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吸血鬼搗蛋題:Forget you》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18 閱讀: 字體:
《吸血鬼搗蛋題:Forget you》

    我用力踩著腳踏板,將校區甩在腦后。把發出嘎嚓聲的變速齒輪調到最大,讓自己可以順利在平地上加速。初秋的風依然帶有陽光的味道。

    我迅速通過馬路,無視喇叭發出的警告聲,經過公園前方,穿過通往醫院的捷徑,身旁的風景非也似的閃過。最后沖進腳踏車停放出停好車后,步入了醫院的大門。

    在柜臺辦理了探病許可后,我爬樓梯來到了三樓,在一間房門未關的病房前停下腳步,門口掛著寫有病患名稱「任思雪」的牌子。

    任思雪出意外的時間是幾天前,然而在開放探病的第一天,最該來探望她的家伙卻跑來學生會找我,拜託我立刻替他來探病,最后還怕我著涼似的逼著我穿上他的學校運動外套,真是莫名其妙。

    我手按胸口,深呼吸一口氣,才下定決心踏入病房。

    狹小的病房內,任思雪穿著淺藍色的病人服,正專注地看著一本薄薄的筆記本,口中還跟著念念有詞。

    今天的她任由一頭長髮自然地落下,而不像平時扎成漂亮的馬尾辮。看著這樣的她,不禁令我毫無意義的心跳加速。

    我喜歡任思雪,然而對方八成是對宋青晨抱有好感,也就是那個叫我過來的家伙。

    這時,任思雪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她全身一震,迅速闔上筆記本,露出害羞的表情像我微微頷首。

    正當我感覺不對勁并向她走近時,任思雪緩緩地開口了。

    「那、那個,抱歉。請問一下......」

    她微微瑟縮地看向我。

    「你是誰啊?」

    我愣在原地,漸漸有種被人往胸腔塞進石頭的感覺,使我屏住了呼吸。

    「妳......該不會......」

    我的嗓音不由自主地變得乾澀。

    最糟糕的情形發生了,在短暫的交談中,我得知這次的意外使任思雪失憶了,只能透過手上的日記本重新認識自己以及周遭的人們。

    我坐在病床旁的躺椅上,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這時,任思雪的目光停留在我的左胸前。

    「啊,你是宋青晨嗎?」

    我低頭看了看身上的外套,上面繡著不屬于我的姓名及學號。

    在短暫的遲疑后,我緩緩地點了點頭。

    意志力并不是對待所愛之人的關鍵,適時順服才是,無謂的堅持不過是種自私的表現罷了。

    我沒有權力強迫她為了滿足我的私慾而改變,我也不必賠上大半的高中生活來拚命做自己不可能辦到的事,而在徒勞無功時又痛恨著自己的失敗。

    這就像種瓜卻想得豆一般,是行不通的。

    因此,此時此刻,我必須承認自己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我不該再執著于自己無法著力之事,而是專心在可以辦到的事上。

    現在任思雪需要的是宋青晨,而不是張志甫。

    在確認我的身分后,任思雪眼神發亮地露出笑容,那是一種很特別的笑,是一種我沒見過的笑。

    我們開始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只不過每當任思雪提及他們國中時的往事,我便只能含糊帶過。

    那是他們共同累積起,僅屬于宋青晨與任思雪的時間,我這個外人絲毫沒有踏入的余地。

    我不明白他們過去的關係如何。即使明白,也沒有多大的幫助。

    因此自己能做的,只有靜靜的聆聽,偶爾點個頭,然后任憑自己想像。

    不久之后,話題來到了圍繞在任思雪身邊的人們,先是楊柔、陳漾寒、秦峰、黃翊哲,接著是──

    「那么,張志甫是個什么樣的人呢?」

    我感覺心頭一顫,接著微微低下頭避開了她的視線。

    「他不太會主動找人搭話,而且面無表情時看起來兇神惡煞的,總之是個挺無趣的家伙就是了。」

    心中的郁悶感逐漸變濃,甚至感覺整個房間都漸漸被這種負面情感所籠罩,開始里應外合地折磨著我。

    「這樣啊……」

    我抬起頭,發現了任思雪露出了明顯失落的神情。接著她拍了拍身旁的空位,示意我坐到床上。

    我照著她的吩咐移動到了她的身旁,她則規矩地將雙手放在膝上。

    「嗯……這段時間似乎發生了不少不愉快的事呢。」

    她看向放在床頭的筆記本如此說道。

    「是呢。」

    我背對著她坐在床緣,看著窗外一片晴朗的天空,那種爽朗的藍色,完全沒有反應出自己心里的感受。

    「但是啊,在我徬徨無助的時候,是你對我伸出了援手喔。」

    明明知道自己現在是扮演著宋青晨的身分,我還是不禁想起了自己和任思雪在開學第一週時的光景。

    「而且,就算是我朋友的問題,你也是盡了全力來幫忙。」

    我聯想到在學生會長選舉時,自己協助陳漾寒及秦峰的過程。

    不要再想了──雖然這樣告訴自己,卻無法阻止回憶在腦中清晰重現。

    我開始陷入了劇烈加速的情感當中,這使我感到難以呼吸,令人難受。

    多希望天空能變成混濁的灰色,下一場豪大雨,讓氣溫因潮濕而變得更加冰冷,直到自己能冷靜地看待一切為止。

    「還不只這樣喔。」

    身后的任思雪,用壓抑情緒的聲音說道。

    「在我傷心難過的時候,你都會靜靜地聽著我訴苦呢。」

    兩人在保健室時,自己聽著少女用細如蚊蚋的聲音訴說著一切,這個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想著想著我發現,原來這就是單戀的感覺。

    心愿無法實現,心意無法相通,就像走在永無止境單行道上。

    我的眼睛不知不覺地滲出了淚水,我趕緊擦擦眼睛,接著用力閉上眼,慢慢的深呼吸,等待著淚腺的活動平息。

    「所以啊……」

    我感覺到任思雪從身后張手環抱住我的脖子,在我還沒搞清楚狀況時,她便用幾乎消失在嗚咽中的聲音開了口。

    「我好高興……」

    任思雪緊緊抱著我,用臉頰磨蹭著我的臉頰。

    然后。

    「志甫……我最喜歡你了。」

    與任思雪的種種回憶,浮現在太陽從窗口灑進的光輝中,閃閃發亮著。

    我緩緩轉過頭看向任思雪,她哭腫的臉上笑咪咪地露出微笑。

    「妳剛剛……是不是叫了我的名字?」

    我的聲音微微顫抖著。任思雪則用她細白柔嫩的手指,溫柔地擦拭了我臉上的淚痕。

    接著,她用雙手抬起打了石膏的右腳,小心地微調好姿勢后,將臉向我靠了過來。

    雙方的距離,縮窄到近在眼前,飄來的香皂芬芳使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當然啰,我怎么可能忘記志甫呢?」

    「可是……失憶……」

    「那是騙你的喔。」

    她將額頭輕輕抵著我的額頭,我感覺自己的體溫急速上升。

    「那本筆記本也不是日記本,是我和宋青晨他們準備的劇本喔。」

    「什么啊……那些家伙……」

    被擺了一道呢,好一個惡劣的惡作劇。

    我輕輕地嘆了口氣,接著換上了認真的口吻向她問道:

    「那宋青晨呢?妳沒關係嗎?」

    我原本以為任思雪對于這個問題會有強烈的反應,但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接著她的視線飄向窗外。

    「我們都習慣注視著最美麗的事物,但是呢……」

    她將視線移回,堅定的看向我。

    「美麗的事物可不只有一個喔。」

    她露出燦爛的甜美笑容,用右手指戳了戳我的臉頰。

    「那么,志甫……」

    任思雪睜著濕潤的雙眼,不安地眨呀眨的。

    面色紅潤的臉蛋、溫熱甜膩的吐息與柔軟白皙的肌膚,零距離感受到這些使我不爭氣地紅了臉。

    「可以告訴我……你的答覆嗎?」

    她微微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接著有所期待地輕輕閉上眼睛。

    我撥開了她的瀏海,手指在她的額頭上輕輕一彈。她立刻睜開雙眼,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接著撇開了臉,嚶嚶啜泣著。

    我伸手替她拭去了淚水,抓緊機會將身體向前傾,嘴唇在她的臉頰上輕輕一印。

    任思雪先是嚇了一跳,緊接著將臉埋進了我的胸口。

    「志甫是壞蛋。」

    任思雪用撒嬌的聲音說完之后,便緊緊抱著我。

    「你們應該比較過分吧......」

    在短暫的沉默后,她重新抬起頭,并微微抬起身子向我的左臉頰做了和我剛才相同的舉動。

    見我全身一震,任思雪露出了難為情的笑容,我也忍不住笑顏逐開。

    在這間只有我們的病房里,窗簾輕輕搖曳。

    涼風從微微開啟的窗戶吹入。

    周遭的空氣夾雜著消毒水味以及波斯菊的香氣,帶有秋天的氣息。

    我看向窗外湛藍得透明的秋日晴空,細細品味這逐漸萌芽的秋日之戀。

   

    標簽:看向,臉頰,看著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