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短篇-《虐心》/這是個很直白的題目,喜甜文者慎入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45 閱讀: 字體:
短篇-《虐心》/這是個很直白的題目,喜甜文者慎入

「如果有一天,你忘了我呢?」女子趴在樹枝上,看著下方的少年,用玩笑般的語氣說道,她青衫隨風舞動,三千青絲同瀑布般垂將下來,女子此刻正把玩著一朵盛開的薔薇花

「阿尋,你在和我開玩笑呢!」少年抬頭,對上了那雙飽含笑意的紅色眸子,那雙眼睛寫滿了對他的深深愛戀,女子如精靈般尖細的耳朵和常人略異,而樹下,她的倒影中,還有條似是尾巴的黑影甩來甩去

「哼哼!量你也不敢忘,不然看我一爪子撓死你」尋樂揚起巴掌大的小臉,俏皮的說道,忽然一只麻雀自她身旁竄飛而起,尋樂一嚇,登時跌下了樹木...

不似想像般的疼痛,尋樂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對上了一雙無奈的墨瞳,「你啊!一只狐貍還怕麻雀做什」原來少年恰好接著了她

「臭阿言!這還不是那麻雀突然飛起!」尋樂從他懷中跳起,背過身去,哼!不理你了!

柳卿言噗哧一笑,無奈的說道:「好啦!別耍脾氣了,讓我看看你有沒有受傷」話一說完,就見尋樂飛快的轉身,朝自己懷中撲來

「來來來!阿言你給我檢查檢查吧!」尋樂眼中盡是溫暖的笑意,不過,她沒見到少年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阿尋」柳卿言話中帶著一絲凝重,「我明日便要進京趕考了...」

感覺到懷中女子僵了一僵,「那你,什么時后回來?」尋樂抬頭,不捨的看著少年,她怎就忘了...阿言已經在這山林中和自己相處了兩個月,當初,他也早已告訴自己,他是要進京趕考的書生...

「三年,三年后的今天,我會回來迎娶你,無論你是人是妖,無論世人怎地看待你,天上地下,我柳卿言只愛你一個」少年在尋樂額前印上一吻,溫柔的說道

「好,我等你,無論是三年,還是三十年,我都等」尋樂緊緊的抱著少年,隨后,她不知從何拿出了一包包袱交給了柳卿言,想當初,自己就是因為好玩,藏了他的包袱后,才造就了這段美好的緣分,少女的唇不自覺地揚起

柳卿言接過包袱,刮了下尋樂的鼻子,「我要走了」他的語氣帶著濃濃的不捨

「等等!」尋樂拉住了他手,將腰間繫著的白玉解下,放在柳卿言手中,「一切順利」女子露出了一抹笑

柳卿言握緊了手中白玉,溫溫的,竟是塊暖玉,「等我」他道,彷彿還未離去時,便已留下了無數的思念...

...三年后——

一支羽箭插在了女子頭側的樹干上

人類,果然還是發現了這里嗎?

尋樂一路奔跑著,一路躲避著時不時射過來的羽箭,突然一道白光閃過,尋樂嚇得后退了一步,見一名蒙面黑衣男子拿著劍,指著她脖子

尋樂大驚,這把劍...竟是專克妖氣的劍!

「你是何人」尋樂足一點地,瞬間倒飛了出去,堪堪避開了寶劍,而男子卻一言不發的追殺過來,并未回答她

使不出妖氣的尋樂,只能躲避著劍刃的寒芒,嬌小的身影越顯越狼狽

難道今日我便要葬身在這劍下了嗎?

不!

阿言還在等我!

一想到明日是與柳卿言相會之日,尋樂眼中閃過一絲堅定,邊閃躲著,邊用爪子攻擊黑衣人

兩人交戰了一刻鐘后,最終尋樂還是不敵,黑衣人一劍刺入了她胸口

「唔...」尋樂登時便感胸中氣血翻騰, 噗哧 一口血吐了出來,黑衣人見狀,毫無感情的把劍抽出,尋樂又吐了一口血,她目光帶著恨意的看著黑衣人,當初,就是人類殺了自己的同族,自己的爹娘...如今,還不放過自己!

正當黑衣人準備一劍了結尋樂時,一把沙子飛進他眼睛,而后,女子不見了蹤影...

深山里——

一只雪白的狐貍步履蹣跚的走著,終于支持不住了,整個身體癱軟在地,而身下,又溢出了一大片的鮮血,白狐身上陣陣白煙冒出,瞬間便回了尋樂

女子咬著牙,將藥草敷在胸口,被那寶劍刺的傷口,竟沒在妖力催動下痊癒,好在方才那黑衣人一劍刺偏了,不然自己早沒命了吧!

阿言!我不會死的!還沒等你來迎娶我呢!

女子硬是咬著牙,撐過了一天

隔日——

今日便是和阿言相見的日子了...

尋樂站在山口,一臉期盼的看向遠方,彷彿見著了那身著白衣的青年書生笑著朝她走來

一個時辰過去了,他沒來...

兩個時辰過去了...

四個時辰過去,天色已經黑了...

尋樂獨自站在山口,整整六個時辰都沒移動半分腳步

也許阿言是太忙了才沒法出城吧!

她自我安慰

那么她便前去京城找他!

尋樂下定了決心后將頭髮撥到肩膀兩側,遮住了自己的尖耳朵,又用妖術將自己雙眼成了墨色后,果斷的向這個國家最繁華的城鎮——京城   走去

——街上一片燈火通明,處處皆掛著紅燈籠,尋樂從小到大都沒看過此等景象,倍感新奇

「老闆,為何這里處處是紅燈籠啊?」尋樂走進了一家成衣坊,向老闆問道

「姑娘這是糊涂啦!今日是乞巧節啊!自然要掛紅燈籠」老闆笑瞇瞇的看著尋樂,調侃道,「來來來,姑娘來看看這兩套衣服,這可是一對的,買去送了心上人,包準他喜歡」隨后又拿出了兩套緋色衣裳

尋樂一看,頓時心動了,她從小到大,都沒穿過那么漂亮的衣服,幫自己買一件,也給阿言買一件,他一定歡喜的緊,當下她偷偷地撿了一顆石子,用妖術變成一支金元寶后交給老闆

老闆登時喜了,沒想到這身穿布衣的姑娘竟然拿出了那么多錢,將金元寶收進袖中后替尋樂將衣服摺好,交到了少女手中

街上,尋樂抱著兩件紅衣,好奇的左看右看

咦?

那是?!

一塊白色的玉佩自眼角一閃而過,那熟悉的白色背影出現在前方不遠處,那是...阿言

尋樂正要跑過去,卻見一名粉衣女子走過去挽住了柳卿言的手臂,兩人有說有笑...

窒息感瞬間涌上心頭,陣陣的苦澀蔓延在口中...尋樂不可置信的看著柳卿言

阿言...

那粉衣女子不知跟柳卿言說了些甚么,只見那少年一個側身,露出了腰間那柄佩劍

一股涼意涌上了尋樂心頭...那佩劍..   不正是昨日那黑衣人的劍嗎?!

咳 一抹腥甜自喉間溢出,鮮紅的血液自尋樂嘴角流下...忽地,胸口一痛,大片大片的鮮血涌出,怎么止都止不住...

尋樂的視線,逐漸模糊了,不知是因為淚水還是失血過多...

大量的生命力流失,使少女無法再支撐人形...

意識消散前,她好似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卻又陌生的語調說道:「不知是哪來的野狐貍死在了街上,真晦氣!」

……如果有天,你忘了我呢?……

            ……阿尋,你同我說笑呢!……

帶著不解與不甘,她,永遠的沉睡了,再也不會醒來...

——一年前——

京城——

「丞相大人找小的何事?」柳卿言恭敬的向突然來訪的丞相行了一禮問道

丞相摸了摸鬍子,「柳狀元可有婚配?」丞相的一句話,登時讓少年冷汗直流,他明白丞相的意思,若是自己拒絕,恐怕不會有好下場

「未曾」柳卿言低頭說道

「好,好!」丞相連說了兩個好字,隨即笑瞇瞇的又問:「那么老夫便將唯一的女兒嫁與你了!」

「這...這..可是,臣已有了心上人了」柳卿言咬著牙,即便知道拒絕便遭殃,可阿尋還在等他啊!

「柳狀元這是覺得老夫最寵愛的女兒配不上你嗎?」丞相沒料到會被拒絕,臉色刷的沉了下來

「不是的,丞相大人,是臣配不上令愛,況且臣的心已有了人...」柳卿言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政治聯姻的問題,不知該怎么處理,殊不知...身后一個黑影正向他悄然靠近

只聽丞相一個響指,柳卿言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

「大人,這是自西域異族那邊來的忘情水,據說靈驗無比」

丞相一揮手,「給他灌下」

...

黑暗中,柳卿言彷彿回到了兩年前,和尋樂在林中相處的時光

一幕幕美好的畫面出現后又消散,少年意識到自己正在遺忘與尋樂的過去

感到了慌亂...

不...我不會忘...我不想忘...我不要忘啊啊啊啊!

直到最后一個畫面浮現...

「一切順利」少女的笑容在腦海中逐漸模糊了,再也沒有痕跡...

    標簽:丞相,黑衣人,女子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