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當前位置

首頁 > 短篇小說 > 愛情小說>一吻之緣

一吻之緣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7-05-17 20:44:11 閱讀: 字體:

在我們鴨塘村,陳文武是個很有意思的人。

鴨塘村與小宋莊只有一河之隔,兩個村的孩子割草或剜菜,會經常碰面。小宋莊有個蘋果臉的小嫚,模樣周正,很好看,陳文武就起了壞心,就悄悄對我們說,你們看著,我敢不敢跟蘋果臉親個嘴!我們就笑了,一齊嘲笑他說,文武呀文武,你快別吹牛啦,跟人家小嫚親嘴?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陳文武把眼珠子一瞪,說,不信是吧,看我的!

那天,我們又到河邊割草,正好碰見蘋果臉背一簍子草迎面走來。陳文武故意清清嗓子,迎上去說,你先別走,我有事問你。蘋果臉問道,我跟你不認不識,跟我能有個什么事?陳文武一本正經地說,小事一樁!俺娘說了,俺家菜園里的蔥少了幾棵,不知道叫哪個嘴饞的拔走了。蘋果臉不悅了,說,笑話,你家的蔥少了,跟俺有啥關系?陳文武一口咬定說,跟你就有關系,你成天從俺菜園子邊上走,不是你偷吃了又是誰?蘋果臉急了,氣呼呼地說,你冤枉好人,俺才不稀罕你家那幾棵破蔥呢!你說俺偷吃了,誰看見了?有啥證據?陳文武摸著后腦勺說,證據嘛倒是沒有,也沒人看見。不過,你叫俺聞聞有沒有蔥味兒不就清楚了?蘋果臉由于生氣,胸脯一起一伏,臉色漲得通紅,更加好看起來,大聲說,好好好,你聞你聞,聞不出蔥味兒來恁娘就死了!話音剛落,陳文武就搶上前來,探過那張臭烘烘的嘴巴,在蘋果臉的嘴唇上親了一下,然后轉身就逃。這一手,真使我們大開了眼界,一齊嘻嘻哈哈大笑起來。蘋果臉如夢方醒,一下子明白過來,破口大罵,不要臉,看天老爺打雷不劈死你!

親嘴事件,那是發生在我們十四、五歲的年紀。等十年以后,我們都到了該結婚的年齡,媒人就給陳文武介紹了個對象。蘋果臉一看是陳文武,羞得滿面通紅,掉頭就走。媒人攆上去,不解地問,人還沒看一眼,八字還沒一撇,怎么就走?蘋果臉說,不用看,那人不要臉!媒人大惑不解,等蘋果臉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講出來,媒人聽了,反而笑了說,這個事件,正好說明你漂亮,吸引人;說明這個人心眼多、聰明;說明你倆有夫妻緣分,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嘛。想想看,等你們成了親,那小日子就像發面糕,蒸蒸日上,肯定錯不了!都說,媒人的一張嘴,能把死人說活了,真是不假。一席話,把蘋果臉說轉了心,乖乖地跟媒人回來,跟陳文武見了面,定下親事。都怪過窮日子窮怕了,蘋果臉提出多要幾個彩禮錢,不能太便宜了陳文武。媒人又說,做媳婦的餑餑吃不到老,過好日子還得靠自己。得,沒轍了,蘋果臉便選一個黃道吉日嫁了過來。

平時,陳文武吹噓自己有女人緣。蘋果臉就恥笑說,什么女人緣,你不過是沒臉沒皮罷了。陳文武就摸摸后腦勺,嘿嘿樂了。

剛結婚那幾年,土里刨食,夫妻倆守著個女兒嬌嬌,小日子過得寡淡。蘋果臉就說,陳文武,你不能成天拴在老婆褲腰帶上,總得出去蹦跶幾個零花錢吧。陳文武一時心血來潮,揣上二百塊錢,來到城里,看到一個賓館門口掛著一個學習制作洗衣粉的招生牌子,就走了進去。交上錢,人家給了一個配方。陳文武按照配方,購買了一些原料帶回家,等按照配方調出來,卻是一些糨糊,二百塊錢打了水漂。

陳文武看到集上不少賣兔子的,就做起養兔夢。誰知兔子打洞跑了不少,忙活一年沒掙到錢。此后,陳文武先后干過建筑,當過小工,賣過菜、販過糧,不過是小打小鬧,掙不下大錢。陳文武就慨嘆說,我陳文武文不能文,武不能武,真是廢物一個!

后來,陳文武聽說城里人的錢好掙,就跟蘋果臉商議,把地租出去,進城販菜去了。正好住房房東家里也種菜,四季菜一下來,房東女兒成天跑市場賣菜,也不用買攤位,就跟陳文武的攤位擠一擠,互相也好有個照應。房東女兒才二十歲,高挑個兒,模樣周正,不過臉色一點兒也不白,笑一笑,倒是很美的樣子。陳文武就叫她小黑嫚。

那天,蘋果臉去幼兒園接嬌嬌回來,看見陳文武把一根黃瓜削去皮,遞給小黑嫚,小黑嫚吃得很香甜。等回了家,蘋果臉劈頭就問,陳文武,你從什么時候開始削黃瓜給小黑嫚吃?陳文武就抵賴說,吃根黃瓜有什么呀,你真是神經了!蘋果臉就黑了臉說,你別管我神經不神經,你尾巴翹一翹,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你少跟我耍鬼畫虎!想當年,你……哼!哦,陳文武想起來了,那年割草,吃蔥、親嘴,嘿,這娘們兒,把老賬都扯出來了!

那天早上,市政公司張事務來市場買菜,要陳文武送過去。小黑嫚主動對蘋果臉說,嫂子你看著攤兒,我跟哥哥送菜去。等兩人過了秤,拿了錢回來,正好路過一家廢品收購站。小黑嫚一眼瞥見里面堆了不少舊書刊,就對陳文武說,你看,里邊有那么多舊書,有書看多好呀!陳文武就說,那好,你等一下,我進去給你找幾本!邊說邊走進去,翻檢了一些舊書,吆喝了幾聲,見沒人答應,就打算占個便宜,抱著書就走。剛走出大門,后面就有人吆喝,快抓小偷,有人偷書!聽見吆喝,陳文武抬腿就跑。那人幾個箭步趕上來,一把揪住陳文武,揮拳就打。小黑嫚趕上來,擋住了他,大聲說,不就是幾本書嗎?要打要罰朝我來,別打他!話音剛落,陳文武臉上重重地挨了一拳,鼻子里涌出了鮮血,滿臉開花的樣子。那人見打傷了人,趕緊掉頭跑掉。小黑嫚上前扶起陳文武,摸出手絹給他擦臉。這一擦,小黑嫚淚就涌出來,說,為了我,哥哥挨了打!陳文武拉住小黑嫚安慰說,沒事,沒事。

這一幕,都被趕來的蘋果臉看了個一清二楚。

當夜,蘋果臉臉對著墻,氣鼓鼓地,難以入眠。陳文武在另一頭悄悄躺下,不敢動彈。半夜,蘋果臉一把扯開被子,把陳文武打起來,恨恨地說,陳文武呀陳文武,你都三十多歲,有老婆有孩子,還整天想三想四呀?陳文武吶吶著說,我、我哪敢啊!蘋果臉突然大聲嚷起來,你給小黑嫚削黃瓜吃、拉人家手,你真有女人緣呀!真沒看出來,啊,你陳文武看起來沒言沒語老實巴交的,沒成想老牛想吃嫩草,你想找小三是吧,可人家能答應嗎?陳文武囁嚅著說,我、我就是有那個心,也沒那個膽呀。蘋果臉用教訓的口吻說,做人要穩重,可不能太輕浮,更不能見了女人就沒了骨頭!就像那年割草,吃蔥、你……嗨,又來了!

這生意還做得下去嗎?當然不能啦,蘋果臉快刀斬亂麻,就這樣回了家。好在那時,種地不要錢了,再往后,種地

標簽:一吻之緣,陳希瑞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