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故鄉人的毛驢情結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6-09-20 00:00:00 閱讀: 字體:

故鄉人的毛驢情結

(散文)

楊 友

我的老家在大山里, 岀門口就登山爬坡。蛇似的路窄窄的,左右迂回。山路上盡是棱棱角角的石頭子兒。常有??摹⒑稚?摹⒒疑?拿?吭諫鉸飛系玫玫刈摺D鍬勘成喜皇峭宰乓晃煥掀牌擰⒗賢范??褪前淹販⑹岬糜凸饉??男∠備凈蚴腔ǘ潿?愕拇蠊媚鎩5比唬?部贍蓯且晃幻?沸』鋃?諑勘成蝦咦派礁枰暗鰲D鍬刻愣ぷ爬衛蔚奶?疲?さ瞇÷憤沁塹叵歟??艉艽嗔粒?繽?衩?⑷??⒎縞?謊??鞘譴笊嚼鋦髦忠鞒?械囊恢置爛畹囊鞒?B勘成鮮嗆苡行┲亓康模?溝媚敲?坎皇狽艑繅淮?潔降那嗖萜ɑ蚯唐鷂舶屠?┬切巧⑸?A糞蛋蛋。上坡時,驢子兩個碩大的鼻洞便呼哧呼哧地噴岀一股氣浪,沖得路邊上的花兒草兒搖搖晃晃,而那毛驢的步子卻依然瀟灑。

毛驢是故鄉人天生的伙伴和忠實的朋友,也是不知疲倦、任勞任怨的奴役。山民們就愛驢、親驢,即使在人們缺糧斷頓填不飽肚子的情況下,也要把毛驢的草料供足。在使役后,把毛驢拴在木槽上,主人便用笤帚把驢背掃干凈,然后用手輕輕地摩挲,嘴里叨叨咕咕,全是對毛驢的謝意與歉意……幾乎每個山里人童年的記憶都深深地刻印著關于驢的故事。襁褓中媽媽攬在懷中坐在驢背上顛顛地在山路上走,那愜意當然你還未能體驗,但你會在下一代中看到你自己的影子。背上荊條簍割驢草或在山坡上、小溪邊放驢,那是童年的一幅很浪漫很富詩意的圖畫。再大些時,待山坡上的笛笛花咧開嘴兒、苦碟兒菜放綠、映山紅開放時,便牽著拉木犁的毛驢在窄窄的如女人裹腳布一樣的梯田里和大人們一起播種希望。到成年后,你也許是一個很棒的扶犁手。黃金的秋季你又趕著毛驢在山路上馱運收割的莊稼或甜甜的果子,或在打谷場上揮鞭吆喝毛驢把碌碡拉得飛轉,吱吱吜吜歌聲悠揚。冬季里趕著毛驢往山上的梯田里運土肥是一種極其單調而寂寞的農活,但你會把無腔無調的“咚咯隆嘀咚”灑滿山路……年年月月,一代又一代,循環往復,無窮無盡,山里人的整個生命過程都緊緊地與毛驢維系著。毛驢,是山里人的生命主題歌中一個高亢的音符!

山里的女人對毛驢有一種特殊的感情。是頭上、尾巴上拴著紅布條的毛驢把她們馱出娘家,送到新郎家的熱炕頭上,在毛驢得得的蹄音中女人走向人生的新階段、走向生命的高峰……山里的媳婦命運注定了她這一生不可能離開毛驢,毛驢是女人的好幫手。她們三天兩日給毛驢蒙上眼睛套在石磨或石碾上,咕咚咚咕咚咚拉著石磨石碾轉。小時候娘教我一條謎語:“石頭山,石頭峪,走一天,出不去。”謎底就是毛驢拉石磨、石碾。很顯然這是山里女人的創作。毛驢呢,默不作聲心甘情愿地無止無休地走著那個“圓兒”。女人們對毛驢就懷有一種別樣的親情。那些巧手的媳婦們拿著鮮紅的紙操起剪刀把一幅《回娘家》剪得妙趣橫生,她們甚至把那毛驢剪得像騎在驢背上懷里抱著娃娃的自己一樣美麗動人……

然而,毛驢們也并非完全像“回娘家”那樣溫順。有些年輕的驢很“犟”,你伸手摸一下它的脊背,它就尥蹶兒、撒歡兒,想騎到它背上很難。山里的小伙兒比驢還“犟”,山子哥就是最典型的一個。我親眼見過他和一頭犟驢摔跤,那場面很令人驚心動魄。那時他拉著一頭青壯的叫驢,鞍不備,他就嗖地蹁到驢背上騎“光串兒”。那犟驢三躥兩蹦就把山子哥甩下來了。山子哥不服氣,一連蹁上幾次都被甩下來。山子哥急眼了,來了個犟勁兒,抱住那驢的脖子就跟驢摔起跤來!摔了幾個回合,那犟驢竟被山子哥摔倒了!山子哥比驢還勁大。那以后,那頭犟驢就變得溫順了,跟山子哥很親近,仿佛好漢遇好漢不打不成交似的,跟山子哥成了好朋友。

村里最了解毛驢脾性的是老滿爺。老滿爺一輩子盡跟毛驢打交道了。小時候,他跟老爹起早貪晚地趕著驢馱子給人家馱腳跑運輸。搞集體后,他當了二十多年飼養員。什么樣的驢他看上一眼就知道那驢啥脾性。村里人誰家想買頭驢都要請老滿爺到集市上幫忙挑選。到了集鎮的驢馬市上,老滿爺繞一圈兒挨個看一遍,相中一頭驢后,他就往地上一蹲,卷一只喇叭筒旱煙叼在嘴上叭噠叭噠地抽,用眼睛仔細端詳那驢。先看個頭兒高矮,毛色光澤,再看四柱(腿)壯不壯。然后站起身伸手在那驢脊背上拍幾巴掌。如果那驢全身抖毛打激凌,這驢好,機靈,走路快。如果拍了一巴掌那驢毫無反應,一動不動。這驢不好,買不得,肯定是個老肉頭。還有一種驢,手剛拍到它的背上就把腰剎下去,背成凹形,這驢腰軟,馱不了載,馱上東西走不上二三里路就要“趴蛋”。任你大聲吆喝或用鞭子抽打它也不肯起來,非缷下馱子不可。這樣的驢只能拉套,直套(拉犁、拉車)彎套(拉碾、拉磨)都行,所以買主要根據所需而定。看好了以后,再伸手托起驢的下額,另一只手掐住驢的兩個鼻孔掰開驢嘴看牙口。根據驢牙平面的紋渠形狀斷定歲口,“七扁八圓六四方”,沒有紋渠的牙口叫“大凈面”,老驢干子一個。看準了選好了,買賣雙方開始講價碼。講價碼的形式也很特別,兩個人伸出手袖口對袖口把手藏在里面,伸手指頭,一二三四五,加上“勾九撓六揑七卡八”。 賣主先說:“這個整數這個零數,怎么樣?”老滿爺便搖搖頭說:“這驢不值,這個整,這個零兒,行不行?”這一套討價還價的把戲全在袖內進行,別人看不見。成交了,賣主就把驢籠頭和韁繩脫下來留下,這叫“賣驢不賣韁”,以示不能與驢斷絕,將來還要買驢的。所以,買主必須事先準備好驢籠頭和韁繩。老滿爺對驢了解得極深,經他買的驢,錯不了。村里人都佩服老滿爺,稱他是“驢神仙”。

山里人愛驢愛得深,也常把好小伙子比喻為驢。有人給姑娘說媒時,就說“那小伙兒長得棒,跟驢似的壯實,跟驢似的能干……”姑娘見了那小伙兒,名副其實像頭壯驢,親事就成了。但現在可不行了,上次我回老家,跟老滿爺嘮家常,老滿爺說:“現在跟過去大不相同了,給姑娘介紹對象你再說那小伙子長得跟驢似的壯實,跟驢似的能干,完了,準砸鍋!你那話等于拆臺,想成也成不了……”老滿爺接著說,“也是,咱村里的幾家‘冒尖兒戶’全是些精明主兒, 搞種植、養殖、搞經營、跑運輸,大把大把地進錢!死干的,富不了……”

老滿爺的話語中似乎帶著些憤懣和無奈,也帶著些妒嫉和贊佩。老滿爺說的是事實,這種事實對老滿爺和所有的山里人無疑是一種極大的沖擊和挑戰。時代變了,姑娘們對小伙兒的選擇不可能再是選一頭毛驢的標準了。山里人正面臨著新的思考,他們首先把道路加寬、墊平,開始駕駛小手扶拖拉機、農用三輪車,拉得多,跑得快!毛驢無論如何也比不過農機。其實這并不是毛驢的失寵,而是社會的進步,山里人沒有理由悲哀,更不必擔憂毛驢會在山里絕跡。毛驢全身都是寶,在我國民間自古就有“天上龍肉,地下驢肉”之說,驢肉早已是城里人宴會上的佳肴,而驢皮則是貴重中藥阿膠的原料和刻制皮影人的最佳材料。民間皮影戲因受現代影視藝術的沖擊已成了“斷崖上的藝術”,但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仍有眾多的青年男女投身于皮影藝術,甘做傳承人。皮影戲幾乎沒有演岀市場了,而手工刻制的皮影人因其藝術的精美獨特卻深受國內外收藏家的青睞,價格一路飆升。驢皮刻制的皮影人,透明度好,色彩鮮艷又柔韌耐久,為方家首選。現在,經過泡制的驢皮毎張價最高達千元以上,仍供不應求。

事實證明毛驢大有前途,只不過從原來的使役價值轉向經濟價值。現在,山區的許多村民正在醞釀自己的毛驢工程……

    標簽: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