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圓夢(2)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7-04-23 15:12:17 閱讀: 字體:
副標題[/!--empirenews.page--]

目前還看不出武東是不是喜歡倩倩,也許小美的形象還橫在他的心里。倩倩怎么想的也不清楚,不過時間會讓他們作出抉擇的。

武東家是三室一廳,倩倩晚上睡在廳里的沙發上,與武東間隔一道門,里面有什么動靜聽得很清楚,夜間武東如果有事,不需要心動他父母的,都有倩倩幫助解決了。

母親對倩倩說,他連路也能走不會對你怎么的。

倩倩紅著臉,端來一盆水幫武東洗腳,她看到了那雙垂掛著的蒼白瘠瘦的腿,有點放心了,又好像失落了什么,她的動作輕柔而細膩。

對所有這些安排,武東不置一詞聽之任之,好像與他無關似的,讓所有關心他的人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慌。

他們似乎都認命了。

武東沉湎于夢的研究,鍥而不舍地探索控制夢境的方法。他分析歸類了諸多地夢境產生起主導作用的因素,如氣候、環境、情緒、時間、飲食、身體狀況等幾大類。

每個大類下面又分若干小類,如氣候下面有陰晴、盈虧、星象、異常、二十四節氣等,環境方面有干濕、冷暖、明暗、靜鬧、朝向、色彩等,情緒可以包括興奮、沮喪、煩躁、疲勞等,時間可分十二時辰,飲食則是饑飽軟硬葷素……

他記載了每天所做的夢境,用上述因素予以對照,他發現在月盈干晴的日子,心緒平靜,夜間沒有異常干擾的話,很容易有激烈緊張的夢,如考試、競賽等;而在月虧濕暖的夜晚,加之飽食以后,情緒興奮入睡較晚,則大多是荒唐淫穢的夢,如裸露、交歡等;子時的夢短促而強烈,難以琢磨;丑時的夢完整而纏綿,易于回憶,在驟然而來的寒潮下,他肯定會夢見水;睡前看足球賽,常常在夢中尿急。他還發現諸多因素不但制約當天的夢境,更重要的會產生滯后的效應。比如,一天夢中出現一個美麗多情的女子,與之交談狎玩,令他欲罷不能,醒來卻無從尋索,想了很久才憶起多日以前曾在公園里見過她。

他坐在輪椅上,倩倩在后面推著他緩緩前行,無數的人在他身邊漠然走過,她卻回頭看了他一眼,隨后又回頭對他啟齒一笑,明眸紅唇溫婉感人。他一下子就被她打動了,他遠遠地注視著她,直到她消失在路的盡頭,樹林遮蔽了好。整整一天,他想著這個素不相識的女子,她的紫色長裙披肩長發和輕盈的步履。

他試圖在夢中與她相會,可是當晚的夢讓他失望了,她沒能如期而至。他想他再也見不到她了。然而,在他幾乎淡忘了的時候,她卻出現了。

還有一次,夢中他站在一幢高樓的露在陽臺上,四周毫無遮攔,他走近屋檐,俯看下面如火柴盒似的房屋蒼蠅大小的行人,頓時手癢腳虛,心跳如奔馬,身子浮動要凌空而去。

他收回目光,下面出現了寬敞的辦公室,里面僅有主任老劉和工會主席洪旭,他們正在數錢,大把的鈔票塞進口袋晨,神色詭秘形跡可疑。

他想看個究竟,正要俯下身去,有人在后面推他,他大叫著往后退,然而身體卻無可奈何地向前撲倒,展開雙臂朝下墜落……

他大汗淋漓從夢中驚醒。過后他想起那是他原先上班的辦公大樓的樓頂,幾年以前他上去過,后來出于安全的考慮,樓頂的通道被封死了。為什么是老劉而和洪旭?有一次他進進辦公室,正撞上他們頭對頭在說悄悄話,看到他進來頓時顯得緊張和尷尬,還有一個勁地朝他瞪眼睛,以后有好幾天他們的目光都是疑疑惑惑的……

這一類夢幾乎是無法把握的,他只能記錄在案以備日后研究。

許多個夜晚,武東從睡夢中醒來,面對黑暗靜靜地回味,然后開燈在紙上沙沙地寫,記錄他的夢境和思考,以免遺失其中精妙細致的東西。對他來說,已經無所謂白天和黑夜了。白天他坐在輪椅上也常常進入夢鄉,那是一種恍惚的飄渺的悠遠的境界,魂靈飛翔于天地之間無所不無所不能。相比之下,黑夜更令他忐忑不安。他經常尖叫著從夢中醒來,在黑暗的重重包圍下抽泣,叫聲和哭聲每每都把倩倩驚醒。在最初的日子里,她一次次地起來去看他,站在床前問他,想為他做點什么,顯得束手無策。對此武東表示了極大的厭煩。后來她逐漸習慣了這些響動,能夠分辨其中細致的差異,作出自己的判斷。

一天半夜,倩倩被一聲重重倒地的響聲喚醒,這是從未有過的,她連忙推門進去,看到武東摔倒在離床幾步遠的地方。開了燈,武東呆呆地撐起上身,一臉的茫然。他夢見自己去衛生解手,像正常人一樣走著去的,直到摔倒在地板上。倩倩伸出兩臂挾住他,扶他躺在床上。

她驚訝地告訴武東,你會走路了,真的,走了好幾步哩。

武東喃喃地說,是嗎?

他萬分的懊惱地捶打著自己的腦袋,你怎么就醒了呢,你應該一直走下去呀……

倩倩護著他的頭說,你不要這樣,不要這樣。

武東說,我能走嗎?我還能不能走?

倩倩說,你會走路的,你剛才不就走了幾步,會的,快了。

武東在倩倩的懷里漸漸平靜下來,他聞到了倩倩身上散發出來的熱氣,剛從被窩里出來的女人的肉體的氣味,貼著薄薄的睡衣,他的臉感受到了倩倩胸前的柔軟豐滿的起伏。他猛然張開雙臂抱緊她,無聲哭泣起來。

男人絕望的哭泣和頭部的蠕動深深地感動了倩倩,她默默地撫摸著他的頭,像擁著她的孩子,內心涌過無盡的憐憫和脈脈溫情,直到他再次平靜下來。

她為他重新整理床鋪,然后抬起他的腿扶他躺下,無意中,她瞥見了武東的下身,她驚詫地發現原先一直平沓起皺的短褲此刻被高高地頂起,猶如撐著一把傘,再看武東的眼睛里有一種異樣的光彩,她馬上明白了,頓時飛紅了臉,慌慌地跑出了房間,連被子也忘了替他蓋上……

從那以后,武東與倩倩相處的時候,兩人的心里都有了一種新的東西,好像在回避著什么又像在期待著什么。

經過無數次試驗,武東逐漸在向成功靠近。他調動各種因素設計所需要的夢,成功率在十分之三左右。即十次中有三次可以達到或者接近設計要求。

他曾經設計了在法國巴黎的夢,他在巴黎的街頭漫步,成群的鴿子在他的腳下徜徉,凱旋門的浮雕涼意沁膚,巴黎圣母院的石板路縫間細草如絲,他站在塞納河的橋上靜觀異國青年如癡如狂的戀情,內心充滿了惆悵……

夢的開頭與尾聲出現了一點小差錯,按他的設想開頭應該是告別故鄉的場景,夢中卻領略了這一過程,而結局時那個在巴黎的中國人變成了阿明,不經意中變換了,他焦慮萬分尋找失去的自我,哭泣著從夢中醒來……

為了制造它,他一遍遍地讀巴黎的手冊,重溫公司的法國業務,用冷水洗腳,在枕頭上灑了幾滴香水,強迫自己在睡意將臨之際去想象巴黎這個城市的細節,他知道成功與否的關鍵在于放松,把握分寸,他小心翼翼不急不燥進退自然……

第二天晚間,他用同樣的方法復制了這個夢境居然也成功了,場景稍稍有點變化,他登上了離開巴黎的飛機,他在法國的任期已滿,急切地向往回國,兩年間他飽嘗孤獨之苦,美麗的城市變得凄迷憂傷,在飛機騰空之時他醒來了,頭腦一片清澄。

他為自己的成功欣喜若狂,他覺得自己正在向那扇門,在那個事件中,小美不是主謀也是同謀,要把她找回來。

武東懷著痛苦的心情強迫自己去想小美,想她的活潑機靈的神態,想她嬌小迷人的身體,想那些令他癡迷瘋狂的細節。

而后又強制自己忘掉她,拉回來再放棄她,如是者數次。他使用的是欲擒故縱、若即若離的方法。

在一個溫暖的平和的月盈之夜,小美翩翩而至。他們在一間粉紅色的房間里會面,地板上鋪著厚厚的榻榻米,她啟齒朝他微微一笑,輕盈地撲進了他的懷里,他們吻著吸著啃著,武東小心地留意著身后……

不知怎么的,他來到了門外,看到房間里一個男子在與小美糾纏,他們在一起扭動翻滾,忘乎所以。

在喘息的時候,小美還沖著他哧哧地笑。他平靜地看著,那個男子說一口異國語言,他想應該是韓國話了。他看見那個人在小美赤裸的肩頭狠狠地咬了一口,小美呯地跳起,尖叫著抽了那人一個耳光。

武東覺得好像是打在他的臉上,痛得他絲絲的直吸氣……

早晨洗臉的時候,倩倩看他的臉,奇怪地問:哎,這半邊臉怎么有點紅腫?

武東疑惑地去照鏡子。果然,兩邊一紅一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撫摸著半邊紅腫的臉頰,內心一陣狂喜,他曾經猜想夢境與現實之間存在著一種尚未為人所知的通道,可以相互進出和轉換,這一實例更加加強了他的想法,也使他對自己能夠站起來充滿了信心。

為了回到那個使他致殘的夢境,他更為用心地做了設計。

他選擇了一個同樣細雨靡靡的夜晚,他讓倩倩推著他向車站走去,在傘下在無人窺見的黑暗里,他輕輕地吻了倩倩。

倩倩在稍稍推讓以后順從了他,她已經知道了武東母親的意圖,這樣的安排對她來說也未嘗不可。在整個過程中,武東始終是把倩倩當成小美,他一定要自己這么去想……

可是這是一個憂喜參半的夜晚,他雖說夢見了小美,但是那個韓國棒子再次替代了他的位置,他們又在打架,小美重重地把錢包朝那人臉上扔去,轉身走向門外,消失在彌天大霧中,他追上去,失足墜入虛無之中……

武東對夢境的操作日臻熟練,他記載了這些操作的全過程,并且一次次加以重復修改,直至做到基本無誤。

這些記載,日后經武東的父親整理注釋之后,由香港的二十一世紀出版社出版。這本名為《圓夢》的奇書在海外引起轟動,被文化界譽為“人為向意識禁區的一次拓荒性的進軍”,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盡管這樣,他還是無法回到那晚的夢境中去,一次次嘗試都以失望告終。為此他沮喪之極,常常無緣無故地發脾氣。這種時候換成別人很難去撫慰他,只有那命運的旋律,只有倩倩的懷抱,才能逐漸使他平靜下來。

一個風和日麗的傍晚,倩倩推著武東向公園的深處緩步走去。夕陽沉默地照著他們。坐在輪椅上的武東明顯地胖了白了。倩倩若有所思茫然無著地在后面走著,神態間已經有了主婦的沉穩。

武東執意要從那個夢境里走出來站起來,好幾次他都覺得成功就在眼前了,加上倩倩還有點猶猶豫豫,他們的婚期一拖再拖,有時候他們竟覺得有沒有那個儀式都無所謂了。

公園里的游人幾乎走盡,樹林草坡湖泊在夕陽的斜射下寧靜輝煌,武東沉湎在這空寂無人的氛圍里,一再要倩倩往前走下去……

標簽:圓夢(2)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