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吸血鬼搗蛋題:血色羅密歐》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09 閱讀: 字體:
《吸血鬼搗蛋題:血色羅密歐》

     

坐在距離我兩個座位前靠窗的位子上,是這學期剛歸僑的轉學生。

自從我在這家餐廳吃飯時,偶然發現她也是常客后,我就把自己從常客提升到vip。

簡單來說,就是從本來二至三天來一次的頻率,提高到一天來二到三次,是個無優惠無折價無好康禮的自稱型vip。

艾莉是個混血兒,金髮碧眼洋娃娃的臉蛋,記得剛升上高二不久時她轉學過來的那天起,班上氛圍因為她閃耀的光芒就徹底的改變。

阿三那群不良少年,從本來的放蕩不羈,欺善怕惡,在她的出現后一眼望去猶如一群彈著烏克麗麗的小天使。

本來專搞小團體的小茜,小菲,娜娜三個各自耍小心機的小團體,也因為她而歸天下一統。

尤其在她剛到班上,用其不太順口的中文自我介紹時,那句「請多多指教」說成「請多多死掉」時還風靡了整個教學樓。  

就當我還沉浸在我幸福的小時光里,忽然間我打了個冷顫,因為一只我極不愿在此時此刻出現的手,搭在我肩上。

「明浩!來吃飯都不找的喔~自己來看妹就好啊!?」

我回頭一看,還真是我的摯友「阿翔」

「……你怎么也來這吃飯阿……」我哈哈的兩聲帶過,畢竟剛剛的好幾通未接來電是他打的。

「這里的咖哩豬排飯很有名啊!我偶而會來這邊吃,剛剛就是要找你來,你又不接電話。」

咖哩……豬排飯?

說到這里,記憶的硬碟開始運轉了起來。

想起初中畢業時,因為想避免和他同校,還刻意選了個隔壁城市的學校,沒想到在開學典禮竟遇見他。

「哈哈,因為這里有一間咖哩豬排飯很有名啊~」當時他這么說過。

我低頭看了桌上的菜單,是阿~極推薦咖哩豬排飯的浮題大字樣,是咖哩豬排飯沒錯。

忽略了因為咖哩豬排飯而來就讀這間高中的他,是我的錯,此時悔恨的淚水我也只能往心里流。

「坐在前面的那個是不是艾莉阿?欸欸欸~明浩,你是不是在喜歡艾莉啊?要不要我幫忙啊?怎么說我們也是好兄弟阿!」

「不!千萬別」我緊張的提高了分貝。

阿翔是個很熱心很樂意幫助別人的人,只不過他的好意通常要心臟夠強才能接受。

初中也跟阿翔同班,雖然只是坐位相鄰,但他的自來熟久而久之也讓我跟他熟稔了起來。

那時我在暗戀一個隔壁班的女孩,因為她總會下課時經過教室,于是坐在窗邊的我總是會多看她幾眼。

當時的阿翔發現這點并很樂意為這個情竇初開的我,對她表明心意。

記得當時的對話是……

「哈啰~我是隔壁班的叫阿翔,那個坐在窗邊的是我的好朋友明浩。」阿翔在她們教室前往我這邊一指。

阿翔接著繼續說「明浩他很欣賞妳,希望能和妳做個朋友,可以嗎?」

阿翔說到這里,我想我的臉應該紅了起來,雖說臺詞并不盡善盡美,但勉強還能接受,真是我的好兄弟……嗯?還沒說完?

阿翔繼續說著「明浩他平時就很關注妳,像妳上體育課的時候,上廁所經過的時候,他都注視著妳,甚至上廁所的次數還記得一清二楚,我想他真的很關心,很喜歡妳。」    

…………

……

嚴格說起來這也不算是對話,阿翔只是單方面發言,因為女孩什么話都沒說,只是一臉為難的搖頭后快步走開,而未來的一整年我再也沒看到她經過教室……  

「是嗎?不過你確定你不趕快行動,可是有很多競爭對手喲~」阿翔飄著眼神示意我看看四周。

「什么意思……」我不懂阿翔的意思,起身看了看周遭。

欸?左邊那桌是我們班的富二代集團小瑞瑞及其黨羽,后面是籃球社隊長和他的小跟班,對面則

是三年級號稱最帥歐巴的熱舞社學長還有他身旁的小啰嘍!?

竟然……現在儼然是變成了爭奪艾莉的戰國時代嗎!?

「再說,還有一件更勁爆的事……」阿翔一手遮著嘴巴說。

「嗯……」

「聽說艾莉的爸爸是圣騎士……」阿翔的音量低了一格。  

「蛤!?」我簡直快從椅子上彈起。

「嗯,所以說你還是放棄吧,被她爸知道你是吸血鬼一定被秒殺。」阿翔橫著食指往脖子一劃。

「屁!你們狼人才會先被做成皮草。」我不示弱的比起中指「不過雖然有聽過圣騎士,但~真的有那么嚇人嗎!都什么時代了,我可是有血裔的良民證欸。」

「總之還是多注意點,別到時被凈化了,哼哼~」

「我倒是想看看有沒有狼皮大衣可穿,嘿嘿!好了啦~我要先回去了~」我拽起書包起身準備回家。

「蛤~我才剛要點餐耶。」

「你慢慢吃吧,我要回家了。」我沒理阿翔只是往前走。

要出餐廳門口,會先經過艾莉的坐位,我總是不經意偷眼看她,希望她能注意到我。

「咩咩別跑阿!」餐廳里的家長似乎阻止不了小朋友的探險。

那是……,只是一個轉身閃避,為了讓小孩過去我的書包不小心碰到桌上的水杯。

糟了!是艾莉的水杯!下一秒,我眼睜睜的看著水杯灑在她白色制服上。

天哪!我好想用木樁插進自己的心臟,好想用圣水從我自己的頭上淋下去啊!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急忙抽起桌上紙巾往艾莉的身上擦。

「你耍什么流氓啊?」

突然我被一只大手拉住,那股力道讓我不由自主的轉了過去,那只大手是籃球隊長的。

耍流氓……欸!?現在是在說我嗎!?

「學妹,妳沒事吧!如果這家伙欺負妳我幫妳教訓他!」不知什么時候,剛剛旁邊那三桌的家伙已經圍過來,叫囂聲此起彼落。

喂喂喂~什么時候你們這幫三國鼎立的混蛋開始聯盟了,現在是棒打落水狗,拿我當英雄救美的反派嗎?

「沒關係……我……沒事。」艾莉細聲的說。

我捶了胸口一下,轉過身繼續向艾莉道歉。

只是本來叫囂的聲音一下子鴉雀無聲,我只注意到他們的視線都停留在同一個地方。

原來艾莉白色的制服因為潑到水而呈現半透明狀,水藍色的內衣若隱若現,加上剛剛我因為過度慌亂,只知道拿紙巾往艾莉的胸口擦,讓她害羞的雙頰泛紅,只是右手橫舉胸前做遮掩,更顯得嬌羞。    

此情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有幾回阿……,不不不~你們剛剛幾個不是要英雄救美,現在怎個個面露淫相,我心里直罵卑鄙無恥齷齪骯髒下流賣國賊!  

這時籃球隊長反應倒是快,迅即脫下運動外套要給艾莉,十足展現了紳士風度。

本應如此……

那知隊長才一脫下,……呀!叫媽都來不及,那股汗臭味有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救命啊!快來個神職人員將它封印吧!

隊長一看眾人尷尬神情,趕緊道聲歉速速退場。

我看了看自己的外套,嗯~乾凈,昨天才剛洗好,還殘留著洗衣精的香味。

將外套遞給艾莉后,我再道了幾次歉離開了餐廳。

一出餐廳我只覺得難堪的要命,恨不得找個棺材鉆,只是漫無目的在街上亂走。

大概自己懊惱的表情連街上的路人也看的出來,不時有人投以異樣的眼光。

也不知道在街上走了多久,不知不覺已經走到自家大樓下。

我站在電梯前從口袋拿出了三顆糖果紙包裝的血凝膠原。

嗯嗯,心情不好還是吃顆糖果轉換一下心情,嗯?吃什么血型的呢,這種時候還是要O型吧。

「明…浩」

我嚇了一跳,并不是有人突然出聲嚇到我,而是這個熟悉又細膩的聲音竟然會在這里出現?

我猛然轉身,身后真的是艾莉!?

「妳怎么……會在這……」我緊張的差點嘴里的【糖果】掉了出來。

「我家住在這阿,我住十樓,你剛剛在吃糖果嗎?」

「這不是糖果,是……」我攤開手掌讓艾莉看了一下。

「喔~是血凝膠原,原來如此,嗯嗯。」艾莉點了點頭。

艾莉知道血凝膠原?那,她也知道我是吸血鬼了……,再怎么說由中央醫院發行的血凝膠原是用血液和其他營養素濃縮,為了讓吸血鬼在日常生活能調適養分用,而且以糖果的包裝樣式發行,如果沒一定的認知,是叫不出血凝膠原這名詞。

呵,看來我的青春在今天落幕了……。

我們一起走進電梯,我幫艾莉按了十樓,我自己按了七樓。

「對了,謝謝你的外套,我的衣服乾了。」艾莉把外套遞給我。

「不過今天真的很抱歉,弄濕了妳的衣服。」

「沒關係,你真的不用跟我道歉,我知道你是為了不讓橫沖直撞的小朋友受傷,才會不小心碰掉我的水杯吧。」

「妳怎么……」

「因為當時我的餐刀已經露出餐桌,很可能會傷到小朋友,所以你靠過來幫他擋住,不是嗎?」

想不到我的用意會被艾莉注意到,這點我還蠻驚訝的,莫非我們有心電感應?我暗爽了一下。

艾莉笑了一下,之后怯怯的用手指比著我「不過很不好意思,因為當時你靠了過來,我怕餐具撞掉了,所以伸手壓住了餐刀,于是……餐刀就插進你的大腿……」

蛤……餐刀插在我的大腿……。

欸!真的有!

「雖然這么說不是很有禮貌,不過知道你是血裔,我就放心多了,畢竟你的體質恢復的快。」

「呵……這沒什么……吃幾顆血凝膠原就恢復了……」

雖然死不了,但沒想到剛剛不知道的時候在路上走了半天沒事,現在知道之后痛到發抖……

「呵~你吃的滿口是血,好搞笑喔~」艾莉用手槍的姿勢指著我的嘴,超可愛。

「可惜這不是糖果不能請妳吃」

「嗯…說真的,我對糖果也沒興趣。」艾莉聳聳肩。

阿……是阿……所以意思是對我也沒興趣嗎…。

電梯門打開了,我家在七樓。

「那……掰掰啰……」我試圖假裝用腿傷拖延離開電梯的時間,不過似乎只多留在電梯里五秒。

「掰掰」艾莉道別后電梯門秒關。

唉……

咔~

「我對糖果沒興趣,下次請我吃巧克力唷~」艾莉雙手打開手掌做出喊話的模樣。  

咔~隨即電梯門又關上。

我握著拳雙眼透出閃亮「好!!」  

    標簽:糖果,咖哩,豬排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