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小幽靈搗蛋題:我等待著妳來找我,讓我向妳說對不起》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08 閱讀: 字體:
《小幽靈搗蛋題:我等待著妳來找我,讓我向妳說對不起》

    「真沒想到,我和妳會再相遇,而且是在這樣的場合下,可以說是……命運的安排。」

    我尷尬一笑,「是啊,妳和電視上不太一樣,本人比較漂亮。我該怎么稱呼妳呢?」

    「用藝名,」茗卿雙手環胸、皺眉,「客套話就別說了吧,等下不準走,結束后,我們聚聚,聊一聊。」說完,逕自走去找導演談話,準備拍攝。

    她的語氣兇巴巴的,我不覺得她想和我好好聊聊。

    我嘆口氣,通知來得太晚,我昨天才知道,原本一起合作參加拍攝的女演員,竟然換成茗卿,想退出都沒辦法。

    她很快就拍完了,我聽到幾個工作人員講:「兩次就搞定,太神啦!」

    名演員實力果然堅強。

    她經過我身旁,捏了下我的上手臂,瞪我一眼,像是在警告我別想逃跑。

    拜託,我哪敢跑呀!

    換我進去房間,我向導演打招呼。

    導演對我說:「蝦妃,等一下妳就像妳影片那樣,自然地把妳的那段經歷說出來就好,不一定要照稿唸,OK?」

    「好。」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見到她的關係,我一直卡詞、發音不清楚,對鏡頭有些畏縮,接連NG好幾次,導演人很好,沒有怪我,叫我出去休息五分鐘再進來。

    「拍好了?」她問。

    我搖頭,「休息五分鐘。」

    「講個故事都講不好,虧妳還是個網紅,妳不早點結束,我們怎么去吃飯?」

    聽到前半段,我感到很委屈,后半段則讓我心情複雜。

    我再度進行拍攝,中途因為想哭,聲音變得哽咽,甚至有稍微停頓。導演卻說這次很棒,沒問題。

    我走出門外,就看到茗卿在等我。

    「妳怎么來的?」她問。

    「朋友載我來的。」

    「妳朋友有在這附近等妳嗎?」

    「沒有。」

    她勾著我的手,帶我到地下停車場。

    「這是?」

    「搭我經紀人的車。」

    我乖乖上車,跟她到某間餐廳的包廂,我剛在拍攝時,她就已經事先訂好。

    桌上有瓶紅酒,看來也是她要求的。服務生為我們開瓶、倒酒,記下我們點的菜,便離開包廂。

    她開口:「我們好多年沒見了。」

    「是啊,從國中畢業后,我們這還是第一次見面。」時光過好快,轉眼間,我和茗卿都二十八歲了。

    「沒想到,因為這次的拍攝,我們才能再碰面。網紅的工作怎么樣?」她用手理順自己的頭髮,直盯著我瞧。

    「就是還夠用,讓生活過得下去而已。」

    「我不是談賺錢這部分,我賺的錢比妳多,才不在意這個。」是啊,她可是電視劇、電影的常任女主角,媒體的寵兒,怎么會想知道我賺多少錢。

    她補充,「我是指當網紅有趣嗎?」

    「要講真的?」

    「喂,廢話,妳以為我閑著沒事做,來聽妳說謊啊!」茗卿的臉變得像惡魔一樣。

    「好好,我只是問問,別生氣。答案是不有趣,現在變得不有趣了,一切都變得制式化,不自由,為工作而工作,我覺得……很煩。」

    她低聲笑著,「妳這番話,我都錄音啰,要是做點小處理再放出去,妳的粉絲會怎么想?」

    我瞪大眼睛,手指著她,「妳……妳居然……」

    「我開玩笑的,喂,妳怎么啦?」

    我捂嘴,流下眼淚,她遞給我衛生紙,我想擦乾凈,淚水卻不停涌出。

    我去了廁所,用水洗洗臉,情緒有稍微平復,但眼淚卻還是斷斷續續留著。我看著鏡子,她跟了進來。

    「妳怎么了?」她認真注視著鏡中的我。

    「妳先出去,出去再說。」

    等我準備好,回到餐桌,菜已經上好了。

    「先吃吧。」

    我夾了一塊肉,放進嘴中。

    常有人說,人在緊張、心情不好或是狀態不對時,吃東西都沒有味道,彷彿在嚼蠟,不過,這道理,現在我總算知道未必是對的,這肉吃起來美味極了。

    「我剛不過就開個小玩笑,不至于哭成那樣吧,還是妳真的很怕失去工作?」

    我搖頭,「我以為,妳很討厭我,尤其這次我們都還當『反霸凌大使』,妳心里應該很不滿吧?」

    她詫異,「怎么可能?如果我討厭妳,怎么還會邀妳來用餐?」

    「反霸凌大使,我根本就不配,妳不這么想嗎?」講著講著,我聲音變得哽咽。

    她輕笑,我卻覺得這笑容有些勉強和落寞。

    「導演大概不知道,我和妳講述的經歷,都和某個人有關吧。我今天會邀你來,也是想和妳說說她的事。」

    我曉得她說的是誰,是葉芯琪,我們同班三年的國中同學。

    「妳和她還有聯繫嗎?」我問。

    我們畢業后,其實,我就和這群國中同學沒再聯繫了,這是我自己造成的。因為升上高中,又會遭遇新的人和環境,我不是會花費力氣,去特別維持人際網絡的人,所以,我不主動聯絡國中的同學,當然也沒有人來找我,甚至,在路上也沒有剛好遇見過他們,害我一度懷疑,大家是不是都恰好搬去外縣市了。

    高中升大學也一樣,也是和高中同學不再往來。

    「妳先做好心理準備。」

    她這樣說,我大概就明白有哪幾種可能性。

    「她去年過世了,因為癌癥。」

    出乎意料,我感到很平靜。

    「妳知道嗎?她一直等待妳自己主動去找她,她才能當面向妳說對不起。」

    「為什么?」

    我無法理解,該道歉的人是我才對。

    國中那段時光,我至今仍無忘懷。

    葉芯琪是個性子較陰沉,很文靜的人,老是默默看著書,有時候找她聊天,會沒辦法聊起來,她總是會講些奇怪的話,因此,她就被班上同學孤立、排擠了,直到畢業都沒有好轉的跡象。

    她唯一的好朋友就是茗卿,不過,茗卿并沒有連帶被疏離。

    那時候的我,連續當了好幾屆班長,大家覺得我做得不錯,可是,這不代表我人緣就很好,班上的同學只是希望,有個人可以負責處理麻煩的事務而已。

    我身為班長,在當時看到葉芯琪的情況,應該要挺身而出,調解她和大家之間不和睦的關係,幫助她融入群體。

    茗卿為了葉芯琪,經常來找我,要我想想辦法,然而,我到最后都在故意假裝中立,只有旁觀而沒有做出任何行動。

    可我和葉芯琪,還不只有這樣……

    「她對妳感到很抱歉。」茗卿說。

    「她有什么好抱歉的……都是我不好……」

    「紓霓,妳還記得芯琪向妳表白的那件事嗎?」

    「我怎么可能忘記。」

    那是在高三上學期發生的事情,某天早上,我在我抽屜發現一封信,純白的信封上,貼了一個愛心貼紙。

    我謹慎地打開,讀完后,發現是葉芯琪寫給我的情書,下學期就要考基測了,在升學的壓力下,我不想再耗費心思處理這件事,便把情書交給導師。

    導師在午休期間,叫我和葉芯琪到她的辦公室去,葉芯琪表情驚訝,眼神和平時的溫和不同,凌厲許多,似乎在責怪我為何跟導師報告。

    導師問她是怎么回事,在窗邊陽光的照射下,她的臉顯得蒼白,她只是一個勁地回答,是惡作劇而已……是惡作劇而已……

    我低頭,不敢再看她,全身發熱。我把她珍貴的心意給踐踏了。

    那個時候,同性戀還沒有像現在一樣,比較容易被理解或接受。

    所以,導師后來又有找我們的家長來。因為這件事,導師對我和葉芯琪的態度變得有些不友善,甚至,國三下我又被大家選為班長,班導卻找理由,讓我休息,最后,我一個干部也沒選上。

    「后來,她跟我說,她長大之后仔細想想,覺得那其實只是一時的迷戀,可是,對妳這種愿意服務大家,既認真又負責任的人來說,會不會就因此惦記在心里,走不出來,導致妳的人生也受影響。」

    我瞪大眼睛,「妳是說?」

    「芯琪一直都認為做錯的是她,她對于國中怎樣絲毫不在意,卻只怕那次表白的事件毀了妳。她覺得自己很惡劣,因為國中的無知行為,而可能害了一個人。」

    「我沒有任何一個知心的朋友。」

    我不曉得為何這些話會脫口而出,我不想怨懟,也不想將自己的孤僻,怪罪在死去的葉芯琪身上。莫名地,我感到委屈,耳邊又聽到葉芯琪說,是惡作劇而已……

    茗卿從對面坐到我身旁抱著我,親了我臉頰,我轉過頭,看著她。

    「剛才就說過,要妳做好心理準備了。真正愛妳的是我,我也……當時,我常因為芯琪的事去找妳,那其實是我找的藉口,只是想多和妳相處,但因為芯琪想向妳告白,我就一直壓抑著,直到現在。」

    她們都擅自不把話說清楚,又擅自說著想說的話。

    我迷失了。

    「至少我們都還在,芯琪也是,我們不會忘了她。」茗卿說。

    我靠在她懷里嚎啕大哭。

    是的,沒有誰有錯,也沒有誰害了誰,每個人都不過是,做出自己認為對的選擇,逃避自己不敢碰觸的東西而已。

    「那個……我們下次再來吧。」我對茗卿說。

    標簽:我和,國中,我不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