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吸血鬼搗蛋題:神秘男人你是誰》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09 閱讀: 字體:
《吸血鬼搗蛋題:神秘男人你是誰》

「傳說中,在很久很久以前,吸血鬼曾佔領過人類的土地,在地球的各個角落都曾發現過他們的蹤跡,但是只要遇到陽光他們就會消失無蹤,所以他們只能躲在黑暗的山洞里過活……」慕齊雅捧著手里的書細細讀著,并訝異于孩子們的乖巧,她推了推黑框眼鏡,抬起眸望一眼底下,所有孩子都對她所說的故事非常感興趣,現下看著他們癡呆望著自己的眼神,她心里已是大笑三聲。

吸血鬼,這個如今已是卡通才會用上的幻想代名詞,其實正是慕齊雅本人。

她沒有想到這世上竟還有如此愚笨的故事書!真是把吸血鬼都當成什么野人了!

「所以小朋友們,你們一定不能自已走去森林里喔~知道嗎?吸血鬼可能就會過來抓你們喔!」她此刻就算在心里翻了無數個白眼,還是得把好的一面展現在小朋友面前,否則她的名聲可就不保啰。

「知道~」幼稚園的孩子們都非常聽話,講到圣誕老公公阿、吸血鬼阿、或是超人、蜘蛛俠等……這類全世界都嘖嘖稱奇的電影情節,他們就會立刻安靜下來乖乖聽故事。

「好~今天就上課到這里,下課!」「耶!」直到慕齊雅說完話,小孩子們才開始動身,亂跑的亂跑,畫畫的畫畫,玩玩具的玩玩具,看著他們都開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后,慕齊雅終于鬆一口氣,收拾完故事書后慢慢走回辦公室,跟同事聊一下天,麻煩同事代一下小朋友回家的事宜,便踩著高跟鞋霸氣地走出校門,頭也不回地瀟灑離開。

其實她壓根兒就不想來幼稚園,這件事的幕后主使──就是她的母親,也是目前吸血鬼族里的首領之一。母親是這所幼稚園的創辦人,在她還沒出生前,母親可是稱霸幼稚園界的響噹噹人物,有獨特的教育機制以及完善的學程方案,讓家長都很放心地把孩子送來母親的幼稚園。

今天也就因母親不在國內而讓她代一下班,這樣也令她語出不耐。

「真是不爽快……」慕齊雅噘起粉嫩的小嘴嘟嚷著,「今天一定要喝紅酒喝到爽!」

※       ※             ※

昏暗的光線,投射在臺上舞動的各種人們,震耳欲聾的音樂聲,煙味與酒味濃烈至極,此處是一隔音極好的地下室酒吧,慕齊雅就坐在角落里,豪飲著一罐一罐的紅酒,等到調酒師發現都已驚訝到下巴都快掉地上,他們從沒看過這么會喝酒的女人。

這三腳貓功夫也叫厲害?她想跟他們說,世上會喝酒的吸血鬼可多著呢。

是,如今吸血鬼并不處于黑暗的山洞里,他們同人類交好,只要他們不說,根本不會有人類發現他們身分異常。

他們如今的生活型態就與人類沒什么兩樣,但他們的精力消耗得會比人類來的快些,需要靠補充鐵質類的食物來攝取養分。

比如紅酒、番茄汁……等等。

所以慕齊雅這小小的功夫其實只不過是在吸取能量罷了。

倏地,一位看起來高貴又帥氣的公子哥逕直向她走過來,「嗨!我能請問貴小姐尊姓大名嗎?」有禮貌地先行打了招呼。

「那你先報上名來。」慕齊雅用她性感的貓眼注視著這個男人,他是混血血統,漂亮的藍眼睛,還有蓬鬆金色捲髮,男人的嗓音卻讓慕齊雅十分熟悉,但她不確定是什么原因。

「我是藍向宇。」男人燦爛的笑顏可真是煞到了慕齊雅。

「我是慕齊雅,很高興認識你。」女人抬起下頷,也笑著對男人說,邊甩了一頭亮麗的黑髮,再輕撥些許散落的細髮至耳后,所有動作看上去都嫵媚至極。

「我剛才看妳一個人在這里喝悶酒,想說妳可能心情不好,我們可以一起喝或是聊聊天。」藍向宇手里也握著一杯伏特加,可惜不是紅酒,混酒會醉的機率比只喝紅酒高出許多。

「呃,我就是對……心情不好,哈。」慕齊雅乾笑出聲,這種態度會讓人誤以為是心情糟糕到不想說出來的寂寞孤單需要人陪之女性。

「那我就更應該有責任陪妳喝酒了。」男人隨意地向調酒師要了杯教父(COD   FATHER),而女人也跟隨男人拿了一杯相同的調酒,要是隨意就要了教父喝,可是會頭疼的,這酒精濃度有30%之高。

慕齊雅覺得這男人深不可測,才喝了伏特加現又叫杯威士忌為基底的調酒,他如果不是吸血鬼絕對會醉倒的,可他現在又這么隨意地與她聊天……

「慕小姐,怎么了嗎?」藍向宇正和她聊得起勁的同時,就看出慕齊雅對他的不確信與疑惑。

「啊,沒事,我們的酒都來了,先來乾杯吧!」慕齊雅還是以大家閨秀的態度來向男人表示她的誠意。

「乾杯!」

兩人皆飲下半杯的程度,慕齊雅一點事也沒有,相同地,藍向宇一點事也沒有。

「慕小姐今天怎么有空來?」

「啊,今天不是星期五嗎?總是要來坐一下喝酒才能有休息的感覺啊。」

「說的也是。」藍向宇笑著又酌飲下一些。

「那藍先生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上班族。」

「喔,工作上有遇到什么難事嗎?不然……?」

「哈哈,也就那樣啰,上頭一直發命令下來實在是太頭痛了!」

「啊,是這樣……」慕齊雅也跟著酌飲了一口,火辣辣的感覺在喉頭涌出。

「妳一個女人怎么那么會喝酒啊?啊!抱歉,是不是有點失禮?」

「你既然都問了就不怕失禮,我就當然不會那么覺得阿!嗯哼,其實我的喉嚨有塞海綿,這樣我就不會醉到倒地不起。」慕齊雅真誠回答的眼神都快讓藍向宇相信她的陳述。「哈,騙你的啦,怎么可能啊又不是在說故事……」她自個兒撇了撇嫩唇,嘴角微微翹起。

「妳這女孩真是捉摸不定啊。」

「你也是阿,那為什么你也喝不醉?」

藍向宇沉默了半晌,「因為我是吸血鬼啊。」他淡定的神情加上淡定的語句讓慕齊雅完全想相信他說的話,但她還是因為他說的話眼眸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信?或是不信?

「你還相信這世上有吸血鬼的事情?」

「信啊為何不信,吸血鬼也是人啊。」他笑著對她說,邊把一整杯的教父飲盡。

「你……果然很奇妙。」慕齊雅很容易被別人帶偏方向,只要是世人,無論誰跟她說到吸血鬼她就極為敏感,更何況是這個人偏向人鬼平等的真誠答覆,這可是全世界吸血鬼最想聽到的話,感動再加上一點淡淡的欣賞,慕齊雅的臉上浮出兩片紅暈。

「慕小姐,妳的教父還沒喝完呢妳就醉了嗎?」他望著女人深邃的五官,細緻的肌膚,再加上雙頰的自然蘋果肌,簡直是女神代言人。

「啊,我沒有醉啦,哈哈,應該是太熱了……」慕齊雅很不會講謊話,一講謊話雙頰的紅暈就又更加明顯了。

「妳需不需要去外面吹吹風?我陪妳?」一個陌生男人的盛情邀請,她像是被勾了魂似的,「好…好吧。」

她覺得藍向宇很熟悉,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         ※           ※

走出酒吧,呼吸新鮮空氣,與里頭十分不同的是,沒有震耳欲聾的音樂聲,沒有壓抑自我的煙味與酒味,一切都在出來后得到了救贖。

「有沒有好點?」藍向宇非常誠懇急切地問道。

「嗯……謝謝你。」

「沒有的事。」他笑說。

「你怎么都不說多一點你的事讓我了解你多一點呢?」慕齊雅可能是喝多了,想盡辦法要了解這個她有點熟悉又看起來像是沒見過的男人,忽地她才恍然發現自己方才說了些愚蠢的話,雙頰又不知不覺成粉嫩的蘋果。

「妳想了解我多一點嗎?」藍向宇依舊笑著對她說道。

「嗯。」

這個男人終于想要跟她說點什么有興趣的事情了。

不過就在慕齊雅這樣想的同時,藍向宇不知為何轉過頭去背對著慕齊雅,竟將頭頂上的金色蓬鬆卷髮拿下,里頭隱藏的是俐落短黑髮,還有連同一張人工皮訂製的人臉模型,和藍色的隱形眼鏡一同摘下。

慕齊雅就算背對著他,也都看到他在將自己變身的一連串動作,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瞪著美眸連話都說不出來。

藍向宇倏地快速轉過身,環抱起那個根本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青梅竹馬,「啊!放我下來!」慕齊雅知道自己在他身上時已經為時已晚,她終于看清他的身分,這個可惡的家伙!

「小雅雅有沒有想我啊?自己在家里有沒有乖乖?有沒有餓肚子?今天我陪妳喝酒開心嗎?」這個名叫藍向宇的男人竟開始不安分起來,叫她小名還擅自環抱住這個女人。

「向天,你這只豬,X的,你回來為什么都不告訴我?」慕齊雅以著火般的焰眸瞪向她頭上那個壞笑的男人。

「因為我要給妳驚喜啊!妳這個見色忘友的家伙,就這樣要跟戴假髮的男人走了?真的是很該打耶!」『啪──』

「啊!你怎么可以打我屁股!」

「因為妳是我的,沒有人能搶走我的小雅雅。」男人親暱地在女人額上吻上一吻。

「不行!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于是男人就這樣將女人給打包帶回家,行使著只有他能行使的權利,然而吸血鬼的故事就會再緩緩啟開……。

    標簽:吸血鬼,男人,我是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