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你是我的全世界(中)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11 16:45:55 閱讀: 字體:
你是我的全世界(中)

              雖說開心,但有件事一直在心中徘徊不去,關于麟霜的事。雙人組的事結束后,他也沒有義務在當我男朋友了,所以我們之間不會像之前那么甜蜜,不會有人幫我買早餐、不會有人讓我勾著他的手上學、更不會有人會讓我躺在他的腳上睡午覺,超多超多的「再也不會」讓我覺得不適應,最近我的一些感覺也有點奇怪。  

              看到他對其他女孩笑,心里會酸酸的;看到有女孩子搭他的肩、碰他的手會有種想打下來的沖動;有女老師叫他去辦公室會想跟他一起去……,我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但我很肯定,我對他,已不是朋友之間的友誼了。  

              我把這件事告訴星蕓,她驚訝的看著我,拍了我一下,說:「你傻啊,這樣你還是不知道你已經喜歡上他了?你是有多遲鈍啊!」  

              我喜歡他?!喜歡那個從小就對我百般呵護的墨麟霜?有可能嗎?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會喜歡我嗎?我們有可能嗎?  

              我把問題告訴星蕓,被翻了個白眼,她一臉「你是白癡嗎?」的看著我擔憂的樣子,嘆了口氣,回答:「你怎么不試試呢?你不嘗試怎么可能會知道結果?」  

                聽完他的話,我低下頭思考,可能希望我好好沉思一會兒,星蕓丟下一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便走了。  

————

      等我站在通往麟霜家的巷口決定提出告白時,我看見了一個很像他的人懷里抱著一個女孩子,我以為我眼花看錯,沒想到那女孩開口就是一句「霜哥哥,人家想你了」。

    我的告白內容瞬間變得支離破碎,蹲在地上哭得泣不成聲,路過的人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我,為了保持我最后的尊嚴,擦了擦眼淚,站起身扶著墻,渾渾噩噩的走回家。

    一回到房間,倒在床上,眼淚又像斷了線的珍珠不斷的落下,每當想到麟霜抱著女孩的畫面,心就一抽一抽的疼,我想我不只喜歡上他,而且還愛上他了。

    隔天,我請父母幫我請了一個禮拜的假,這個舉動驚動了好多人,因為我是個不管怎樣都一定會去學校上課的全勤好學生。

      同學們、朋友都打電話問我怎么回事,前幾個還會接,到最后覺得煩了,便把手機關機,閉起眼睛,回想著我跟麟霜過去的種種。

    越想心里越是撕心裂肺的疼,每天以淚洗面,常常哭到身體抽搐,連自己都非常心疼。

    不知從哪得知此事的星蕓,在某天下課時帶著兩碗粥過來,本來不想開門,但星蕓耍任性,坐在門外地板,揚言如果我不讓她進去,她就坐在那不走了。

    過了一會兒,聽到了打噴嚏的聲音,心里一揪,最終拗不過她,只好讓她進來。

    她一看到骨瘦如柴的我,叫我到客廳等吃飯,之后跑進廚房,乒乒乓乓不知弄了什么,端著一鍋加熱好的粥返回客廳。

    我邊吃邊在她的「危」笑之下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了一遍,聽我全文,她若有所思的問:「會不會是你聽錯了?」

    聽到這個問題,我勾起苦笑,艱難的開口:「我也希望這是真的,但有可能嗎?要剛好有一個跟霜長得很像的人;也要剛好那個人叫做霜;更剛好那天晚上他比較晚回家。這世界上,能有這么多剛好嗎?」

    星蕓愣了一下,隨后略微嚴肅的說道:「我想你應該跟他當面問清楚,說不定剛好就有這么多剛好。」

      跟他見面嗎?我想我沒有那個勇氣,我害怕聽到真相,如果他真的要離我而去,那我怎么辦?我又要當被留下的那一個嗎?我不要!我不要再重蹈之前的覆轍,我要幸福,不要痛苦。

    作為答覆,我搖了搖頭,可能知道我的顧慮,星蕓嘆了口氣,傾身抱住我,在耳邊喃喃的說了一句:「我永遠會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們的事我不會管太多,但我希望你不要壓抑在心里。」

    說完,拿起包包,走到玄關處,穿起鞋子,走出門,回家了。

    她的那句話,讓我的空洞的心里感覺到了溫度,至少我知道我的背后還有一個依靠,我不會是一個人,我有另一個能宣洩情緒的對象。

————

    即便知道還有星蕓在身邊,我還是沒打算跟麟霜見面,我想能躲到什么時候就躲到什么時候吧,但我還是會去上學,只是走在麟霜不常走的路線上,這樣才不會遇到他。

    隔天,我跟以前一樣照常的到學校上課,唯一不同的是,我會避開跟麟霜相處的機會。每當他想找我說話,我會馬上拉著附近的同學叫他陪我去福利社,這個舉動讓麟霜黑了臉,不僅僅是因為我不理他,更是因為有時候我抓到的人是男生,他周圍的溫度會瞬間下降到0度一下,搞得沒人敢靠近他。

    這種相處模式維持了好幾個禮拜,剛開始會刻意,到最后變成了下意識的反應,雖然很對不起他,但我真的擔心他開口的第一句話是我沒辦法接受的話語。

      大概覺得忍無可忍了吧,某天中午一打完鐘,他便粗魯的把我從位子上抓起來,大步流星的往戀憶亭走,想把手腕抽走,可他一次比一次握的更緊,我想我的手應該已經淤青了吧。

    終于到了戀憶亭,他把我甩到椅子上,骨頭撞到石椅很痛,但我的手比較重要,仔細看除了紅腫以外有沒有其他地方不舒服,正當我鬆了口氣時,身上有一個大大的黑影壓了過來,等我反應過來,我已經被麟霜禁錮在懷中。

    「為什么最近要一直躲我。」低沉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

    從來沒聽過他這種聲音,以前到現在,我認識的麟霜就是一個和藹可親,我想做什么都會無限包容的人,像現在這樣嚴肅的對我說話還真的是第一次。

    我微微結巴的回覆:「我…我哪有躲你,不要想太多啦,只是那時我…剛…剛…好…有事而已。」

    「嗯?剛好有事是吧,行,那你現在沒事了吧。」他挑了挑眉。

    我下意識的輕輕搖頭。

    麟霜滿意的點點頭,說了一句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的話:「很好,那我們能好好坐下來聊聊了,用這個中午的時間,把事情都解決掉。」

    「麟霜,我想我們之間沒什么要談的啊~我們這樣很好啊!」我陪笑的說,手推著他的胸膛。

    聽到我的話,他臉色一變,抓住我的手,憤怒的說:「很好!你很好,我可不好!鏡月汐,你利用完我后就丟,你以為我是誰,是你喚則來,不要則去的物品嗎!」

    我萬萬沒想到他會覺得我是這樣的人,淚水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用力推開他,吼道:「我利用你?!那你呢?雖然我們交往只是在演戲,但你怎么可以在跟我這個舊愛分手后又有了新歡?你說啊!」

    「反正你不喜歡我不是嗎?我有沒有跟你分手有差嗎?你心里只是想要氣譚宇夜而已啊,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被當成工具的感覺你要試試看嗎?」

    「我把你當工具?!如果不是因為我信任你,覺得你是最好人選,你認為我會讓你演?!如果不是因為你是從演藝學校出來的,你覺得你夠格嗎?別把自己想的那么偉大好嗎?能替代你的人多得是!」

      「鏡月汐,你很好,我沒想到你會是這種人,錯了不知會改,把錯都推到別人身上,這樣你跟譚宇夜他們有什么不同,你根本是在自打嘴巴,罵別人是婊子,那你呢?做了同樣的事的你是不是也是個婊子?」墨麟霜勾起諷刺的微笑,一步一步都靠過來。

    他伸手要抓我的下巴,被我躲過,沒抓成的他,嘲諷的開口:「躲什么,你不是婊子嗎?不是應該好好招待客人嗎?啊!因為沒有給你錢,所以你不開心呀。好啊,那這些錢給你,覺得不夠可以說啊!」語畢,從口袋拿出一疊鈔票往我這里灑。

    我不甘心被羞辱,慢慢走向好整以暇的他,看他眼里滿是取笑,我抬手,往他臉上賞下去。

  「啪」一聲脆響,墨麟霜的臉上浮現出五座小山,他不敢置性的看著我,畢竟他從小品學兼優,從來不會被處罰,這次被打巴掌可能會是他最難忘的一次。

  「墨麟霜,我告訴你,你怎么罵我都沒差,但我不準你把我跟譚宇夜那些人渣相提并論。況且是誰先開始的,我本來不打算跟你吵,結果呢?你有感覺到嗎?還有你在罵人之前能不能先經過大腦思考一下,不要一股腦兒的把話都說出來,你這種行為只會讓人覺得你很低級。」說完,挺直背脊,頭也不回的走出涼亭。

      看來又要放棄另一段感情了呢……呵呵,說什么很難再愛上,結果呢?離上次失戀才多久?而且怎么每次都是這樣,給了自己希望,之后又來了絕望,這樣來來回回要多少次,我的幸福才會真正的找到我?會不會等它到來,我的心就已經痛到麻木了,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感情了。

    呵呵,怎么每次都是在同個地方嘗到痛苦呢?戀憶亭是怎么回事,中邪嗎?完全感受不到回憶戀愛滋味的感覺,我倒覺得改成「分手亭」還差不多。

    忍不住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但笑沒多久,悲傷再次襲來,眼淚劃過臉頰,打在小草上。

    我慢慢蹲下來,雙手抱膝,壓抑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不知過了多久,我的眼淚乾了,臉上只剩下淚痕證明剛剛有哭過。

      我看了看手錶,赫然發現原來現在已經放學了,我竟然翹了半天的課?!我急忙跑回教室,途中,與墨麟霜擦肩而過,雖然速度很快,但我沒漏看他懷里的女孩,心像是被狠狠的蹂躪過似的,痛到不行,我現在只能趕快回家,躲回只有我自己的天地里。

    標簽:的人,我不,我想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