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小幽靈搗蛋題:某吸血鬼總是貓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10 閱讀: 字體:
小幽靈搗蛋題:某吸血鬼總是貓

他停下了腳步,依然緊皺著眉頭。

「主人?」身后的管家也停下了腳步,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一球灰靜靜縮在門前,就在他的主人腳尖三公分處。

「我馬上......」

「不用。」銀髮少年彎下身,一把抓起了那毛球。

管家心里一驚,主人今天心情已經很不好了,看來今天這小家伙不太走運。

誰人家不好待,偏偏來到這。

「喵--」誰知那毛球竟突然掙扎了起來,狠狠給了少年一爪。

少年只是挑起了眉,任牠掙脫,冷冷地看著那地上的毛球,顫抖著身體,將自身的尾巴藏進身下,對著他嗤牙裂嘴地哈氣。

「主人,您的手......」

「小事,我自己來。你可以先回去了。」少年欠了身向他擺了擺手。

管家憐憫的瞄了毛球一眼。「是,我先回去了。」向著他彎下四十五度的身子。

主人不久前才來到這國家,很多事情都還沒有安置好,他的身份背景在西方國家雖備受異樣眼光與歧視,卻依然有足夠的影響力。反倒是來到這個國家,處處受限于與老家完全不同的文化與規則。那個家族明明來自古老東方,在這里卻毫無任何后盾可言。

今天,談生意的那方更直接以一個瞧不起人的態度質問他的投資。主人表面雖不動聲色,但肯定不是毫無波瀾。

銀髮少年無視那警戒的眼神,直接一腳跨過那毛球,反手將門關上。

只留下一個縫。

見主人進屋,管家直起了身體。而毛球停止了哈氣,換了個方向靜靜盯著門。他想了想,還是別管了,或許主人想試試新口味?他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那門前。

銀髮少年脫下了西裝外套,瞥了一眼空調,葉片便醒了過來,開始幫忙送出暖風。他鬆了鬆領帶,從架子上拿下了瓶紅酒,玻璃杯像是知道主人的意愿,自動從長桌的那方靠上了他的手。寶石清脆地與玻璃合唱著,而后溜進了他的喉嚨。

沙沙沙--

聲響來自門后,他知道那毛球沒走。

他沒有很喜歡貓,因為他對貓毫無辦法。

即使可以讀懂人心,他不懂貓。

時而親近,時而遠離,毫無規則可言。他不去喜歡掌握不了的東西。

他勾了勾手,仰頭乾掉了杯里的寶石。毛球似乎疑惑為何一轉眼便身在一個陌生的空間,牠緊張地四處奔走。而銀髮少年只是手撐著頭,看著那毛球橫沖直撞。

然后累得趴了下來,喘著氣。

銀髮少年注意到了,他想了想,還是上前把牠撈了起來。說實話他應該把牠吃了,反正他餓了,但今天真夠反常的。果然任何情緒到了極點,都會作些相反的事。

毛球當然大力扭動,他用力握住了牠,額頭靠上了牠的。

「給我安靜點。」

毛球靜了下來,像是終于理解眼前生物的巨大力量,也像是累了,牠不再掙扎,任由銀髮少年檢查跟包扎。

籃子里放著他的棉被,上面躺著那只毛球,呼吸規律地呼呼大睡。

很舒服嘛。

銀髮少年皺起眉頭。

有著異色瞳的白色波斯貓,看起來像被丟棄。可能還剛跟人家打架,四肢上的傷看來還很新。

所以是因為同病相憐?他不知道自己至今依然還沒將那毛球當成餐點的原因。

跟同伴不一樣總是會這樣的,他明白。

這個國家的人很好,但商人很不好。

對這個國家的人類來說,長久經營并不是他們的目標,一夜致富才是他們的追求。他們并不在乎資源的消耗,不在乎產業的建立,哪里有得賺就跟著去哪里,趁機撈一筆。

對生命短短幾十年的物種來說,這么做或許并沒有錯。那區區的幾十年,并不是太長,也不能說太短,不用花太多時間與成本,立即性的看見成效才重要。但是對他來說就不是如此了,若這個國家的人都是如此,他恐怕難以長久生存。

不過,慢慢計畫吧,未來還很久很久。

生命是如此之長,而改變的過程也是。他不像人類,他有本錢等。

「喵哈......」

等他回過神來,他的手已經在那毛球身上撫過幾輪了。是牠的動作驚擾了他。

只見毛球轉了身,四只腳拼命地動來動去,嘴里吐出了些許的鳴聲。

眼睛當然是閉著的。

「噗--」他笑了出來。

毛球在作著夢,他摸了摸牠的肚子,惹來一陣叫與身體的扭動。像是玩心大起,他開始跟夢中的貓玩耍。

然后,忘了睡覺的他花了好幾天時間才又將生理時鐘調成跟人類一樣。

「去你的,等你傷好了我一定把你抓來洗一頓。」

遷怒似地朝毛球揮了一掌,而牠立刻跳了起來,甩了甩身上灰灰的毛高速地跑開。

-------

鑰匙轉動門的聲音一響,便聽到毛球的腳步聲奔至門前。

他皺起了眉頭,趕緊將外門關上,免得毛球跑出去。

身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了,毛球開始對他頤氣指使了,時間一到就開始喵喵叫。

還這個不吃、那個不吃。

「你不吃,今天就沒東西吃了。」他將飼料收了起來。

「喵。」轉頭,舔起了自己的貓掌。

這貓真的很欠揍。懶得理牠,他逕自走進了臥室。

毛球立刻起身,腳步輕盈地跟在身后。

「進來干嘛?」他坐在電腦前,正要開始忙著后續的事情。

「喵。」牠跳到了桌上。

「下去。」他皺眉。

「喵。」穩穩地不甩。

「......」

「喵。」一眨眼的功夫,滑鼠被甩到地上。

「Shit…...」

最后,某銀髮少年不爽地開了倒數第三罐的高級濕食罐頭。

最近主人的事業很順利。不管對方條件有多刁難,主人總是能夠應付過去,甚至超出對方期待。公司漸漸上了軌道,雇的人也越來越多。雖然他從管家的位置換成了祕書,但還是無時無刻在意著主人的狀況。但主人即使沒有他的照顧,還是可以將所有事情都處理得妥當。雖然有點寂寞,但是在主人身旁,跟主人一起奮斗的感覺,讓他更感驕傲。

「因為多了個鬧鐘。」

「鬧鐘?」

「恩,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叫。」主人微微皺眉。「想偷懶都不行。」

比起那些鄙視的眼光或是故意刁難人的合約,還是他家那只毛球難伺候的多。

管家歪了歪頭,有點不明所已。

但是,主人適應良好就好。

萬事都很順利,他笑了笑。

銀髮少年說話的時間變多了,大多數都是對著某毛球。

「我說,你是貓不是狗。」

看著滿客廳的衛生紙碎片,他無奈。

比起玩具更喜歡衛生紙?這家伙到底是怎樣?

「你下去,不要坐在我身上......」

他才剛睡下,這家伙就叫他起床弄早餐。

「喵。」

聽不懂喔。兩只腳開始踩著他。

「......拿這過來做什么?」

毛球正擺弄著那黑色的噁心生物殘骸。

「你再碰......今天就抓你洗澡。」

「喵。」

結局是某貓一爪揮了過去,那殘骸就這樣噴到了某吸血鬼面前,被他一把火燒了。

「你他媽就等我把這頁看完......」

然后,毛球撥翻了桌上的水。

「喵。」

不關牠的事。牠說

銀髮少年頭很痛。

「給我出來,我已經讓你骯髒三個月了。」

這是某銀髮少年將整個客廳都翻了個遍,依然找不到某波斯貓的蹤影時所說的話。

「我羨慕你的自由。」他只手撐著自己的頭,看著某只貓追著他手上那只雷射筆射出的紅點。「從不須在意自己從何而來,要往何處走。」

他換到了窗前,看著黑夜中的滿滿光點。

「喵。」

毛球歪著頭看著他。

「哼,笨蛋。」

毛球趴著的時間變多了,大多數時間都閉著眼睛。

銀髮少年伸出了手,慢慢地、緩緩碰觸牠。

「喵......」

毛球睜開了眼,少見地蹭了蹭他的手心。那一藍一綠的美麗雙瞳,已經很久沒看見了。

連肚子餓的叫聲,都顯得如此纖細,喘氣聲卻盈滿了整個空間。

銀髮少年輕輕地捧起了他。

像沒了電的鬧鐘,秒針越走越緩。

「我羨慕你的自由。」他說。

「喵。」毛球努力張開眼睛,看了他一眼。

「你連最后,都那么自由。」他望著窗外。「彷彿從未在意過我,就往遠處飛去。」

呼吸聲漸漸停下。

------

「老闆......」

波斯貓睜開了雙眼,碧綠眼眸盯著我。

「你要睡多久?要關店啰?」

我無奈地看著那純白波斯貓伸了伸懶腰,回身拉下了鐵門。

「我羨慕你的自由。」

「啥?」我回頭,銀髮少年坐在窗前。

「沒什么。」他似乎淺淺的笑了。

「我在說當貓真好。」

大概是錯覺吧。

「哈。」我白眼他。「當老闆才真好。」

銀髮少年愣了愣,大聲地笑了出來。

冷風隨著他推開了木窗而涌入,銀髮在黑暗中閃耀舞著。

「敬自由。」他說,然后縱身跳入,消失在夜空中。

     

愿你如貓,飛。

    標簽:主人,少年,看著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