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陰陽幻夢(BL)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12 18:35:27 閱讀: 字體:
陰陽幻夢(BL)

跌倒了,是你一次又一次的扶起我。

掉淚了,是你輕柔的擦拭我的淚痕。

害怕了,是你溫暖的笑容教會我堅強。

憤怒了,是你穩重的表請澆熄了我心中的烈火。

寂寞了,是你無聲的陪伴灌溉了我心中的沙漠。

從出生到現在,我一直認為你是我的幻想,想像力創造出來的玩伴。

我難過,你也難過,我高興,你也高興,而你,從未告訴我,我們的過去。

一.起源

「砰!」衛馳遠俊美的面容驚恐地望著眼前的車禍,四輛轎車撞得肢離破散,凹陷的車頭前,是他原本所站的位置。

文方栩?你去哪了?為什么你能把我推開?你明明......不存在。

「   小遠,你還好嗎?」汪玉雯迅速下車跑了過來,扶起驚嚇的孫子,丈夫衛致豪跟隨在后。

「奶奶,為什么,文方栩碰得到我?」衛馳遠堅定的問向奶奶。

「......小遠,我們回去吧,爺爺把一切都告訴你。」衛致豪嘆了口氣,拍拍孫子后走向車。

家中客廳。

「這一切,得從你的父母開始說起......。」衛致豪娓娓道來......。

衛氏家族是冥界眾所皆知的龐大陰陽世家,不過當年家主之女,也就是你母親衛晨歆愛上了你父親伍辭海,衛家家主的職位只好由你母親的弟弟衛道觀繼承,但衛道觀卻因與顧氏大小姐顧鳶曲相戀而將衛氏送給了顧家,衛氏幾乎被滅族,你的父母逃走了,將你寄養在陽界的衛家,也倖存的只有衛道觀。

「爺爺,你沒有說到文方栩。」衛馳遠提醒。

「我只能告訴你,剛才他為你擋掉了你這生中最大的劫,而你們之間的故事,還是由他親自對你說吧。」衛致豪無奈的說。

「我們知道肯定勸不了你的,既然決定了,就去吧,帶著你母親留給你的東西。」汪玉雯溫柔的說,走道佛堂后拿出一個大背包遞給衛馳遠。

衛馳遠拉開拉鍊,里頭是一本書,一把劍和一支筆。

「奶奶,我看完這本書后就要去了,這些年來,謝謝你們。」衛馳遠淡淡的說。

「去吧。」汪玉雯微笑地望著孫子。

「嗯。」衛馳遠點頭,坐下來閱讀。

沁涼的午候,衛馳遠離開了從小的家,身上多了無法忽略的王者氣勢,踏出家門前收歛了起來。

二.解救

冥界。

環顧周遭一片死寂,顧馳遠皺眉。

文方栩必定被囚禁于叛冥殿,而這里......是漆巖之地,得穿越熾熔流,亡者煉獄,死神林殿后才能到達。

漆巖之地,寒風刺骨,若是凍于此,將一點一滴融化,成為巖石的養份。

熾熔流,烈火般熾熱的巖漿如流沙,陷下去,將終生忍受靈魂被無止盡的熾熱灼燙。

亡者煉獄,終年無休的哀號,慘叫,靈體被鞭打,肢解,煮沸,穿孔......,唯有慢慢合成靈體的那段時間得已喘口氣,然后再度被虐殺。

死神林殿,地如其名,便是死神出沒的大殿,交上靈魂的場所,但要是生人被發現于此,必定招來慘烈的后果,不過,這尚未發生過。

叛冥殿。

「文方栩?」衛馳遠突然出現在文方栩所在的囚禁室。

「馳遠?你怎么會在這里?呵,我太想你了嗎?」文方栩驚訝的問,不過之后笑道,衛馳遠怎么可能在這?這可是冥界。

「笨蛋!看了二十五年了還認不出來?」衛馳遠給他一記索喉后迅速放開。

「痛......,馳遠?」文方栩吃痛的低喚。

「我來了。」衛馳遠笑道。

「你都知道了?」望見那笑容,文方栩不禁呆了呆,幾秒后確認問。

「除了我們的事,回去后,全部告訴我。」衛馳遠認真的說。

「好。」文方栩溫柔的回應,語畢,兩人消失在室內。

三.回歸

陽界衛家。

「豪伯。」英姿煥發的少婦叫喚。

「衛晨歆,妳回來了?」汪玉雯驚訝的走出。

「不過小遠去冥界救文方栩了呀。」衛致豪走出后說道。

「是嗎?」英俊的伍辭海摟著妻子說。

「沒關係,我能搞定叛冥殿。」衛晨歆語中充滿自信。

「那好,小遠也快回來了。」汪玉雯看著手中的陣法儀道。

「我們辦完事后會再回來的,衛氏即將重出江湖。」伍辭海驕傲的望著愛人。

兩人離開衛家不久,衛馳遠回到家。

四.過去

臥房內。

「我們的過去,請全部告訴我。」衛馳遠淡淡地說。

「好。」文方栩溫柔的回應。

第一世,你是位有罕病的公子,唯有人稱藥佛的我能控制你的病情,你終年待在臥房內不曾外出,外頭對你來說陌生而可怕,自從為你治病后我一直待在你的房內親自照顧你,你也只認我一個朋友,我知道你怕孤單,我不再外出看診,只在你房內辦公,不過那次的病人使我不得不外出,否則將威脅到你的家族,那病人便是二公主李婉蝶。

我待你熟睡后才徹夜趕路,為的就是在你醒之前趕回來,但我低估對我的依賴,我走不久你便驚醒,不顧他人勸阻架馬入宮,那是個暴風雪的夜晚。

蝶舞殿的我迅速看診后正要離去,你便闖了進來,我很驚訝你何時學會騎馬,但更多的是不捨,你的身體明明不能受到任何風寒,卻一路架馬到此,我將你抱下馬,悲傷的感受著懷里的你一點一點的冷卻。

「江潭蒼,你說過會永遠陪在我身邊,你食言了。」你虛弱的說。

「對不起,余程緣,我食言了。」語畢,你閉上的眼不曾再睜開。

第二世,我是位將軍的兒子,在酒館偶然經過你的客房前,房內你那纖細的身影翩翩起舞,宛若飛舞的蝴蝶,伴隨著俳扇彷彿揮舞著雙翅的天使,如此美麗,而我卻為你帶來了惡夢,那天一位愛好女色的商人梔子經過時瞥見了你美麗的姿態,破壞房門而入,我第一次看見你的面容,那樣的妖媚動人,即便開口的是男聲,那低沉而充滿磁性的聲音仍深深吸引著我,不只我。

商人之子邪笑地朝你走去,我一劍穿心后抱著你跳下二樓架馬離去,出城時也被他的手下一箭穿了心,你愣住的臉才終于回過神來,緊張地要我停下來為我療傷,我只是笑了笑,你的臉上迅速變換表情后拉下我的衣領咬了下去,我感受到我的血進了你的口中,幾秒后你放口舔了下那咬痕,傷口迅速結疤,證明自己不一般,但我早已失血過多,震驚的的臉轉為燦爛一笑后落下馬,你跳馬將我帶到不遠的木屋中,我最后聽到的,是你的哭泣,最后感受到的,是你的淚水浸濕了我的衣襟。

第三世,我是自然界的神,而你,是待在我身邊的水木雙仙,我們的關係眾神皆知,也因為沒有影響我辦公而無人反對,那天我要到陽界辦事,你託我買串糖葫蘆,你一直很喜歡吃甜食,依然纖瘦的身材羨煞不少女神女仙,但那天后,你再也見不到我的身影。

我買完糖葫蘆后正要回到天界,卻被冥界一位與我為敵的神暗殺,再也回不去那有你的世界,你從此懼怕糖葫蘆,為我的死感到自責,而我也一直后悔當時不能陪在你的身邊。

第四世,你是一國的四皇子,而我,是別國派來的間諜,變裝成侍女陪伴在你身邊,我不曾傷害過你,甚至對你產生了感情,那天是我生日,你準備了禮物給我,卻在清晨時的臥房被我所來自的國家暗殺,我帶走了你房內原本要送給我的禮物,一本你從小到大所畫的素描,里頭的我,一顰一笑是那樣的栩栩如生,但再也來不及由你親手送給我。

「而這世,我們一陰一陽,原本我只想成為陪在你身邊的幻想,但我始終忍不住為你擋下那劫,若是沒有那么做,往后的日子你只能躺在病床上成為植物人,這生再也看不見你的笑容,聽不見你的聲音。」文方栩苦笑道。

「文方栩,你一直都是真的。」衛馳遠認真地望著眼前一直陪伴著自己的溫柔青年。

「是的,馳遠,我一直都是真的。」文方栩溫柔的說,再也藏不住眼中的愛意。

望著眼前人眸中的情意,衛馳遠做出了決定,擁抱那人。

「這世,我們好好相愛吧。」衛馳遠溫柔的說,在吻向那人的同時解開了血中的封印,成為陰界的人。

五.結局

深長擁吻后的兩人出了臥房要向爺爺奶奶報告此事。

客廳。

「小遠......。」回到家的衛晨歆溫柔地望著兒子。

「...母親?」望著與自己的面貌有些相似的少婦,衛馳遠不確定地問。

「小遠,我和你母親都支持你的決定。」伍辭海故作嚴肅的望著兒子,不時將眼神飄向文方栩。

「父親......。」衛馳遠有些尷尬的看著父親。

「我不會讓您失望的,岳父。」文方栩堅定的回應。

「好!」伍辭海對于文方栩的配合演出感到滿意,大笑道。

「今后我們一起生活吧。」衛晨歆含著溫柔的笑容望著眼前的幸福。

2017/4/6     (四)

    標簽:望著,的說,辭海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