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小幽靈搗蛋題:我家在哪里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18 閱讀: 字體:
小幽靈搗蛋題:我家在哪里

                在這個世界,所有種族都在一起生活,他們不曾發生爭執或是戰爭,除了死神族和幽靈族這兩個種族彼此間有著仇恨。

幽靈族是由死去的人類所組成的,所以數量并不多,人類還活在這世上時死神是無法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因為他們一身黑衣人類將他們定義為不吉利的存在,所以由杰克南瓜當他們中間的傳話筒幫兩方做協調。

死神族答應人類族的要求不再他們的面前現身,不過他們雖然答應但他們的心中卻覺得生氣和委屈,只不過身穿黑衣就被剝奪一些些的自由。

為了發洩情緒,他們在人類死去時捕捉已經變成幽靈的他們,并將他們關起來。漸漸的這變成他們的工作并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直到現在那些死神即使對人類沒有恨意了,但他們還是將他們的工作做得非常完善。

「吶,能陪我玩嗎?」一名藍色短髮紅色雙眸的少年站在沙坑前對著開心玩耍的龍類和貓族少年少女們說著。

「可以啊,我們一起…」貓族少女邊說邊抬起頭看他,但在她看見少年后她突然面露驚恐:「你的眼睛好可怕…」貓族少女害怕的脫口而出,而在她說出這句話后四周的人都看向他。

「快叫死神來把他抓走。」孩子們開始慌張的隨意喊叫。

「為什么要叫死神來?我是人類啊。」

「你的腳都呈現半透明狀態了,你早就死了才不是人類。」龍族少年說完后拉著朋友們離開。

藍髮少年聽到他們的話露出不解的表情,他將右腳抬起,他的腳確實是半透明的狀態。

「為什么?」藍髮少年雙手碰觸雙頰:「我…為什么死了?」

在他疑惑的時候,天空中有一道黑色的人影緩慢的降下,一名穿著黑色斗篷的男子站在他的面前,男子脫下帽子往后退了一步。

「不準靠近我。」男子說完拿出一本小冊子:「叫什么名字?」

「梅勒亞。」

少年說完男子翻開冊子,梅勒亞很好奇那名男子到底在做些什么事,所以他走向前好奇的湊到他的旁邊。但由于他比較矮小根本看不到男子手中翻閱的冊子,梅勒亞走到男子的后方往他的膝蓋后側各踢一下,男子順勢的跪下,梅勒亞開心的再次湊到他的旁邊,這次他清楚的看見冊子內的內容。

冊子里有他的照片和名字,他也看見死因那一欄寫著被家里管家毒害身亡。

「我不是叫你別靠近我嘛!」男子合上冊子用爬的離開梅勒亞一段距離。

「大哥哥你是死神喔?」

「看我的服裝就知道了吧!」

「那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嗎?我為什么會被管家殺死?還有我是什么時后死的?我現在什么事都不知道你能告訴我嗎?」

梅勒亞一口氣問了他好幾個問題,而且每問一個問題他就往前走一步,而男子也跟著退后一步。

「你們家的管家因為覬覦你們家的財產所以在一個月前殺了你。」

「那我家在哪里?」

「不知道。」

「大哥哥那你能陪我玩嗎?」

「不可以。」

「因為我的眼睛很可怕嗎?」

「我并不那么覺得,我覺得你的眼睛很漂亮。」

「那是為什么?為什么不可以陪我玩?」

男子真的覺得這位少年幽靈梅勒亞的問題很多,而且還咄咄逼人。

「因為…因為我怕幽靈!你不要再靠近我了!」

男子紅著臉大聲的說,身為死神卻害怕幽靈他自己都覺得丟臉。

梅勒亞確實停下腳步,不過他的臉上卻露出謎之笑容。

「大哥哥,讓我來幫你治好你的弱點吧。」

梅勒亞說完飛撲過去緊緊抱住男子的腰,男子驚恐的胡亂大叫也不停的逃竄想要把梅勒亞抖下來,不過男子越是害怕的大叫逃竄,梅勒亞越是開心的大笑。

這或許是因為大家只要看見他的雙眼就避開他,讓梅勒亞不止開始討厭起自己的雙眼,更是覺得孤單寂寞。

他喜歡熱鬧和朋友在一起玩耍,不過他的雙眼害得他沒了朋友,不過在男子回答他的問題說他的雙眼很漂亮時,梅勒亞確實開心了一下。

被梅勒亞死纏將近有8小時,男子好不容易讓梅勒亞離開自己的身上,他坐在地上不停的喘氣一點死神的風範都沒有,梅勒亞則是蹲在他面前開心的笑著。

「好久沒有玩的這么開心了,大哥哥謝謝你。」

「我可不是…自愿陪你玩的…」男子邊喘氣邊說。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

「朋友都會知道對方的名字啊,大哥哥你已經知道我的名字了,但是我還不知道大哥哥你的名字啊。」

梅勒亞期待的看著男子希望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而男子卻在心里掙扎到底該不該告訴他自己的名字。

「我叫…帝御。」

「地獄?好符合死神的名字。」梅勒亞歪著腦袋說。

帝御心想對方肯定又誤會了,他隨地撿起一根樹枝并在地上寫上自己的名字。

梅勒亞看見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帝御接下來我們要玩什么?」

「我沒有要跟你玩。」帝御站起身子拍掉身上的塵土:「要玩去找別人玩。」

「沒有人要陪我玩。」梅勒亞也站起身并收起掛在臉上的笑容:「因為我這雙紅色的眼睛實在是太可怕了,所以大家看到我就躲的遠遠的,根本沒有人愿意陪我玩。」

帝御感覺他的心似乎有點酸酸的,看見剛剛捉弄自己這么開心的孩子突然露出一絲落寞,他心軟不打算捕捉他。

「我可以幫你恢復你原來的瞳色。」

「我的眼睛原來不是這個顏色的嗎?」

「你的眼睛本來是藍色的,但因為你被殺害靈魂帶著恨意,所以你的雙眼才會變成紅色。」帝御在說話的同時從他的口袋翻找東西。

「吃下這個。」帝御從口袋拿出一顆很像是糖果的小東西拿給梅勒亞。

「這是什么?」梅勒亞拿著糖果好奇的看著。

「這是可以壓下恨意的糖果,不過是暫時性的并不能維持太久。」

「暫時是可以維持多久?」

「大概半天吧。」

「好短。」梅勒亞突然覺得手中的糖果非常無趣,只有半天根本無法玩的痛快。

「恨意是發自內心的,除非你能放下過去。」

帝御說完后梅勒亞沉默了,他看著糖果不發一語,帝御轉過身打算離開,雖然他來這里的目的是為了捕捉身為幽靈的梅勒亞,不過他怕幽靈根本無法捕捉他。帝御真搞不懂上層派他來做什么,當幽靈的玩具?

「我不要糖果了!」梅勒亞大喊并同時將糖果丟向帝御。

「你確定?不吃糖果的話就交不到好朋友喔。」

「沒關係,反正那也只能維持半天,比起半天的朋友我比較想要跟覺得紅色眼睛漂亮的人當朋友。」

「梅勒亞,你真的這么想?」

帝御覺得好感動,在死神族時因為只有自己害怕幽靈而被所有死神討厭,大家都覺得他是個異類,所以他也沒有任何的朋友。

「嗯,不過主要是因為帝御你害怕的表情實在是太可愛了。」梅勒亞不到幾秒鐘立刻恢復他原本的樣子,帝御突然覺得自己剛才不該感動的。

帝御真心覺得自己的缺點除了怕幽靈以外還有一個要克服的就是心太軟了,只要對方把事情說的可憐一點他就會完全心軟并為對方著想。

他搖搖頭突然覺得以后的日子或許難過了。

「我會讓你克服弱點的!」梅勒亞說完又撲向帝御,而帝御當然快速的閃開。

這次梅勒亞沒有抓到帝御,梅勒亞不甘心的轉過身繼續往帝御的方向飛撲過去,而帝御也熟練的閃躲。

這次他們并沒有玩很久,因為天空突然降下黑幕六位穿著還帝御一樣服裝的死神站在他們面前。

「帝御我派你出來不是要你跟幽靈玩的!」站在隊伍最前方的死神開口說道。

「我沒有玩…」

「住口!你現在馬上把他抓起來我就饒你一命,否則我剝奪你死神的身份!」

「可是…」

帝御內心非常的掙扎,他害怕幽靈是因為在他小時候曾被壞心的幽靈欺騙,但經過剛才幾個小時的相處,帝御知道梅勒亞并無惡意只是單純的想要朋友陪他玩耍。

而且他自己本身也是因為梅勒亞的關係再次體會到和朋友玩樂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

帝御看了一眼梅勒亞然后也看了一眼他的族群。

「帝御我不想讓你為難,把我抓起來吧。」

在帝御還在掙扎的時候梅勒亞緩緩的說,梅勒亞走到他的身旁再次開口說話。

「相信自己,你一定知道自己已經不怕幽靈了。」

「我…不怕。」帝御伸出手輕輕抓住梅勒亞的右手,而梅勒亞也也對他露出微笑。

看見梅勒亞的笑容帝御忽然發現自己根本就不適合做死神,他放開抓住梅勒亞的手脫去穿在身上象徵死神的黑色斗篷,然后再次牽起梅勒亞的手。

「我不做死神了!」帝御說完牽著梅勒亞轉頭就走。

他們離開那群死神一段距離后,梅勒亞開口問道。

「帝御,我們現在要去哪里?」

「回家。」

「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嗎?」

「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我們的家。」

帝御牽著梅勒亞的手一起走向他為了未來著想在溪邊購買的小木屋。

    標簽:幽靈,男子,死神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