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小幽靈搗蛋題:假意真情》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18 閱讀: 字體:
《小幽靈搗蛋題:假意真情》

          一位剛加入郵政局不久的年輕郵差,正在將被拆過的包裹重新包裝起來。這時從后面經過,要回到自己座位的同事,看到他桌上包裹收件人的姓名,瞪大了眼睛,透過大腦控制,將原本跨出去雙腳,無視慣性硬是調轉了方向。

          站在年輕郵差的后面,伸出左手放在年輕郵差的肩膀上,輕拍了幾下,有些戲謔的道:「安平老弟啊!你的挑戰來了。」

          安平滿臉無奈的看著將手放在自己肩膀,站沒站型的前輩。感嘆好在自己膽大,要不然突然被拍肩膀,是人都會嚇一跳。有這么愛玩弄后輩的前輩,更何況旁邊的座位就是這位前輩,自己是這里最新的新人,資歷比別人淺,所以也沒辦法,還有誰叫自己視力2.0的眼睛,可以看見前輩開玩笑的臉上,閃過一絲絲擔憂呢?

          「怎么說呢?」

          前輩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下,忽然道:   「自己去看就知道了,不過要小心就是了。」

          安平無語看著有點掉漆的天花板,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焦急的心平靜下了。

          「好了,前輩我也該去送信了,您也該好好完成工作,成為后輩們的好榜樣。」

          前輩臉上僵了又僵,但前輩是誰呢?很快就恢復他吊兒啷噹的模樣。

          「你才二十五歲,還年輕著,勞逸結合才是正理,不是都說:『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嗎?』我現在只是在休息中,竟然你有事,我就不打擾了。」說完,前輩腳底抹油,跑了。所以,沒聽到的安平的低語:「前輩你根本天天都是夏威夷時間……。」

  *   *   *   *   *   *  

          安平騎著摩托車,沿著小路,來到一幢三層樓高的洋房。望眼過去,四周種滿了桑樹和梓樹,只是因為冬天,葉子已經掉光,留下空瘦的枝干。

          拿起郵包里的包裹,安平在洋房的大門口,有些踟躕不前,最終咬牙喊道:   「賈先生,賈太太,有你們的包裹,請出來簽收一下。」

          門里傳出一陣匆忙的腳步聲,以及開鎖聲。

          安平連忙往后退了一步。

          門口向外輕輕地開啟,一個白髮老頭走了出來。

          安平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將手中的包裹交了出來,「賈先生,這是您的包裹,請簽收一下。」

          賈先生直愣愣盯著安平一會,直接抓住平安的右手,強拉進門里,大喊道:「喔!老婆子,兒子回來了,是莊兒回來了,快下啊!   」

          平安看到抓著自己,有些枯瘦的手,擔心傷到賈先生,只能安靜的進入屋里。

          賈先生將門關好,拍拍了拍安平的胸膛,「兒子,身體變得結實,不錯不錯,綠色的衣服,將你襯的更加相貌堂堂,真不愧是我兒子,頗有我的風骨啊!   」

          平安被賈先生弄得慌張失措,正要開口說話,就被一個女聲給打斷。

          「阿莊,老頭,還站在那裏做啥,還不來客廳坐下來休息。」

          賈先生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笑道:「兒子終于回來了,高興到忘了形。」轉頭看到安平張嘴要說話時,賈先生搖頭說:「聽你媽的,有話以后再說,先去客廳坐著,包裹我先拿去放。」

          平安被連拖帶拉的,在客廳坐定。他看了看四周,整理的很乾凈,但還是有些陳舊的污漬,黑黑的,彷彿是黑洞,將時間跟聲音都吸了進去。

          這時,賈先生跟賈太太來到客廳,賈太太將茶具放在桌上,優雅將茶倒滿,放在平安面前。

茶杯冒出的裊裊白煙,與飄蕩的茶香,將平安的神游的魂魄拉了回來。看到與賈先生一樣滿頭白髮的賈太太,與賈先生坐在自己兩旁,嚇得要跳起來。但是被賈先生按住。

          「這里,你媽怕家里改變太大,你認不出來,堅決不將一些東西換掉。」

          在安平旁邊的賈太太輕哼了下,「還說我,你不是擔心兒子回到家,換了門,進不了家,硬要鎖匠將壞掉的鎖頭,換成一模一樣的。」

          「你才是……。」

          「不不,是你……。」

          「……。」

          安平實在有些待不下去了,便從這一家跑了出來。在背后還聽得到賈先生跟賈太太的聲音。

  *   *   *   *   *   *  

          安平疲憊的回到公司,正要回到自己座位時,被坐在旁邊的前輩拉到一個沒人的地方說:「賈先生他們家的情況,你可能不知道,他們在五十幾歲的時候,喜獲麟兒,老來得子,故對那個獨身子特別寵愛,他們的兒子也沒愧對他們,考進一流的大學,去了北方……。」

          前輩停頓一下,看著有些異常的安平,接著小聲的說:「前幾年他們兒子畢業,本來就該回來了,聽說犯了甚么大事,逃的不見蹤影。這件事對他們打擊很大,在經過一次次失望,開始這樣對每個找他們的人惡作劇。」

          安平低著頭,緊握的雙拳,洩漏了他的情緒。

          「前輩你怎么知道,他們的兒子犯事。」

          「我的觀察力可是不錯的,每個寄往賈先生家的東西,都被人打開過,你今天的包裹也是如此,再加上我聽到一些關于他們兒子的事情,將這些事情結合起來就知道了。」

安平聽完抬起頭,臉上流露出讓人看不懂的表情。「要不,我明天再去,假裝兒子,來個順水推舟,傷傷他們的腦筋。」

          前輩被安平突如其來的話語給敲蒙了,愣是回不過神來。

          「算了吧!你再去,又該說是走失的寵物回來了,拿出寵物的衣服來給你穿,還為你準備寵物吃的糧食。結果,你造樣還是要逃跑的。」

          安平聽完,低聲笑了出來,喃喃自語的說:「也是,還是算了。……反正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你說什么?   」

          「沒事,我也該去工作了,前輩也該要去工作了吧!   」

          前輩被這話劈,內外皆焦。看到彷彿放下重擔,踏著輕快步伐回去工作的安平,驚恐的道:「今天是萬圣節,別這么拼命,你這樣,我壓力很大啊。」

  *   *   *   *   *   *  

          賈先生跟賈太太坐在臥房的床角,小心翼翼的將藏到包裹下面的信封袋拿出來,里面有六張千元大鈔,跟一封信。

          兩人看的展開的內容,激動的相互擁抱,臉上淚已流滿面,嘴角都勾出最動人的弧度。

          信中寫著:

「親愛的父親、母親:

          不肖兒讓你們擔心了,不過請放心,我很快就能回到你們身邊了,因為白得雪白將軍,要為我們平反了,已經上書給委員長,再過一兩個月就可以回家了。很抱歉不能打電話,只能透過這個方式來傳遞訊息。我現在身體健康,目前暫以甄安平這個假名低調生活,最近被安排在附近的郵局工作,所以別擔心我。想到現在還不能夠在你們身邊隨時問候,照顧你們的生活起居,心里感到很慚愧,希望你們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冬天寒風冷冽,請一定要多加件保暖的衣物。還有爸爸、媽媽,我好愛你們。

          敬祝

身體安康

                                                                                                                兒賈莊敬上

另:看完請務必燒掉。」

    標簽:安平,前輩,包裹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