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你是我的全世界(下)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11 16:45:55 閱讀: 字體:
你是我的全世界(下)

            回家的路途中,我一直想要怎么樣才能撫平心里的傷痛,上網查大家都說「時間能撫平所有的傷痕」,話雖這么說,但需要多久?一年、兩年、一甲子、甚至是一輩子?沒辦法,我絕對無法帶著這個痛過這么長久的日子,我需要一個能在短時間內治療我的地方。  

              就在我這么想的時候,余光瞄到了一間酒吧的招攬工讀生的宣傳單。  

              我靈光一閃,走到單子前面,看到了上面的條件,發現自己都符合,便進到酒吧,跟里面的員工說我要徵求這個打工。  

              他上下打量我,滿意的笑了,領著我到店長的辦公室門口,要我自己跟老闆談。  

              在我深呼吸了幾口氣,我敲了敲門,獲得允許,走了進去,看到有一個中年男子吸著菸,一臉興味的看著我。  

              我緊張的看著他,等他問我關于應徵這個工作的原因,但殊不知,等他抽完菸,隨口就一句「你被錄取了」,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心想他也太隨便了吧,至少也聊個幾句吧。  

              他疑惑的看著我,說:「怎么了?你不要這個工作嗎?還是薪水太低?」  

              我搖頭,把我的疑問告訴他,他一臉嫌棄的說:「這樣太麻煩了,反正你都有符合標準啊,有差嗎?」之后,揮揮手,又道:「明天來上班,時間你看其他人什么時候下班你就可以下班了。好啦,別來煩我了,出去出去。」  

              就這樣,我的第一份打工就是在酒吧當陪酒的,當然,不免被吃一些豆腐,但無所謂,因為我有感覺我千瘡百孔的心已經沒有像之前那么痛了。  

————

      「呦,小姐,身材不錯喔,來來來,陪老子喝酒!」一個已經醉酒的中年男子一把摟過我的纖腰,讓我坐在他身邊,手上被塞了瓶烈酒。

      「好啊~你想喝多少我就陪您喝多少~」我嬌笑了聲,半靠在他身上,輕啜著酒。

      「唉~小汐啊,現在想你這樣會取悅我們的小姐已經很少了。諾,這些小費你收著用。」他拍了拍我的大腿,放了幾張鈔票進我的口袋,輕吻了下我的額頭。

    我本來想躲開,但這個男子可是這里的常客,為了守住這份工作,只好忍一下。

    張嘴想說些撒嬌的話,眼角卻瞄到對面一個熟悉的身影,瞪大眼睛,轉過頭,不想讓他看到我的正臉,但顯然,對方已經看到我了,不顧車子正在行駛,闖了過來,好幾臺車為了躲避他,開到對向車道,導致交通大打結。

    他撞門而入,這個舉動發出了很大的聲響,所有人都往他的方向看,可他好像完全感覺不到,逕自走到我前面,拽起我,往一旁的包廂前進。

    鎖上包廂的門,他轉身一個巴掌就朝我的臉上打過來,我反應不及,被打的眼冒金星,很快就被他的第一句話拉回思緒。

    「前幾天才罵完你是婊子,沒想到你這么快就來做工作了啊。呵呵,你陪酒賣笑還不如直接賣身,一定很多人想買你的處子之身。」他笑得邪魅,看的我忍不住抖了抖。

    我不想就此屈服在惡勢力之下,強裝鎮定,嘲諷回去。

  「墨麟霜,你不覺得你管很寬嗎!我想賣笑還是賣身乾你什么事,我告訴你,老娘身子賣給誰也絕對不會賣給你!」

    應該是被我的話激怒,他走過來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扯到外面的舞臺上,一把扯爛我的衣服,然后對著麥克風說:「這個女人今天要賣他的初夜,有想要競標的人開始報價!」

    想不到他會這么做,連忙遮住衣不蔽體的自己,慌張的想阻止,但已經來來不及了,好多人開始喊價,從千元開始到萬元,現在竟然標到5萬了,我傻了。

    回過神才想到要阻止,狠狠的一用力,他被我推到臺下,跌坐在地上,我指著他的鼻子開始飆。

  「去你姑奶奶的,你不要太過分了!要不是因為想要忘掉你,我才不會來做這個工作!所以促使我變成這樣的罪魁禍首是你——墨麟霜!」

    他慢條斯理的從地板爬起來,眼神滿滿的冰冷把我的心也逐漸冰凍起來。

  「是我?呵呵,你果然是個不知感恩的人。我幫你對付了雙人組,你有報答我嗎?或者你跟其他人有說有笑,對我一再冷淡,這就是你所謂的報答?

    我這個人不要求你什么,我想要像之前那樣好好繼續經營我們的友誼,可你有這種想法嗎?很抱歉,我完全感受不到。

    你知道我每次聽你在跟我碎碎念我真的覺得很煩,要一再的附和你、站在你這邊,等你講完了才能開始做自己的事情,我不想多說什么,可你變本加厲,一直打擾我的生活,想把你趕走,不過不行,因為我媽會念,所以只能忍,你有體會過我的感受嗎?」

    我從來不知道他是這么想的,原來打從一開始就是我一廂情愿,他只是想讓生活回歸正傳罷了。還不錯,至少這次的爭吵有了收穫。

    我深呼吸了一口,淚水連同我心里的碎片落下。

    「很抱歉一直糾纏著你,讓你這么困擾,我不會再接近你了,我們就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吧,好嗎?墨同學。」

    他愣了,不等他回神,我跑出了酒吧,跑進了一條小巷子,在里面哭得稀里嘩啦。

    前面幾次還會伸手擦掉眼淚,但發現越擦越多眼淚冒出來,之后所幸不擦了,任它一滴一滴的跌出眼眶。

    墨麟霜,你是我第一個讓我哭得最慘又最多次的男人,我一定會記你一輩子,你等著!

    我覺得我的眼淚快掉完了,那可不行,我還要留一些之后給其他人,這世上不是只有墨麟霜一個男的,我不能垂頭喪氣,我要讓他看到更幸福的我,讓他知道沒有他,我過的會比現在更好!

    之前看過有本小說寫過:「讓你哭得男人不值得你為他哭。」既然墨麟霜讓我哭,那我更沒理由為他流淚!

    想通后,我擦掉淚水,閉上眼睛,打算休息一下再回家,但閉著閉著,思緒越飄越遠,只能在迷迷糊糊中感覺被一個人抱起,他的懷里很溫暖,讓我不自覺的朝他靠過去。

————

    隔天早上,我在頭痛到快裂開的情況下醒來,想著今天是假日,不用上課,便翻了個身,準備繼續睡,殊不知,一轉,我就落進了一個懷抱中。

    我嚇得起身,映入眼簾的是墨麟霜的俊臉,因為在睡覺的關係,所以臉上沒有冷漠與嘲諷,只有稚氣與安詳,我不禁看呆了。

    我甩甩頭,下床要準備回家,我每走一步,床上就傳來一聲動靜,等我手碰到門把,一個人影壓力過來,雙手環過我的腰際。

  可能還沒完全醒來,不自覺的在我耳邊呢喃了句:「不要走,留下來陪我。」

    如果這句話能早點說出來那該有多好,現在才說,太遲了。

    我冷聲回:「麟霜,我們不可能了,事情都發展成這樣了,過各自的生活吧。」說完,拍了拍他的手。

    他像個小孩似的,收緊手臂,讓我更靠在他的懷中,說話帶著請求的說:「拜託,不要走,陪我好不好?我不想一個人,跟你在一起才是我最想做的事情,汐汐,求你了,留下來陪我。我喜歡你。」

    這完全不像一個剛醒來的人會講的話,所以我轉過身,看著他如夜空的黑眸,皺起眉頭,問了一句:「你喜歡我?」

    他用力點點頭,撒嬌般的說:「我最喜歡汐汐了,所以不要離開好不好?」

    「你到現在才跟我說這句話是不是已經太晚了?你從之前就一直用言語欺負、羞辱我,你要我接受你?門都沒有!」我的聲音比剛剛低了很多,里面還夾雜著怒意。

    聽到我的話,他煞白了臉,吞吞吐吐的說:「因為你都只在意其他人,我吃醋啦,想藉由欺負你引起你的注意,我知道這樣做不好,但我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了。對不起,讓你掉了這么多眼淚。」他像個知錯的孩子,垂下頭,眼睛看著腳尖。

    「現在知道錯有什么用,我們還是不會在一起,就像你說的,你讓我流了太多淚水了,有哪個男孩忍心讓喜歡的女孩流淚?」

    「汐汐,為什么……為什么你明明也喜歡我還要這樣否認?別說你沒有,你昨晚一直叫我的名字,我都有聽到,所以不要在拒絕了。我不懂,我們既然都知道彼此的心意了,為什么不能在一起,如果是因為之前的事,那我道歉。我會永遠陪著你,不會再留下你一個人,所以你坦承說你也對我動心了,好嗎?」

      他的話一個字一個字的撞擊在我的高筑的城墻上,把我好不容易組成的堡壘攻破了。

    我的眼淚又像關不掉的水龍頭般滴了下來,心想再否認也沒用了呢……可是卻又不想這么快就讓他稱心如意,所以問了個問題。

    「好啊,我承認我喜歡你,那在你的心里,我佔了多少?」我淚眼婆娑的看著他。

    看到我的淚水,他慌了手腳,想找東西幫我擦,我拒絕了,要他快點回答問題。

    他想了一下,回:「大部分都是你,那你呢?」

    呵呵,原來只有大部分而非全部啊,看來,這是我們的差別了。

    我笑了,笑得苦澀,閉上眼,答:「霜,你對我而言,不只是心,更是我的世界。」

    麟霜呆了,良久都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以為他不接受,轉身背對他,努力壓制哽咽,說:「我要回……」

    話還沒說完,被麟霜打斷,身體也被扳了回去。

  「汐,確實,你不是我的世界,但你知道為什么嗎?」

    我不答,只任由淚水滑過臉龐。

    我感覺有一個大掌捧著我的臉,溫柔的聲音溜進耳里:「那是因為,我想帶你去發掘更多更美好的世界。」

    我聽到后瞪大雙眸,看著麟霜的俊臉在眼前放大,薄唇覆上了我的嫣唇,輕輕吸吮,宛如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

    標簽:看著,讓我,的說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