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人生轉折點--最信任的朋友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11 16:46:55 閱讀: 字體:
人生轉折點--最信任的朋友

一個人不可能維持完全一樣的性格超過5年,因為性格會隨著環境的需要而改變…

回頭想想,我確實跟以前比起來有太多的不一樣。其中,我認為上大學至今的這3年半里,是我人生中最大改變得轉折點。除了經歷了人生最難過的時光,也找到了讓我能夠在他們面前不偽裝的伙伴…

先說說“朋友”這事吧。

我說過,我的小學時代是我的一大惡夢。因為我是被同學孤立的那一位…這是至今為止我仍然想不明白的事。但此事讓我戴起了偽裝的假面。是過去的經驗讓我認為,只有符合了別人想要的,才能夠被接受…這也是為什么我非常不擅長用言語表達自己的原因。

一直戴著偽裝,還算順利的度過了中學時光。途中有一度遭遇了背叛,那時候真是徹底傷透了…

心理學有一種解釋:當人受到過度的精神刺激的時候,剛開始還會有清晰的記憶。但隨著時間過去,這段記憶會慢慢被封閉到潛意識里。

我想說的是,那一段背叛讓我在兩年以后一度忘了究竟發生什么事。我只知道他做了過分的事,卻始終想不起來是件什么樣的事。直到某一天我鼓起勇氣向別人提問,我才終于想起還有這么一段故事…

然而,事后已經沒有當初的痛,甚至對于那件事幾乎沒有任何的感情…

回到正題,中學畢業至今仍有聯絡的朋友還有幾個。但他們認識的,卻是當時還在偽裝的我。在我終于弄明白什么叫做“做自己”以后,他們都說我變了。從前的我太好脾氣,幾乎沒有否定他人的時候,也不會有太多的投訴。

其實,不滿是一定有的,只是當時沒說。

對,我是變了。變得更愿意把自己表現出來;變得比以前更自信了一點…

這應該就是我上大學,除了知識以外的一大收穫吧。

當然說到大收穫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我遇見了這輩子最信任的人…

比起家人更能夠讓我信任的人,對她幾乎沒有一丁點隱瞞。所有的喜怒哀樂都愿意赤裸裸的與她分享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朋友。

一開始我也只是把她當一般的朋友,直到發生了那一件我人生當中最難過的事…

2015年7月18日,我19歲生日過后的第8天…凌晨兩點左右,我的父親去世了…

沒有任何的遺言,沒有任何的前兆,就這么沒了…

17號晚上我父母倆人一塊出去參加同學會了,留下我們仨孩子在家解決晚餐。他們回到家已經接近凌晨一點左右。距離我向父母道晚安,到父親離去只有短短的20分鐘…

首先是聽見媽媽撕破喉嚨一般,歇斯底里的尖叫,然后姐姐先出了房間。我在房里多待了一陣,發現姐姐沒有回來覺得不太對勁,跟著走出房間,才得知我父親怎么叫都沒反應…

我慌了…徹底慌了……

上中學那會兒學過基本急救,但此刻的我卻沒有勇氣去嘗試…我呆楞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做…

姐姐還算冷靜,拿起了手機叫救護車。我這才回神,跑到屋外拼命拍打著鄰居家的門…

面對凌晨寒冷的街道,我第一次體會如此徹底的無助…

救護車抵達的時候,已經快過了半小時…

一切都晚了,父親被宣布了死亡…

一瞬間,我痛恨自己的膽怯;痛恨自己的無能…??若我能鼓起勇氣給父親做基本急救,或許他就不會走了呢?

凌晨三點多,我給這位朋友打了通電話。心想著她很可能不會接聽,但我還是打了。當時的我只希望有誰能夠借我一雙耳朵。會不會打擾到人家我已經顧不上了…

出乎意料的,她接聽了…我站在屋外的那條街上,隔著一臺手機,她陪著我,聽著我一堆幾乎沒過濾的傾訴,過了好久好久…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被迫長大的,因為那之前的生活實在太舒適。父親走后,我的惡夢才算正式開始…

母親向來比較焦慮,此事更是讓她嚴重失去安全感。一瞬間失去重要的依靠,母親拿我當成了暫時的精神支柱。大概是我跟父親的性格是仨孩子中最相似的吧…

然而,等到我回神過來,我才發現事情嚴重了…

父親走后的幾個月里,我努力的討好母親。有一次從比較遠的地方帶了兩盒糖水回家,母親看見了問我怎么只有兩盒。我回答她說:“我以為弟弟不喜歡,就沒買他的了。”誰知怎么一說,她竟然哭了…她說我父親從來不會漏買誰的那一份……

事情太不妙了…母親把我當父親了……

那一段時間里,我的精神壓力變得很大。姐姐也經常和媽媽吵架,家里根本沒法安靜下來。我很煩,天天想著:我不想回家…

為什么走的不是我?她們都需要我父親,而我也只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如果可以用我來把他換回來,我愿意…

我第一次起了想死的念頭…印像中意識漂泊,耳根有著強烈的熾熱感…完全沒辦法集中精神…

如此的念頭讓我感到無比恐慌…因為我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理智正和消極處于激烈的戰斗中…

當時接觸心理學已經有接近一年的時間,我非常清楚事情有多不妙,我知道必須做點什么,防止自己真的去做傻事…

“如果有一天我想去死,你別阻止我哈。”我暗示著跟那朋友說。

她的回答,我到現在都清楚記得。她說:“不會,我還想跟你討論那一種死法可以死得最美,又不痛苦。”

那一瞬間,我笑了…雖然只有一瞬間,但已經足夠。

我知道,我不能死。至少現在還不是時候…

    標簽:父親,讓我,自己的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