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女巫搗蛋題:博愛座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09 閱讀: 字體:
女巫搗蛋題:博愛座

頭頂上的暖空氣流動著,氣氛卻十分凍人。

咄咄逼人的聲線正以高頻的姿態在擁擠的人群中張牙虎爪,來來回回地搧人巴掌。「現在的年輕人啊......」

她在兇狠的老虎們面前只能低下頭,用著微弱的聲音為自己辯白。「不是的......我真的......」

「這么年輕就懷孕啊?一個女孩子這么放蕩還真是不要臉!」

「肯定是在騙人啦!現在年輕人很愛騙人的!」

「為了有位子坐這種話也說得出口!真是不要臉!」

「都不懂尊重長輩,以后你老了就知道!」

「年輕人真的是沒救了,像我們以前哪敢這樣?」

「有你們這些人,臺灣要滅亡了啦!」

彷彿數十只手拉扯著她,戳、揉、捏、打。

捷運啟動的聲音、穿越隧道的聲音,那侵入腦中的低頻與酸言酸語的高頻彼此交互著。

到站的廣播聲、關門前的鈴聲、彼此爭執的罵聲,一再再打擊著她。

腹部的疼痛讓她再說不出話來,冰冷地刺傷了她所有的皮肉。她可以感受到有人護著她,但是仍敵不過那些惡意的攻擊。

她掙扎著,為了肚里的小孩。

直到一道溫熱流下,她最終閉上了眼睛。

電視新聞重複著播報著同一則新聞,鉅細靡遺地播報著當時的情況跟現在的狀況。

一名懷孕初期的女子因身體不適坐在博愛座上,卻遭到兩名婦人惡意的言語羞辱與肢體攻擊。幾名路人見此狀況趕緊阻止,婦人卻變本加厲大聲咆嘯,與其他人幾度發生肢體沖突,在站方人員與警方趕到之后將中途昏倒的女子送醫。急救后人沒事,但孩子沒了。

女子的家人不忍讓女子再被追問失去孩子的事情拒絕了所有的採訪,反倒是婦人們第一時間站在鎂光燈前,指責見義勇為的路人害他們受傷。

「她是很可憐啦,但失去孩子又不是我們的錯,搞不好她本來就有問題啊,我們也不知道她懷孕。年輕人本來就應該讓位啊!她那么年輕,也拿不出證據我們怎么知道?那些其他人也搞不清楚狀況就跑來打我們,我們也都受傷了很可憐耶!」

這一席話讓原本就很嗜血的記者大肆報導,大量的點擊率與大量的留言沖著婦人而來,原本就一直存在著的博愛座存廢議題再度掀起,因為牽扯到一條生命,議題的熱度已經到了政治人物都不得不正視、表態的程度。

短短兩天,廢除博愛座的公共政策提案已經超過了一萬六千人附議。

有支持肯定也有反對。許多人也有反對的聲音,甚至說要發起守護美德、守護博愛座的游行。兩派人馬持續爭論不休,年輕世代的人幾乎一面倒的支持廢除博愛座,而反對廢除的極大多數是老一輩的,儼然演變成世代的戰爭,在網路與現實中不斷地燃燒著。

「真不是我要說,年輕人真的是太糟糕了!」婦人拉了拉她的帽子,壓低了聲音,她可不想被認出來。

「就是說啊,好像都是我們的錯一樣!我們又沒有對她怎樣,就『輕輕』拉她一下而已她就流產了!絕對是她自己有問題啦!」

「哼,不敢在記者前面講不就心虛嗎?笑死人了!」

捷運門一開,不管后方的排隊人潮,兩名婦人立刻朝向深藍色的、空著的座位跑了過去,一屁股坐了下來。

「流產好像很了不起一樣,顧不好就不要生啊!拜託,當我們沒生過孩子喔?」

「我都生了三個了,難道還不懂?反倒現在年輕人明明都不想生咧。」

婦人見坐斜對面一名戴著耳機的年輕男子瞄了她們一眼,立刻回瞪過去。年輕男子別過頭站了起來,離開了她們視線範圍。

兩人對望,輕笑了出來,繼續聊天說笑著。

「不好意思。」兩人聊得正歡,突然一道女聲插了進來。兩人抬頭一看,女子扶著另一名臉色十分蒼白的人看著她們。

「我朋友突然貧血,可不可以讓一個位子讓她休息一下呢?」

婦人癟了癟嘴,接著拉起了微笑。「不好意思喔,我人老了,腳還受傷了,真的不太方便耶。」

「是這樣啊真不好意思。」

婦人的同伴見她們離去,立刻笑了出來。

「我們可沒說謊。」婦人同伴望向褲管,里頭有個結痂的小傷口呢。

「不好意思......」

二次被打擾讓婦人有些不太開心,不爽地轉過頭,卻見著了一個拄著拐杖的男子,用和煦的笑容望著她們。

「方便的話可以讓個位子給我嗎?」

「搞什么今天這么多......」婦人碎嘴道,正打算用一樣的藉口回絕。「我......」

「我知道啊,妳的腳受傷了嘛。」

「咦?」婦人們詫異著。那為什么......

「所以我想,我用我健康的這只腳跟你換。」

「你在說什么?神經病嗎你?」婦人的同伴反駁道。

「沒受傷的話,就不可以坐那個位置了!所以我跟你換!」男子溫和的表情已消失,取代的是貪婪。

男子伸長了手,抓住了婦人同伴的腳。她放聲尖叫,抬頭才發現不知何時,車廂里的男女老少們全部、每一個都受了傷。有的是頭部、有的是手臂、有的是脖子;有的坐著輪椅、有的拄著拐杖,缺手缺腳的都有。他們都貪婪地看著她們。

「怎么回事啊?」兩人想要起身,卻沒有辦法。望向門上的跑馬燈,卻什么也沒顯示。

超過五分鐘還沒停靠下一站,為什么她們沒注意到?

一名小女孩跑到了婦人同伴身邊,抓住了她的手,指甲深陷進去,痛得她大叫,急忙甩開。女孩被摔在地上后,右腳像爛泥掉在地上,她卻欣喜若狂。

「腳壞了!腳壞了!還有手!」她再度用一只腳跳向她,攫住了她的手。「我要這個這個!這是我弄壞的!是我的!」

接著用非人的力量將那手臂轉了兩圈扭了下來,她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

「救命啊!救命啊!為什么?警察呢?」婦人嚇得哭了出來。

女孩就在自己的面前,不靈活地將拔下的手臂轉啊轉的硬塞進了接縫處,而那不協調的、染滿鮮血的小小手臂上方露出的骨頭,深深被嵌在那同伴粗壯的上臂肉裏固定住。

怎么形容那地獄般的景象?耳邊不絕于耳的尖叫聲與哭泣聲,滿地的鮮血竟然看起來已經不是那么可怕。拄著拐杖的男子也已經將她的腳卸下,裝上了他那只健康壯碩的腿,有著發達的大腿肌與小腿肌,接縫處有燒過接合的痕跡,空氣中有燒灼的味道,血仍浸紅了運動鞋。

下一個會是她嗎?

「為什么......」同伴無力地說著,卻沒有人回答她,她的身軀滑下了那深藍色的椅子。

婦人決定冷靜下來,她轉頭看向那些人。「可以告訴我為什么這么做嗎?」

車廂靜了下來,所有人盯著她看。一名瘸著腿的老公公笑了笑。

「博愛座會挑選『最需要』它的人,而你們被選中了。大家讓你們『恢復健康』的話,你們就會失去資格,大家就有機會坐它了呀。」

「我們......不坐了,我們很健康!我們不用博愛座!」婦人無法克制地流著淚,拉起衣袖跟褲管,也動了動她的雙腿跟雙手。「你們看!」

大家聚集到了她的面前,細細查看,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難道不是腦袋壞了嗎?」男聲輕笑。婦人看過去,是那名見過的,戴著耳機的年輕男子。

眾人突然恍然大悟地看向了婦人,她開始掙扎想要離開座位,卻依然無法離開。「不可以!這太沒有邏輯了!你們不可以這樣!為什么我離不開?」

「妳以為妳進入的是什么世界?」男子拉下他的耳機,雙手抱在胸前。

「這里不需要邏輯,只需要規矩。」

男子笑著離開了她的視線範圍,車廂于是開始騷動。

「博愛座是我的!」

「胡說!那是我的!」

「你們要讓位給我才對!」

吵雜的聲音淹沒了婦人的求救聲,她見著眾人涌上,博愛座如期名般博愛,像對待愛人擁著她不曾放開,直到她的視線被血紅淹沒。

「真希望博愛座可以廢除。」正午的新聞播著關于博愛座的相關新聞。

不過僅僅一則。

臺灣的新聞再度被其他的事件蓋了過去。

博愛座的議題還是不了了之,明明曾經一條未出世的小生命逝去了,仍敵不過時間。我相信政治人物也是知道的,所以有些事拖過去就行了,不必要改變什么。

所以這些病態的觀念才更無法改掉。

白色波斯貓趴在窗邊曬著太陽,彷彿毫無興趣望著發出聲響的風鈴,甩了一下尾巴。

我覺得留著不錯。」

拉下鐵門,我清點著架上的貨,銀髮少年突然插了這么一句。

「什么?」

「博愛座。」他吸了一大口我手打的番茄汁,滿足地吐出了一口氣。眼珠子估溜地轉了一圈,露出了魅惑的笑容。「搞不好會養出什么吃人的博愛座。」

他跳了起來,一轉眼坐在柜檯上。「那樣很好玩。」

「別坐在上面。」

「我才是老闆。」

「......」

我真心希望,博愛座最好盡快消失,吸血鬼的「好玩」也是。

    標簽:博愛,婦人,的人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