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科學怪人搗蛋題:這次可別想逃》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36 閱讀: 字體:
《科學怪人搗蛋題:這次可別想逃》

十月三十日萬圣節,令眾多兒童翹首以待的大日子,隨著天色轉黑,社區、住宅小巷陸續出現鬼怪裝扮的小孩,他們手提雕上怪物臉的南瓜籃子,逐門逐戶按響各家門鈴,大叫「不給糖就搗亂」索取糖果。

年幼時,冷雪薇的確會跟隨哥哥、姐姐一起跑到鄰居門前敲詐糖果,然而,二十八歲的她早已不再玩這些童真游戲,自從步出公車回家一刻起,投身社會六年的平凡文員,內心剩下一個念頭,就是把手提袋內的盒裝壽司吃完之后洗澡,繼而飛撲上床倒頭就睡。

以前有糖能吃就高興,現在能睡就高興,冷雪薇拖著疲憊身軀走到家門前,探手進背包內撈出鎖匙,欲打開大門進屋,突然,一只小手捉住她的裙腳,令她本能反應地轉身低頭俯視。

「萬圣節快樂!不給糖就搗亂!」一群身穿鬼怪服飾的矮小孩童齊聲叫喊。

來了!最后還是躲不了被小孩敲詐糖果的命運。冷雪薇為逃避萬圣節這些吱吱喳喳的煩人活動,可是刻意加班到深夜才回家,所以,身旁孩子們提及的糖果......當然沒有準備。

冷雪薇撩撥染上奶茶色的梨花頭髮絲,停睛凝視孩童一會兒,終于想出辦法來,她從襯衣的口袋內取出尚未開封的青箭口香糖,拉扯紅帶拆開包裝,把五片的口香糖分給五名孩子,咚一聲擲到他們的南瓜籃子內。

「鄰家的陳阿姨可是送我們吃歌帝梵巧克力呢!」

「還嫌棄?拿回來!」

「呸!才不還給妳!」

「......」

一群孩童一邊搖著盛滿糖果的南瓜籃子跑走,隨著喧嘩聲和奔走產生的踏步聲漸漸遠離,家門前再次回復往日平靜,冷雪薇像身體乏力一樣向前傾,腰部微微下彎,倒抽一口涼氣,歎息著現今小孩怎么變得如此勢利,此時,眼角瞥見還有一名科學怪人打扮的小男孩蹲在身旁,手腕托著下巴仰望她,嚇得她猛然轉身,腿一時站不穩,半身摔倒門板上。

「口......口香糖沒有了。」

「吃壽司吧!」

方才一摔,腦勺好像也撞上了門,頭腦隱隱作痛,耳朵也嗡嗡作叫,或許受其狀態不佳影響,混亂之下,冷雪薇竟然把整個晚餐都送給來歷不明的小男孩,把手提袋在他身前放下,快速插匙開門竄進宅內。

「呯!」一聲,大門關上,冷雪薇快速扭緊門鎖,閉上眼簾鬆一口氣。到底怎么回事,她看到剛才那位不愿離開的小男孩會心慌意亂、不寒而慄?是因為剛才腦勺一摔,摔壞了?

正當冷雪薇再次張眼的時候,小男孩冷不防出現,坐在她的床上,盤起雙手雙腳,鼓著腮幫子,裝作一張惱怒的臉,目不轉睛盯住她。此刻的冷雪薇實在是一個頭兩個大,她壓根兒不認識名叫小希的小男孩,而且,瞧小希那張清俊秀逸的容貌,蒼白得酷似墻白的肌膚,赤紅瞳眸,輕笑之時露出兩只異乎尋常的尖牙,宛如電視劇中出現的吸血鬼,叫人畏懼。

「我是小希,不記得我嗎?」

「我找妳已經好久了。」

突然腦勺一晃,冷雪薇剎那眼前一黑,失去意識暈倒,再次瞪開眼睛的時候,已經身在異處,她全身冒著冷汗,歪歪斜斜地坐起來,呆若木雞地環視四周,瞧見自己置身密不透光的房間,所有風窗皆被厚厚簾布遮蔽,忽然,遠方傳來「吡啪」燈掣開關聲,整個房間的電燈瞬即照亮每個角落,冷雪薇霍然回頭一看,驚見與夢中相遇的男孩小希正立于開關掣旁,并莞爾一笑,緩緩走過來,瞅他所穿的衣服與夢中不同,是面料看似昂貴的襯衫、馬甲和西裝褲,宛如優雅紳士,愈看愈耐看。

「博士,終于睡醒了?」

「博......士?」

縱使小希興高采烈地猛點著頭回應冷雪薇,但她依然沒有絲毫記憶,明明她是再平凡不過的文員,猶如沒有夢想的人一樣,過著鹹魚般生活,怎么一覺睡醒,乍然變成身著長長白袍的博士?

冷雪薇思來想去,愈想愈混亂,著實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文員還是博士,既然小希稱呼她作博士,就暫時當著博士吧!此刻的她餓得慌,完全沒有心思去仔細琢磨眼前所發生的事,只知道自己的肚子咕嚕咕嚕地響,仿佛催促她把所有事都擱置一旁,先吃飽為重中之重的任務。

「小希。」

「有能吃的東西嗎?」

「有!現在弄點好吃的給博士!」

話畢,小希便火急火燎地疾步離開房間,留下冷雪薇一人呆坐在紅色牛皮沙發上,獨自聽著維也納式校準器壁掛擺鐘的重錘擺動聲音,滴答、滴答、滴答的鐘聲迴響整個空間,恰似催眠曲一樣挑起聆聽者的睡意,就在快將進入夢鄉之時,冷雪薇用力拍打臉部抖擻精神,臉頰顯現殷紅的掌印。

「別睡!別睡!」

明明才剛醒來不久,為何又泛起睡意?冷雪薇猜想,或許是沙發軟硬度與睡床相似才會這樣子,為了趕走睡意,她毅然站起來,決定在房間繞繞圈,散散步,提提神。

一步、兩步、三步,冷雪薇雙手靠背,跨著大步走路,每走一步,鞋跟便敲響地板,發出蹬蹬、蹬蹬的清脆踏步聲音,與擺鐘聲音互相交錯,忽然,清脆踏步聲驟然休止,製造踏步聲的主人正目不轉眼地緊盯著桃木書架上的相框,貼在相框內的相片主人翁正正就是小希和自己,不......相片中的女子雖然與她容貌極為相似,但直覺告訴她,此女子并非立于此地的冷雪薇。

「這個人......不是我......」冷雪薇感到莫名詭異,沖口而出說著意想不到的話。

「妳是博士喲。」

就在冷雪薇思緒混亂之時,捧著蓋上盤蓋餐盤的小希不動聲息地閃現身側,皺了皺眉,再三稱呼她為博士,令她對現在身處的環境愈加恐懼,冷汗從額角滑下。剎那間,一段古老回憶浮現腦海中,冷雪薇從小便與祖母同住,六歲祖母逝世之前,曾向她說過一個故事,當時她還嘲笑對方說瘋話。

二十二年前,身患重病,奄奄一息的祖母躺臥醫院病床上,拼盡力氣,把臉別過一邊,斜睨著哭喪著臉的冷雪薇,用顫抖抖的手捉住孫女的小手,氣若游絲地把話斷斷續續地說出來。

「其實......妳的父母是我......當年請來模特兒拍照......做做樣子......騙妳的!」

「父母......根本不可能存在......」

「因為......因為妳是克隆人!」

「是我跟丈夫秘密製造出來的克隆人。」

原本是多么悲慟的場面,卻被袓母猛然一堆荒謬至極的胡扯,硬生生扭轉為哭笑不得的狀況。笑話!現今世代根本不可能允許克隆人出現,估摸祖母是故意誆騙故事來引她一笑,可真是費煞心思呀。

「克隆人……克隆人……?」過去倒帶結束,冷雪薇低垂著頭,苦惱思索著,嘗試理清頭緒。

記得在祖母臨終之前,千叮萬囑要求冷雪薇把懷錶頸鏈掛在脖子,當時的她對這個古老的懷錶提不上興趣,就看作是祖母的遺物或是護身符,每天隨身戴著,也許……懷錶有很重要的訊息要傳達給她?

頓時,冷雪薇不假思索地把頸鏈扯出,打開懷錶,才驚覺這個懷錶只是一個偽裝,其身竟然是相片盒吊墜,內里貼上祖父、祖母的合照以及與她相貌神似的女子和眼前小男孩的合照。

「小希……是吸血鬼……?」冷雪薇驀然抬頭,目瞪口呆地問道。

祖父、祖母都會長大、變老,面容亦會隨著時光流逝而日漸蒼老,只有小希依舊保持孩童模樣,加上小希身上異乎尋常的特徵,只有吸血鬼一語才能解釋他的身分。

「還是……剛才沒有給糖果,所以要懲罰我?」

「告訴我,發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對不對?」

對于冷雪薇接二連三的詢問,小希并不打算即刻回答,他要好好欣賞冷雪薇驚慌失措的樣子,儘管對方是博士的克隆體,也不阻礙他誓要得到冷雪薇的心,他瘋狂尋芳八十年,旦求擄獲一點博士的愛,縱使博士已經香消玉殞,都沒關係,只要與博士有關的東西,他全都要據為己有。

半瞇著眼的小希,嘴角上揚,沉默不語地緩媛走近冷雪薇,一步一步把她迫往沙發,她在無路可退之下,背部往下倒在沙發上,雙手抓緊靠墊和坐墊不斷往后爬,直到被扶手攔住,無路可退為止,最后只能窩在沙發一角顫抖身體。

「博士,妳躲我足足八十年,這次可別想逃。」

小希抬起短少的腿一跨,從容地騎在冷雪薇的腰上,溫柔地用手輕輕拂開她那頭長至及肩的頭髮,張口露出兩只又尖又長的犬齒,往白晢肌膚的脖子咬下去。

    標簽:博士,祖母,小男孩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