大法,急忙下達命令,請大家停止攻擊,

大家只是圍著這個人魂暫停攻擊,優德隨即趕上,看到人魂只有一魂,眼神是空著,身上有攝魂的法術在,好像沒有完成,身上只有微微的黑光,只有在被攻擊時,打散幽靈的形體,處于在初階,還有的救。  

      先解開她的身上法術,一開始只有模糊人影的樣子,一解開后化成越來清晰的樣貌,一米五,五官清秀,看起來像17歲的孩子,是個稚嫩的女孩,人有三魂,若少一魂無法像正常人一般,優德用法術查詢身體的記憶,才知道她從醫院出來,收入她的魂魄,前往醫院。   她屬于加護病房其中一床,寫著姓名是林橙渝,腦部重創,還插著呼吸器,優德隱神將她的一魂放了出來,本來將魂魄退回了人體,卻將在在體內的一魂,結合卻彈了出來人體,優德心想糟糕,想要做法,將人魂在推回去,卻無法,病人的身體大大小小的管子,連接儀器,突然發出警告聲,引來護士關注。  

      聽到護士說此病人要出病危通知書,心里焦慮著,因為它只有24小時可以把她另一個魂找回,不然就會因此死亡。   是它不該讓他一個魂入體內,形成相斥,有中法術的魂魄需要凈化,它竟然忘了這個重要的事,該死,才害另一個魂感染而驅離身體。

  那優德就有責任將他另外一個魂魄找出來,三魂結合在一起,凈化才能救回一條人命,不然24小時就算神佛來了也沒用。

      優德將兩魂身上搜尋另一個魂魄遺落在那,才發現她是上班途中遇到車禍,才昏迷不醒,由于時間緊迫,要收起魂魄時,有青光干擾它,中斷收魂,是何人在跟它搶魂,一查看,原來是敵手的大總管-辛亥,是辛嗦的親弟弟卻說:[你搶我魂,拿命來。]  

      [你們逆天性行,就不怕有報應嗎?]優德動怒的說道,便跟辛亥動手搶人。  

      [逆天只是剛好,想當年我們本一家人,結果順天而行,一場戰爭,我們失去父母,大嫂,而你們呢?什么都沒失去,要不是你爸跟天界有什么協議,背地不知道做了什么動作,說我父母以逆天治罪,大嫂還因為救我哥失去一條命,而妳們失去什么?   ]

辛亥憤怒的跟優德以法術大車拼,搶奪這個女孩的魂魄,而且這個人并需得到,這個人是個引藥子,是讓大嫂借尸還魂的秘密,說什么也不能被搶走。

      她們一來一往將靈魂一人搶一人擋,來回數次,黑白法術相沖之下,魂魄卻有了變化,卻讓她有了意識,一旦她有了意識,她們的法術對她來說就沒有殺傷力了。

      [你給我記住!我會再回來的!   ]辛亥怒吼的說道,看到自己的藥引沒了,不是誰都可以來當藥引的,是要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同分生的女孩才能做藥引,沒想到百年等到一個又被毀了,前仇未解,新仇卻已注下。

    女孩注視著優德,卻沒說任何的話,隨即她想要將靈魂進入身體,想要醒來,但卻躺上去躺下去,靈魂無法進入身體,只好女孩飄出體外,來到優德面前,疑惑的問道:   [為何回不去呢?   ]

      優德嘆了一口氣說道:[妳少了一個魂魄,妳必須把另一個魂魄找出來,三魂七魄合為一才有辦法回到妳得身體,妳現在只有18H可以找回,時辰一到妳就無法回去,妳就會真正變成幽靈。]

      女孩都還沒有開口,醫院的廣播響起了,[1028林橙渝的家屬,醫生解釋病情。]

早上八點,腦外科加護病房,每個早上都會響起讓家屬提心膽跳的廣播聲,加護病房外的家屬臉上都是憂傷難過的。

      加護病房門打開了,女孩也跟著醫生過去,看見了年邁母親不禁眼淚掉了下來,但卻沒人可以看見她,只有優德,女孩期盼的眼神看著他,又聽到醫生對她的身體判了死刑,不禁悲從中來。

      [她還年輕,不想死,她連大學都還沒讀,還沒交男朋友,還沒工作,還沒跟好朋友合好..好多多事都還沒做,她不想死!你救救我!   ]女孩越說越難過,跑來求優德。

      [現在妳最重要不是哭,而快回想妳的魂魄回遺漏在哪里?   ]優德心有余力,而力不足,只能提點她,不要讓她沉浸在情緒中,時間寶貴,內心卻有一個很擔心的浮現,現在她不屬于正常的現象,理論上要找到三魂才能恢復意識,兩魂就能有自主的意識,這不是一個好事情,心中不詳預感隱隱的提醒著。

        [我想不起來!怎么辦?   ]女孩腦中亂哄哄,太多片段像海浪一般席捲而來,來不及消化,成了破碎的拼圖,散落一地。

        [妳最后發生了甚么事?怎么會躺在醫院了?   ]優德看著手中的懷錶像快速的飛越,又過了兩個小時,卻一點都沒進展,本來要調她的生前的紀錄,但手中任何法術對她來說都沒有效,只能靠她自己。

          [找不到那一段記憶,全部的記憶片段都在學校,會不會最后地點在學校嗎?   ]女孩快速的讀取腦中的記憶,卻破碎的記憶里殘留都跟一個女孩有關。

          [那走吧!   ]   ]優德使用瞬間移動時,被女孩拉住。

          [怎么走?用走路去學校很遠耶!   ]女孩抱怨著,要優德帶她走。

          [妳是魂魄心一念就可以到那個地方了!我無法帶妳!再見!   ]優德可以藉由她身上剛才留下白的氣味,可以做追蹤器!但卻沒告訴她,就使用移動術隱藏在她的氣里。

          女孩心念來到她的教室來到她位子,上面放了好多紙鶴跟小花束,上面寫著趕快好起來,女孩看到心里一陣鼻酸,前方傳來兩個人的聲音,隨即聞聲而去。

      [老師,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那一天約橙渝去看演唱會,她也就不會出車禍,現在就不會在加護病房!都是我的錯。]

      [小蝶,這不是妳的錯,是意外!   ]隔壁是醫護室,好朋友許柚蝶抱著護士啜泣。

      對喔!那一天本來是上課日,我跟小蝶說好要翹課,要去高雄看張惠妹演唱會,沒想到前一天晚上被老媽發現,跟老媽大吵一架,隨即告訴了柚蝶,要去住她家,只因為害怕被她媽媽知道她們翹課去看演唱會,所以才拒絕了她。

橙渝覺得好朋友都不挺她,負氣的說妳去看妳,我自己去看,清晨留下紙條離家出走,準備去看演唱會。

      沒想到,才出現巷口,就被一輛酒醉的車輛被撞到,才進了醫院,橙渝什么都想起來,這時她悔不當初,如果不是自己任性,就不會弄到與好友跟親人永別。

      橙渝想著想著竟然到了車禍地方,一陣很大強光吞沒了橙渝的魂魄,等到她再次醒來,卻是在醫院里的病床里,但這次她身體卻住進兩個人魂魄-橙渝與優德,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優德是吸血鬼怎么跟著橙渝的魂魄一起進入人體呢?這一切都是黑白法術所害的。

    標簽:魂魄,幽靈,女孩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