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許我與你,終生不離。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11 16:46:11 閱讀: 字體:

幸運之杖同人,CP   阿爾貝羅X露露

沒玩過游戲的可能會看不懂((##

寫的是游戲第一部結局之后的小日常,男女主都OOC、很病、三關不正。

我永遠喜歡阿爾貝羅(。

※※※※※※

許我與你,終生不離。

一定,從那一刻起便喜歡上你了吧。

從你那雙異常詭麗的緋色眼瞳中映出我的那一刻,從你微勾著唇角、輕挑的抓著我的手讓我餵你吃的那一刻起。

雖然當下什么都沒搞懂,但如今回想起來,卻是怎么也忘不掉的瞬間,也許正如你所說的一般,是命運的相遇吧?

「果然你很有趣呢,我最喜歡妳了喔,露露。」

是呀,我也最喜歡你啰。即使是彼此都明白的謊言又如何?

你確實的覺得我有趣,而我也確實的不會放你走,那就繼續下去吧,這場性命相系的游戲,彼此喜愛總比相互厭惡要好些吧,畢竟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呀,阿爾貝羅。

※※※

『露露醬~』今天的阿爾貝羅臉上,掛著看上去比以往還有興奮的笑容,總令人有種不好的預感,『哎呀!別一看見我就露出警戒的眼神嘛,我今天是帶了好東西來給你的喔!』

露露疑惑的看著笑咪咪的阿爾貝羅,「什么?」

『露露醬親我一下就告訴妳喔!哎哎!別走呀露露醬~』輕鬆趕上粉髮少女的步伐,阿爾貝羅打量著她的表情,『別這樣嘛露露醬,你一定會喜歡的喔。』

語畢,他像變戲法一般拿出了一個精美的小盒子,甜美的氣味瀰頓時漫于空氣中,少女不禁打住了腳步,雙眼直勾勾地盯著盒子看。

見此,阿爾貝羅露出了得逞的表情,那笑容狡詐卻又俊美的醉人,『一起找個地方野餐吧露露醬。』他邀請般地伸出手,露露嗅著從盒子中傳來的香甜氣味,不甘地扁扁嘴,順從地搭上他伸向自己的手。

『露露醬真的老實的好可愛呀。』

「哼。」

學院一隅的森林,湖光水色,很適合野餐的天氣,一切都像精心準備的一般祥和,除了---

阿爾貝羅臉上過于熟悉的笑容。

那是他不懷好意時的笑容,她實在太熟悉了。

畢竟,第一次見到便留下了深刻的教訓,如今又見他久違的露出這種笑容,她心底的警鐘響個沒完,卻也只能依著他所想的行動,就像他笑著擺出一個個香甜誘人、色澤鮮豔的馬卡龍,她只能露出期待和饞食的模樣。

『呵呵,露露醬想先吃哪個?』

「每個都想吃!」她雙眼放光,蠢蠢欲動的盯著眼前的美食。

『露露醬先選一個吧。』

她猶豫不決咬牙半天,將手指伸向草綠色的馬卡龍「那、那就先吃這個!」

『好哦。』

「咦咦咦!!!」露露驚愕的看著阿爾貝羅將先一步她選地的馬卡龍放進嘴里,并朝自己露出勝利者般的微笑,「你你你!!!你不是說過不喜歡甜食嗎?!」用彷彿要哭出來的聲音喊著,露露瞪著他,眼神彷彿受到了莫大的傷害。

阿爾貝羅卻不為所動,優雅的嚥下最后一口后勾起迷人的微笑,『如果能看見露露醬這樣的表情,吃幾口甜食又如何,對我來說太值得了。』

「你!」像是要報仇似的,露露又將手伸向其他的馬卡龍,但阿爾貝羅總能快一步拿到手,幾輪下來,露露瞪向阿爾貝羅的表情越來越哀怨。

「你你、你不想給我吃就不要邀請我呀!阿爾貝羅好過分!最討厭你了!」

『……』

盯著露露微紅著眼眶,雖然心里覺得很有趣,阿爾貝羅還是收起了微笑靜靜地凝視她。

為了幾口甜食值得動那么大脾氣嗎?雖然心里這么想,但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傻瓜?為了逗弄眼前的女孩盡是做出些反常的事。

見阿爾貝羅既不說話也不笑,露露頓覺自己失態,抿抿唇也不說話了。

兩人僵持了幾秒,阿爾貝羅伸出手,將自己手里最后一塊完好無缺的馬卡龍遞向露露,那是如紅寶石般美麗的緋色,就如同他的眼睛一般,露露曾經這樣形容,『吃嗎?』

阿爾貝羅微笑著,看上去有些無奈。

露露盯著他,恍惚間彷彿看見他將毒藥遞給自己的每個瞬間,她有多久沒敢從他手中接過東西了呢?

自從那之后,她似乎不曾再相信他交給自己的每樣東西,就如現在,阿爾貝羅的姿勢擺明是要餵她吃,但是她卻猶豫地不敢動。

『表情都寫在臉上了呢露露醬。』

阿爾貝羅的語氣有點自嘲,苦笑著作勢要將手中的馬卡從扔掉,露露見狀一咬牙,抓住她的手臂,飛快張口把馬口龍叼走,當著愣住的阿爾貝羅一口氣吃掉。

阿爾貝羅看看自己空蕩的手心,又看著露露吃了馬卡龍后幸福的微笑,噗哧的一聲笑了,『露露醬你真的很可愛呀。』

『真的真的,非常可愛。』他放低了音量,輕輕伸手撫著露露的臉,『天真的很可愛,也---』

『很愚蠢。』

隨著他的話語,露露突然瞪大雙眼,痛苦的抽氣,額上瞬間密布冷汗。

果然嗎……

露露苦笑著自問著,前面的戲耍不過是玩笑,警鐘預告著的是此刻,他又一次微笑著將毒藥遞給她的此刻。

『別擔心,你不會死的,只是少不了要吃點苦頭。露露你呀,還是一樣愚蠢,一點都沒有成長呢,我這個人有多么的不可信,你應該是最清楚不過的不是嗎?』

阿爾貝羅的笑容始終沒有變,看得倒在地上痛的顫抖的露露,他的笑容依然輕挑而美麗,『阿阿,突然覺得這游戲有些無聊了呢,你不覺得嗎露露?』

他喊她露露,而不是平常那種甜膩的露露醬,他語氣帶著玩味,說出來的每字每句卻冰冷的可怕。

露露深呼吸了幾口氣,勉強緩住了劇烈的疼痛,撐起顫抖的身體看向阿爾貝羅,眼中沒有平時流轉的情緒,寂靜的宛如死水,「阿爾貝羅你真傻。」

她看著他,淡淡的眼中突然露出憐憫,她已經有些不明白,不、她從來就沒有明白過,眼前這個男人到底在追求什么,到底想要些什么,他口中的『有趣』似乎隨時都在變化,就像如今,那張俊美的臉依然掛著完美的笑,但臉色卻十分蒼白,額上隱隱可見冷汗。

『露露醬才是,真蠢,蠢死了。』他語氣如常,但呼吸卻開始急促,『都怪你蠢的把毒藥吃下去,害我跟著你一起中毒了。』

是呀,他們倆人之間有著不可解的詛咒,令他們成為性命相系的共同體,每當露露感受到疼痛,阿爾貝羅亦將感同身受。

這個男人明明知道自己也會受苦,又何必這么做呢?明明一定有解藥,卻偏要強撐著笑與她一同受苦……

--看她心痛如絞卻故作冷靜不在乎的表情很有趣嗎?

--看她忍受毒素卻光顧著憐憫自己的表情很有趣嗎?

誰知道呢,這場游戲這么久,如果不找些樂子他大概很快就會受不了了吧,但他卻又不想這么快結束,露露醬你懂嗎?連我自己也搞不懂呢,我到底在想什么呢?

看著已經痛暈過去的露露,阿爾貝羅溫柔地撫摸她蒼白的臉,還不想結束……還想一直在一起。

怎么辦才好呢露露醬,我好想一直在你身邊,看著你,每一天每一天,看著你不同的模樣,為了看你不同的模樣,什么都做得出來的我很可怕吧?

『但是這是你選擇的哦,露露醬。』

阿爾貝羅躺在露露身邊將她摟在懷中,感覺她全身都異常的冰冷,即使沒有意識卻依然微喘著氣,不時還會痛苦地發出呻吟,他下的毒他自己清楚會到什么程度。受過訓練的他對毒藥的抗性比平常人好上許多,如今也僅僅只是身體冰冷,對于疼痛他早就麻木了,但露露醬不同,大概她此生是第一次嘗到如此的疼痛吧。

『沒事的哦露露醬,我會在你身邊保護你,乖乖睡一覺起來就沒事了。』阿爾貝羅溫柔的說著,擁抱露露的雙手不由得緊了緊,『我最喜歡你了喔露露醬。』

所以,即使痛苦,即是彼此傷害,讓我們,玩一場終身不離的游戲吧。

    標簽:露露,阿爾,自己的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