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髒比搗蛋題:鬼壓床》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19 閱讀: 字體:
《髒比搗蛋題:鬼壓床》

足球校隊的風云人物,和你是八竿子打不在一起的。

每次贏球后,你只能默默地在意旁看著女孩子對他獻殷勤、看著他收下全年級公認最美的女生送的運動飲料、看著他對異性勾起他迷死人不償命的嘴角。

好像有一點心痛呢??

「利,你在啊!」你回神,映入眼簾的是蓋林一頭燦金的頭髮和更閃耀的笑靨。

他伸手,歪頭看著你;你將手搭上,借著他的力站起。

「干嘛窩在角落?還好嗎?」蓋林的酒窩悄悄浮起,他抽回手。

這無心的動作,卻連帶著你的心也抽了一下。

「沒事,看你很受歡迎,不好意思打擾你。」你撇頭,避開他灼熱的目光,有些悶悶地說道。

他不是專屬你的;他的笑容不是專屬你的;他的體貼不是專屬你的。

良久的沈默似乎呼應著你心中的想法,你有些失落地轉頭,忍不住驚叫。

深邃的藍眼和挺直的鼻樑離你只有一個指頭寬的距離,他溫暖的氣息曖昧地打在你臉上,將你耳尖染紅,你害羞地退后一步。

小鹿快撞死了。

「吃醋喔哈哈。」蓋林眨眨眼,掛著一抹調戲得逞的壞笑:「你知道我還是最愛你了。」

「什么啦??」你有些不知所措,尷尬地看著天上的白云,試圖裝作心臟沒有以一分鐘一百五十下的速率跳動著。

第四年了,他逗弄你的本事又提高了。

當然,也有可能是你的心越來越容易被他影響吧!

蓋林向前一步,寵溺地揉亂你的頭髮,這不但沒有使你煩躁,他溫暖的大掌卻也沒辦法撫平你心底的漣漪。

「今天晚上我睡你房間,沒問題吧?等下晚餐見喔!」蓋林輕快的男中音漸漸飄遠,留下你呆若木雞和暗自竊喜。

三年前,你是個矮小瘦弱的男孩,內向、安靜、很會唸書,這是所有新同學對你的印象。

害羞的你不敢找人聊天,更沒有人會主動約你,畢竟你就是那個普通、功課好的亞裔男生,沒什么特殊的。

如果說明星都要有個不起眼的人來當背景襯托,你就是那個背景。

但是和劇本不一樣的是,頂著明星光環的他向你伸出了手。

「哈啰,我是蓋林,請多多指教。」他露出他招牌的笑臉。

「初次見面,我叫利安。」你猶豫了一下才回握。

他第一年就在球賽里出盡風頭、吸引學校一半女生目光,但是他也是好死不死和你每科都同班的死黨。

偶爾你也會聽見同學竊竊私語,對你們的友情感到不解。

「這兩個人到底是怎么變成朋友的啊?」

「應該是利安整天纏著蓋林吧,哈哈。蓋林人太好了不好意思拒絕這樣子。」

你的心也不是鐵打的,會受傷,會痛。

但是只要看到他的笑靨,其他人的閑言閑語都煙消云散了。

只要有你,就好。

明明不是第一次讓蓋林在你房間過夜了,你還是笨手笨腳地幫他打開宿舍房門方便提著球具和書包的他進入,惹來他的側目。

「你是不是協調有問題啊?怎么每次看到你都這么狼狽?」蓋林半開玩笑半關心地問,將絆了一跤的你拉起來。

干,蠢死了。

你暗暗罵著自己,嘴里卻回嗆:「我的協調怎么能跟你比呢?足、球、王、子!」你一字一頓地說,好像把界線劃清楚,自己就不會再想了。

是啊,一個是為校隊一軍射入致勝的一球、金髮藍眼聰明的高個子少年、一個是不起眼的亞裔書呆子男孩。

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好啦,不管你怎么樣,我都不會拋棄你的。」蓋林習慣性地揉揉你的頭髮,綻開他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笑顏。

他的溫柔讓你沈迷在期間,無可自拔。

貪婪地汲取他的溫暖,你回頭,對他露出你最燦爛的笑容。

不過你也知道,毒藥很甜。

「我也永遠不會拋棄你。」

不知何時開始這么在乎他的,一開始只是秉持著高中四年不能一個朋友都沒有的心態和他相處的。

不知不覺,你越來越依賴他,目光開始追隨著他的每一步,甚至為了他關注你一點興趣也沒有的足球職業聯賽,   只為了能離他近一點。

雖然是運動員,蓋林少了些陽剛,卻更添了些秀氣和平易近人。

沒有其他校隊球員的自視甚高和大男人主義,只有融合男女特質的陽光率真和體貼入微。

生在開放的家庭里,對你來說性別從來不是問題,愛上了就是愛上了。

那一眨眼伴隨著一句稍微輕挑的「我愛你」,蓋林從不例外地勾動著你的心弦。

他總將甜言蜜語掛在嘴邊,從不避嫌地開你的玩笑:「如果你是女生多好,我們肯定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是啊,如果我們能在一起多好。

你用眼神細細描繪著他的俊逸,也許缺少了點刻板印象里男人的霸氣,但爽朗更兼細膩,相輔相成。

開心的是,有這么一個完美的朋友。

黯然的是,只能看著朋友到戀人這條線,止步不前。

夜已深,你正迷迷糊糊之際,察覺有個溫熱的東西爬上你的床,你翻了個身,正打算繼續睡。

不過是有東西嘛??

等等,有東西!

你猛地坐起,卻硬被「它」壓了回去。

這下你真的慌了,尖叫哽在喉頭,睜眼。

蓬鬆的黑色亂髮散落在慘白的臉龐上,怒睜的雙眼通紅,血滴從眼底滑落,留下淡淡的痕跡,尖利的獠牙更是沾染了鮮紅

鬼壓床啊——

你不知從哪來的力氣,用力推開「它」,你能力所及的最高音脫口而出:「去死啦干!」

在「它」被你推開的那剎那,你手忙腳亂地跳下床,卻冷不丁地摔了個四腳朝天,正打算手腳并用爬出門外,卻看見「它」高大的身影站在床上,居高臨下地看著你。

正欲哭無淚之際,「它」伸手揪著下巴附近的毛髮,往上用力提起。

預期鮮血淋漓的恐怖畫面沒有出現,「它」嚇人的外表下,蓋林俊俏的臉龐露了出來。

蓋林將面具戴在頭頂上,眼中的戲弄帶著一絲無奈與擔心,「啪」地一聲開了燈,問:「有那么可怕嗎?」

「才沒有!我知道你在惡搞我,故意配合你的。」你撇頭,口是心非地說。

過了幾分鐘,魂魄正式歸竅后,你忍不住蹲在地上,將臉埋進自己雙掌里,臉頰飛快地染上了緋紅。

干,蠢斃了。

「利安就是傲嬌!」蓋林坐在床沿上,笑了。

「才不是??」你反駁,不過語氣卻漸漸弱了下來:「唔?」

突然,你的下巴被蓋林挑起,身體不自覺地往后靠著墻壁,眼睛被迫對上他滿滿都是笑鬧的眸:「利安傲嬌的時候最可愛了。」

你這才發現你的處境:蓋林單膝跪在你面前、一手抬著你的臉、另一手有意無意地撐著墻,明明都是十八歲的青少年,蓋林硬是比你高上半個頭,整個人幾乎將你攏蓋住。

這算壁咚嗎?

你有些風中凌亂,支支吾吾地也不知道該怎么回擊,整個人像是煮熟的螃蟹一樣迅速染上害羞的紅色。

「我要睡覺啦!」你喊著,沖上床,希望棉被能掩蓋你激烈跳動的心。

早該習慣蓋林曖昧的玩笑了,但是情、難自禁。

黑暗中隱隱傳來蓋林的笑聲:「晚安。」

「晚安。」

我愛你。

    標簽:的是,看著,你是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