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當前位置

首頁 > 詩歌大全 > 現代詩歌>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30 閱讀: 字體:

思念是一縷絲,繚繞在你的身旁,夜深人靜之時,有時輕纏上指尖,柔柔地婆娑著掌心,帶來淡淡的寂寥;有時盤踞在心口,說什么也不愿離去,使得心里頭悶脹不已,彷彿有什么要迸出來似得;有時緊勒在頸上,劃出一道道紅痕,窒息而造成的無力感充斥全身;有時卻又似母親的撫觸,溫軟含蓄,將所有都傾注在你身上。思念是一縷絲,能織出孤獨、能織出苦悶、能紡出刻骨相憶、亦能紡出愛。

暮時,倚著欄桿,煦鄰再次長嘆。想著那彷彿昨日才發生的景象--雒褞笑著與她道別,大清早的聲音還有些沙啞--有點后悔為什么讓他去參軍啊。

如果當時開口挽留了,他一定會留下,那么現在是不是就不必一人獨飲?

不過,那是他的夢想啊,而且并不是前線,是醫官呢!不會有事的。

這么安慰著自己,煦鄰雖然也知道毫髮無傷有點癡人說夢,但是寧愿相信啊……。

感覺到一股清風,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這才發覺就要入秋了,亭子里的空氣也涼了下來。

初秋仍然燥熱不已,但天色一暗便沒有夏日的暑氣了,取而代之的是稍涼的微風,其實已經降溫許久,但或許是心里煩躁,煦鄰靜不下來,這才自飲自斟到了夜半。

「小姐,小姐!」從未出嫁時就跟著自己的丫鬟--桵兒,匆匆忙忙的跑來,煦鄰不禁皺起眉,明明就與她說過很多次了,這急躁的性子還是改不過來。

「做什么呢,這么大呼小叫的。」看著停在自己面前、還喘著氣的桵兒,煦鄰無奈的搖搖頭。

「哎,奴婢這不是太著急了嘛。」有些俏皮的吐了吐舌頭,桵兒這才發現自己又犯了老毛病。

「算了,估摸著你也沒當回事,在外頭留心些就好。」其實這也不是什么大問題,就是在外人面前會被說閑話,罷了罷了,在家中就由著她吧!

「多謝小姐了!」桵兒還有些青澀的臉蛋漾起甜甜的笑,也不過是個十歲出頭的女孩兒,卻要跟著主子呢……。

煦鄰看過其他夫人小姐對待下人的嘴臉,那豈是一個惡毒能形容的,而那些與桵兒年紀相仿的女孩皆是唯唯諾諾,深怕不小心就又惹來主子的責罰。心念一動,就向桵兒吩咐道:

「你去讓衛管家開了庫房,今日所有人按月例領兩倍賞錢,有家室者送一袋米、兩條魚。另外你、楦兒和衛管家各自再加一倍。等等你和我上街去,也把楦兒帶著吧。」

「小姐心善,奴婢先謝過小姐了。」不過接下來桵兒的語氣有點遲疑「去找衛、衛管家的事……能讓楦兒去么?」

「怎么了?」煦鄰倒是沒看過桵兒這般的支支吾吾,于是好奇起了若是平常根本不會在乎的理由。

「這說了……小姐也不會懂的!」桵兒反常的沒有滔滔不絕,卻是想早早結束話題。

「哦?是嗎?」升起了捉弄她的心思,煦鄰故作隨意的道「既然我不明白,那么,只好做個沒有同理心的主子了。」

聽到這句話的桵兒心底浮起不祥的預感,果不其然,下一句話讓她后悔不已。

「那么衛管家打點好后,你親自領著他來找我吧!我有事要與他商量。」

桵兒的心里憋屈啊!咋就忘了小姐的腹黑呢!

知道今天是怎么也逃不過了,桵兒認分的領命去了,不忘抱怨道:「小姐,能不這么取笑我么……。」

無良的煦鄰笑的燦爛,桵兒和衛管家能發生什么呢?孤男寡女,還不就那事兒,該找個時間打算打算桵兒的婚事了,總跟著自己也不是辦法。

不過剛才桵兒想說什么呢……?算了,她并非不識大體的人,相信她自有分寸。

沒過多久,還未看到人就聽到他倆吵吵嚷嚷的接近,其實大多是桵兒氣急敗壞的反駁,偶爾穿插一句衛郇戲謔的調笑。

啊啊,衛郇的辦事效率就是高啊,作為獎勵就把桵兒送他吧!

煦鄰腦子里竟真的轉著賣丫鬟的念頭,不知若桵兒知道了會怎么想。

「你還說呢!上次又是誰在我做事的時候講風涼話的,忙都快忙死了,你,你真是……!」

「喲,不是我說,那可不是我不愿意幫忙,別說不贏就發脾氣……啊,小姐,找衛郇又是為了什么呢?」

這話倒是諷刺居多,最近似乎找他的次數多了,但都是為了公事,上一次找桵兒、楦兒、衛郇來嘮嗑已經是兩三個月以前的事了。

「行了行了,看這話酸的。」煦鄰對這般孩子似的記仇哭笑不得,衛郇什么都好,就是說話刻薄了些,不過卻是刀子嘴豆腐心「待會出去逛逛吧,   」

倒是打消了想要他做事的念頭,不得不說衛郇的抗議還是有那么點用處。

----------------------------

因為跟著自己,桵兒已經許久沒有出門,這次是什么都覺得新鮮,一路嘰嘰喳喳個不停,楦兒也時不時的附和幾句。

少見的,衛郇沒有在一旁潑人冷水,反倒是淡淡的與煦鄰道:「小姐聰穎,衛郇不便多言,不過有時候散散心也是好的。」

嘴角微微挑起,煦鄰知道,這是在替桵兒抱不平了,但事實是自己確實悶壞了這倆女孩兒。正是好奇的年紀呢,卻日復一日悶在宅子里。也無怪一向心性沉穩的楦兒今日亦興奮許多。

「不過,今日小姐是為了……?」出門的興奮感過去之后,楦兒才問到這個早就應該知道的問題。

「也沒什么,就是覺得你們也不小了,姑娘家沒個鐲子簪子的不像樣兒」煦鄰也隨口說了個半真半假的理由「看看你們有什么喜歡的飾品,順便給府里添置些胭脂水粉。」

桵兒和楦兒都知道這些事哪里需要親自出府來辦,別的不說,當衛郇是擺設呢!這么點小事都要小姐做,他就不會留到現在了。

這么想來,就是帶她們出來透氣的了。否則單看她們是隨身丫頭,煦鄰要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自己也就只能一直在內院待著了。

心里暗暗感激,畢竟這么照顧下人的主子用一只手都數得過來,也慶幸自己當初在煦鄰的陪嫁丫頭之列,在那之前可沒少被使絆子。

ps.待續

    標簽:小姐,主子,什么呢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