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你還愛我嗎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7-05-17 19:40:22 閱讀: 字體:
副標題[/!--empirenews.page--]

(一)戚嵐

當我確定自己愛上何生的時候,是在凌晨。心馬上就要跳出來,嘭嘭的做著節奏,那份雀躍的心情讓我恨不得一下子竄到他面前。

可是我不能愛上他,我不能愛上一個有婦之夫。我絕對不能愛上他。我怎么能愛上他呢。我肯定不會愛上他。

我對自己說:戚嵐,你要振作,你不能被糖衣炮彈打倒,想當年追你的陣容那是鑼鼓喧天,紅旗招展,犧牲的都成烈士了,你丫瞅都不帶瞅的,怎么能向一個吊兒郎當的吃貨投降呢。你要堅定自己的立場,發揚劉胡蘭寧死不屈的精神,將單身的革命進行到底。

我給自己注射了一針安慰劑。剛躺下翻了個身,腦子里像播放電視連視劇似的凈是何生的身影,他的笑容,他看我的神情,他穿的衣服,他壞壞的憨態……天呀,發燒了嗎。我爬起來照下鏡子,摸摸額頭,捋捋劉海,竟說我和南笙長得像,這哪里像啦。天啦,又想起他了,戚嵐你完啦,我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要把愛情消滅在萌芽狀態。我瞅下時間,已過了兩個多小時,怎么不困呢,自從我發現自己愛上何生的那一刻,像個夜游魂似的在房間里飄蕩了十多圈了,竟然毫無睡意。打開臺燈,在筆記本上鄭重打下幾行字:2011年2月18號,一夜無眠。

當何生笑容可掬的出現在我面前時,我淡定不了了,像雕塑般打量著他:眉目俊朗,五官端正,性感的嘴唇,平心而論,長的挺周吳鄭王,我懷疑這丫是不是張嘉譯流落民間的親兄弟。媽呀,不能看,否則又該流鼻血了。我盯了他半天,這廝給了我個腦瓜嘣:

看帥哥,得交錢,欣賞費!

我嗷嗷叫起來:

“憐香惜玉不會嗎?我可是弱女子一枚啊,我看動物才收錢呢,你又不是動物園里的大哥大”,我小聲嘀咕,我這根正苗紅,冰清玉潔的姑娘怎么能愛上這個暴力狂,不可能,絕對發燒了。

“走,丫頭,哥帶你吃碳鍋魚,有家新開張的據說不錯。”順手給我系上了安全帶。

“看吧,地地道道的吃貨。”我嘴上說著,心里暖暖的。

和何生是在陌陌上認識的,據說陌陌是約炮神器,由于好奇就下載了。看到里面都是:寂寞沙洲冷,癡男怨女心情留言,飲食起居匯報會,無聊的侃大山吊妹紙,無節操的炫富,單身的只求一夜情……怪不得,學生會的對聯可借來一用:沒事參加陌陌派對,結合一對是一對。橫批男女配對。自從我隱身蹲點后,附近一個叫何生的家伙老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我說話,我基本是高興發個表情,一般懶得理會。自顧自的發表我小小的悲喜,淡淡的憂傷。估計這丫臉皮非一般的厚,堅持一年和我說話,我暗自思忖丫絕對跑過馬拉松,不然誰費這勁耗著。終于有一天,我架不住他的熱情鼓動:你不見我你這輩子都后悔。我就壯著膽子,想看看難不成是來自星星的歐巴桑。如果要是都敏俊,不見的話腸子都該悔青了。當然,首次會見陌生人比各國首腦會晤還要忐忑,尤其是網上各種活生生的例子:女的被騙進賓館挖腎,有的被灌上迷魂藥失身,有的被拐賣到窮鄉僻壤被迫賣淫,有的被肢解做人體試驗,還有的失憶流落街頭從此下落不明……看的我心驚肉跳,噩夢連連。

想起《來自星星的你》我橫下心,眼一閉,腳一跺: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我帶著我的閨蜜林瀟雄赳赳氣昂昂踏上了戰場,看到何生的那一刻,我的心撲通撲通跳起來,呼吸都急促起來。mygod!都敏俊兮,這可是我喜歡的款型,雖說腎保住了,可此刻心卻把持不住了,在這小小的錦繡市竟然還有這樣的極品。我吞咽著口水,眼睛巴巴的望著他,不行,得把這廝拿下,我在心里打著我的如意小算盤。首先得把我張牙舞爪的女俠形象徹底收斂,得文靜文靜!何生還以為我特淑女,把我夸的花枝招展。林瀟聽著那贊美之詞,差點翻白眼,在桌下偷偷踢我,我坐的比老佛爺還端莊,任爾東南西北風,我自歸然不動!

我的性格,用林瀟的一句話是:動如處子,靜如脫兔。看模樣看身材讓人想入非非,想吃啥給買啥,瘋癲起來,那是愛吃啥自個買去。我倆都是風風火火的同類中人,裝清純那是帆布鞋,牛仔裙,馬尾辮一裝一個準;耍性感那是淡妝濃抹總相宜,短裙,高跟鞋,蕾絲吊帶要多嫵媚有多嫵媚;撒起潑來那是人畜皆驚,此處省略上萬字。

我和林瀟都是文員,呆在辦公室最大的樂趣就是斗嘴。忘了哪位大仙說的: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其樂無窮。曾經經理想將我倆調入總經理辦公室,做行政助理,我們問經理工資加嗎,經理說:不加,我倆異口同聲的說:我們不是雕牌,也不是立白,加量不加價的事做不來!讓辦公室的人提起我倆這茬事就樂不可支。

對于我愛上何生的事情,自然瞞不過林瀟,她嘆了口氣:戚嵐,你動情了?

“沒有,怎么會呢?我還沒碰上我的白馬王子呢,”我口不擇言慌慌的回答。

“臉都紅了,還狡辯,你的狀態都寫在臉上,只有何生能降了你,祝你幸福!”她瞪著銅鈴般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著我,一本正經。

我夢想的愛情應該是這樣的:西裝革履的英俊男子和我擦肩而過,看到我飄逸的秀發,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句,女神。我回眸一笑……鏡頭咔嚓一下定格了。一段郎才女貌,才子佳人的故事就產生了,雖然沒有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的浪漫,沒有灰姑娘和水晶鞋的夢幻,沒有人魚公主的癡情,但足以回味無窮。誰知竟橫空出世一匹油光發亮的黑馬!

雖然為愛情設置了無數的場景,但沒想到就這樣日久生情,不期而至了。它打破了我情感的游戲規則,成為我生命的一劫。就像《大話西游》里紫霞仙子臨死前對悟空說,“我想我猜中了前頭,卻沒有猜中這結局”。

我們經常出去玩,何生把我當成小妹妹一樣:爬山的時候小心翼翼的背我下去;我開玩笑說去九寨溝,第二天他二話沒說直接載著我去了;我胃不好,他竟然經常在辦公室煲好粥給我送來,強迫我喝完;他會在我生日的時候快遞送來一束香水百合,還有生日蛋糕;他經常說戚嵐你丫這輩子都沒人要,給我守活寡吧!;零下幾十度的冬天,給我送來熱騰騰的早餐;我說喜歡兜風,他放下他的奧迪,騎著電驢載我滿城轉悠……

雖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可我不能見個蘿卜就挖坑呀!想當年,我也是一雷厲風行的新世紀女性啊!動情了嗎?!我不知道,只知道工作的時候,忍不住看看是否有他的信息,總想聽聽他的聲音,夢里都是他的影子。難道我中了愛情的蠱?

終于有一天,在公園散步的時候,拉著他的衣角,我喊了一句:

“何生”!他定定的望著我,長睫毛忽閃忽閃的比我還長,草,竟向我放電,我低下了頭,

“給你說件事,我沒把你當哥哥,我……”

他:呃!

“我,我,我愛上你了,”說完害羞的扭頭了。

過了幾秒鐘,他哈哈的笑起來,走到我身邊,扳正我的身子,

“傻丫頭,我早就愛上你了”……

他的唇輕輕吮吸著我的嘴唇,那暖暖的柔和的纏綿,讓我情不自禁的貼上去,仿佛那里有我所要的甜蜜,我閉上眼睛,任舌尖在嘴里滑行,那溫澀的感覺仿佛將我窒息,我的心跳的厲害,被他撫摸過的地方有種酥麻的感覺,宛若過了一個世紀般那么漫長,我依偎在他的臂膀里,和他十指緊扣。這一刻,發現我愛著的人也愛著我,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我的初吻就這樣被霸道的溫柔給掠走了……

回到家,我歡快的寫下日記:2011年3月5號,春暖花開的季節,我的愛情發芽了,心情就像三月的陽光清凌凌的小河滿嘴的棉花糖,開心的想要瘋掉。

不記得有多少次,我都在睡夢中笑醒,看看何生笑瞇瞇的照片,然后再甜甜的進入夢鄉。

和林瀟在一起的時候,聊著天自個都會傻笑,她就抗議:戚嵐你個蛇精病,笑什么嘛?

我摸摸腦瓜:笑了嗎?沒有吧!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被暴打一頓。

日子就在草長鶯飛的季節里穿梭,那湛藍藍的天,玉蘭花開的荼蘼的時刻,綠林堤畔嫩綠的萋萋草,游船里嬉戲的身影,都悄悄記下短暫而甜蜜的瞬間。

每當何生牽著我的手的時候,我希望時間可以走的慢一點再慢一點,這樣他陪我的時間就會長一點再長一點。即使不說話,有他在身邊我都會特別心安。

我知道他有家庭,我能自私的擁有他嗎?我能插足做第三者嗎?我能就這樣單純的愛戀嗎?

我不能,每次分開,我都會把他趕跑,明知道他愛我我還是逼著他回家,他不知道一轉身我的淚就潸潸滑落,然后偷偷看他的背影消失在視野里,心里悵然若失。

我不能,做第三者,這有悖于我的原則,愛上有家庭的男人是我心里最大的疼痛,我捫心自問無數次為什么偏偏愛上了何生,卻找不到答案,我不能傷害他的家人,只能遠遠的守望著他的幸福。

我不能,心里都是滿滿的愛的糾葛。我演的獨角戲里,何生是最佳男主角,有了他我的世界才是完整的,可親愛的上帝,能成全我小小的幸福嗎?

我不能,在錯的時候遇到對的人注定是個無望的悲劇,可就這樣讓我們擦肩錯過轉身成陌路嗎?我凄凄的自語。

2011年3月8號,天氣晴:不是在最好的時光遇見你,而是遇見你之后都是最好的時光。愛你是場賭注,我義無反顧的選擇認輸,何生,你要知道,就算世界荒涼,總有一個人,會成為你的信徒……

時間就在低眉順眼間滑過了,就在一天晚上,何生打來電話我聽到斷斷續續聲音:

“戚嵐,我,我想你了。”

“你喝多了嗎?你在哪兒?快告訴我!”聽到他語無倫次的講話,我擔心的要命,眼淚一下子涌出眼眶。

“我不知道這是哪兒,我就是想和你打個電話,朋友們要送我,我沒同意,自己出來了,應該是在你公寓樓附近,我瞅瞅是在哪兒……”說著說著那邊電話掛斷了。

我披了件風衣匆匆下樓,終于在巷子里看到他踉踉蹌蹌的走來,西服斜披在肩上,我跑過去緊緊抱住了他,他吻著我的發,安慰道:

“傻丫頭,我想你了……”

我把他扶到房間里,給他清洗了一下臉,他躺在床上醉醺醺的望著我,一把攬住我的腰,口里喃喃道:戚嵐,我的寶貝,我想死你了,我想要你。然后狠狠的親吻我的脖頸,抱的我幾乎喘不過氣來。當他慢慢進入我的身體時,我痛的幾乎昏厥過去,草泥馬,那個大仙說的做愛是件很享受的事,拉到武門外斬首喂狗……

第二天,何生睜開眼,看到床單上的落紅,把我搖醒了,“你的第一次??”,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嗯”!側個身,換個舒服的姿勢,枕著他的胳膊又美美的睡著了,弄的他哭笑不得。

標簽:你還愛我嗎,愛情短篇小說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