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外來老婆(3) 離家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7-07-17 13:34:08 閱讀: 字體:

上回說到幾個月后的一個夜晚,我從妹妹家回到自己的家里待產。

回到家里,我更是不能出門的。好在等待的時間并不長,兩天后的一個下午,婁和整棟房子的人都去本隊的一個辦酒的人家那里去做客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家。也就在那時,我的產前陣痛開始了。開始還隱隱約約的痛,慢慢的就越來越痛,我只好睡在床上,一個人拼命的用力,雖然我在家時生過女兒,可那也是在醫院生的。天黑了,婁回來看到我一個人滿頭大汗的睡在床上,我告訴他要生了,婁就趕緊跑到辦酒的那家人,大聲叫他的哥哥嫂子回來,說家里的小豬掉到茅廁里了。嫂子回來了,看到我的情形,就給我煮了一碗帶辣椒的蛋,我吃了還是好一點,可是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我就是生不下來。我一用勁就大聲的叫,哥哥卻叫我不要出聲,說怕別人知道。都到這時候了,哥哥還說這種話,我心里很冷。我越來越沒力氣了,婁看到不對勁,就準備椅子,說要把我抬到醫院去,但他的哥哥卻說我們沒錢,還是不要去,人命關天的時候,他們擔心的還是錢,好在到了天差不多亮了,老天保佑,我下到樓上,一用力,“啪”孩子掉到了樓板上,生下來了,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氣。

兒子的到來為我們家帶來了生機和希望。我不再病秧秧的,婁的干勁也越來越大了,我帶著兒子也開始做事了。有一次我出去做事,剛會爬的兒子在家睡覺,我把他留在家里,回來時他從樓上的床鋪爬到了樓下的門邊,想起都感覺后怕,這么小的孩子如果稍注意,就有可能從樓梯上摔下來,后果不堪設想。后來我不管去哪里做事,都把孩子背在背上,到了土里墊上布讓他自己玩,我一邊做事一邊看著他。慢慢的我也學著種菜賣了,什么豌豆苗,什么蔥,蒜、、、、、、有什么我就去買什么。高廟離趕場的地方遠,賣菜的先一天不管多冷,我都得把菜洗好,第二天天不亮就起來,背上菜,一個人打著電筒走在通往市場的路上,走一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市場,往往我到了市場天還沒亮。一路上很少有人家,天不亮哪怕有人家也是寂靜的。有一次我打著電筒,看到不遠處有個影子,慢慢走近才發覺哪只是一個稻草堆,但我還是嚇一跳。有時下雨我的衣服都打濕了,但都要賣完回去。有一次一個當老師的親戚,看到我那么早就去買菜,很吃驚,我把菜給他,他不要,過后他跟他的家人說,他該把我的菜買一些回去,我很感動。我種花生,花生摘下來后,我就把它洗凈煮熟曬得脫皮,然后拿街上去買,不管我拿多少,很快就會被人搶完,我只管數錢就行了。我種辣椒賣,一天一背簍,也賣得很好,每天早上去,他們做事的有時還沒吃早飯我就回來了。我賣東西也不是要很高的價錢,東西又好,只要合適就賣,所以我種的東西都買得很快。冬天我種了大片的白菜蘿卜,市場上賣不完,我和婁還把菜通過熟人賣到了學校。婁也是有人叫他就去幫人家做事,我們的收入越來越多,條件也在一點點改善。日子眼看著一天天好起來了,我們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可是一天,村里的一紙罰款,就把我們的夢想擊得粉碎,因為我們不是合法夫妻,我們的孩子是非生子,村里要罰我們一萬的罰款。對這個一貧如洗的家庭來說,一萬是一個天文數字,我們一下子被推到了地獄。我事也做不下了,婁也莫名的煩躁,當有一天下午我們的爭吵升級到了頂點,婁順手拿起柴刀要砍我,我一下子就冷靜下來了,我退了。我清楚的認識到,這個家是不能呆了,于是在第二天,我趁婁不在家,我就把孩子給他嫂子帶一下,我只帶了一瓶白糖借機就走了,因為哪怕當時,我們的家境也是一分錢掰成兩分用,沒有一分多余的錢。我當時唯一的一個想法,就是無論如何都要離開這個家。我還是走過山路下山坡,再走公路,我沿著公路一直往縣城的方向走,我就不信天下那么大,沒有我的容身之地。路上的車來來往往,過一輛我攔一輛,可我一直走到天黑,都沒有一輛車為我停留。天黑了一會,有輛貨車經過,我隨手一招,他停下來了,問我去哪里,我說我要去縣城,他看了看我的情形,就讓我上車了。我坐在貨車上,司機問了我的情況,我把事情大概說給他聽,司機很同情我,到了縣城,我下了車,我沒有車費,只有一個壞的手表帶在身上,問司機當車費行不,司機說不用,他只當做一回好事,我記住了那個司機。到了縣城,我去投奔一家親戚。那時禮找了女朋友,是在縣城醫院住,我就一路打聽到禮的女朋友家,禮不在家,禮的女朋友珠,看到我的到來,很吃驚,那晚我在珠家住,后來的幾天我就在珠的帶領下去找工作,因為在高廟的家做了幾年,人又老,又土氣,看上去笨手笨腳,甚至有點木納,所以找工作很難。幾天后,我找到一份保姆的事做,說好兩百塊錢一個月。我每天要做很多的事,除了帶孩子,做家務,他們是做燒臘的,還要幫他們洗肉,煮燒臘。那時我的兒子還小,幫人家帶孩子我總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孩子,我沒有笑容,也沒有活潑的性格,孩子不喜歡我,做了三天,老板說他另外找到人了,我可以走了,沒辦法,我說走可以,但必需開工資,老板說我孩子帶得不好,事也做得不好,沒有錢,我就說不給工資我就不走,最后老板拿了二十塊錢生氣的讓我走人。我又失業了,剛好那時婁通過珠找到了我,要我回家,想起婁在家要砍我的情形,我說回家可以,但是回去后,我們就把孩子一起帶出來,那么窮的家還要罰一萬的款,一輩子都翻不了身,婁說到時看,我說一定要出來,否則我就不回去,婁和他的姐夫哥把我架上了車,我要婁答應出來,否則我就從車上跳下去,婁最后答應了。回家后,我們就著手把糧食賣了,把玉米賣了,把紅薯打成粉,豬也賣了,能變賣的都賣了,最后把帳還了,把銀行的貸款款還了,只剩下去打工的車費了。在那個高廟的家呆了五年,回來時一無所有,出去依然一無所有。后來當我看到一句“農村真窮,農民真苦,農業真危險”,我深有感觸。我們一副壯士一去不回頭的決心,一家人帶著簡單的行李,離開家來到了縣城。開始了我們打工的第一程。

五年,高廟的五年,我人生中最苦難的五年,就像曾有個人說過,人生就像田坎,一節田坎三節爛,有時好有時壞,只要熬過去了,以后的路還長著呢。后來所有的苦我都不感覺苦。真感謝高廟那苦難的五年。它是我人生的寶貴財富。

    標簽: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