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新文~開坑~ 「寵妻攻不可沒!」 感興趣兄弟姐妹們快來喔~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4 15:34:36 閱讀: 字體:
新文~開坑~ 「寵妻攻不可沒!」 感興趣兄弟姐妹們快來喔~

大家好,我是田奇。一名小宅

不久之前朋友就拉著我,要我寫文。我很努力的一拖再拖

不過...現在沒法再拖了(被刀架著)

所以就來乖乖的開坑吧~(小花)

對了!對了!想繼續看下去的朋友們,請點去我的PO書喔!!

書名:寵妻攻不可沒     種類:羞羞耽美     分類:1V1   /   HE   /   寵妻

攻:狄然昊   受:林霖

本文有肉,內容絕無營養,不歡者請自行關閉。

楔子

天幕黑壓壓一片,烏云沉沉,山雨欲來。

冷肅的風中,一道消瘦單薄的身影,搖搖晃晃走進墓園。

撲通   -  

膝蓋觸地,林霖人跪在了母親墓碑前,昏迷了大半年,他的身體已經極度虛弱。

蒼白的臉,沒有一絲的血色,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顆顆從眼眶滾落。

?“媽媽,我太蠢了......識人不清,錯把壞人當好人......我對不起奶奶......我連他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像我這種廢物,活在世上還有什么意義!“

他抱著冷冰冰的墓碑,哭得身體抽搐,悲慟到極致,喉嚨一陣腥甜,竟咳出一口血來。

猩紅刺目的血,染了墓碑,林霖人急切的伸手抹乾凈。

越抹,那塊血跡,越大。

想起那兩個人聯手欺騙自己,甚至在他昏迷時,當著他的面做盡無恥齷蹉的事。

種種屈辱,一幕幕浮現。

被打擊得體無完膚,心如死灰的林霖人,目光發了狠的盯著墓碑上那一塊血跡。

他不會就這么算了!

今天他承受的所有痛,所有苦,流的血和淚,都會讓他們加倍償還!

對著母親的墓碑磕了三個頭,林霖人一臉肅殺:“媽媽,我不會再有做傻事的念頭,我發誓,一定會讓那些人悔不當初”

起身的那一瞬間,瓢潑大雨驟然淋下。

單薄的身子,本就虛弱至極,被雨打得更是跌跌撞撞。

模糊不清的雨幕中,出現了一行人。

林霖人努力睜開被雨打得睜不開的眼睛,是他!

被黑衣人簇擁著,站在首位的狄然昊,俊美邪肆,同時又冷冽衿貴。

如刀鋒般銳利的氣場,讓人退避三舍。

林霖人一心想著報仇,此時,唯有眼前這個人,才能幫得了他......

“求你幫幫我。”

暴雨中,沒有一把傘的林霖人,渾身濕透,狼狽不堪的他,筆直的朝他跪下。

狄然昊不為所動,修長的雙腿,繞過他準備離開。

?“求你幫幫我!任何代價我都愿意付!”

林霖人抱住他的腿,胃里翻滾絞縮,一口血吐了出來。

他虛弱得只剩下半條命,彷彿隨時都會死掉。

狄然昊垂眸,磁性的嗓音,帶著一絲嫌棄:“我對殘花敗柳沒興趣。”

殘花敗柳?

林霖人慶幸自己不是!

他仰頭,被雨水打得睜不開的雙眼,艱難的睜開,虛弱的聲音,清晰的告訴他:“我還是...”

吼   -

雨聲雷響,周圍的人都被嚇了一跳,但這句話...卻剛好在雷聲前完整的送他耳里。

黑衣人為他撐著一把黑傘,一身乾爽的狄然昊蹲下,與渾身濕透,衣服緊貼在身上的林霖人,形成鮮明對比。

微涼的指尖,挑起他精緻的下巴,“你想讓我怎么幫你?”

“幫我報仇。”

狄然昊指腹摩挲著他的下巴,若有所思:“陳家?”

林霖人眼底翻滾著恨意:“還有林家。”

“任何代價你都愿意付?”

林霖人抬眸,鎮定的目光,包含決然:“任何代價”

只要能報仇,任何代價他都可以付,連死都不怕的人,他還有何畏懼?

強撐著的軀體,在話音落下后,無力倒下。

狄然昊看著懷里昏倒的男人,唇角微勾,指尖撥開黏在他臉上的濕發,露出那張精緻得無可挑剔的面容。

?“不要后悔。”

????**************************************************   *

????一年前。

啪   -  

“賤人,你還有臉來?!”

伴隨著咒罵,巴掌聲隨之落下。

林燕甩著刺麻的手,昂著下巴,蔑視的看著站在眼前的人。

這是他的妹妹,而他自己卻一身廉價貨,跟這豪華的臥室格格不入,同父異母的妹妹。

臉蛋痛得有片刻麻木,隨即火辣辣的腫痛。

林霖歪向一旁的腦袋緩緩抬起來,目光如劍,看著面前趾高氣昂的林燕:“我為什么沒有臉來這里是我家,你媽不過是個小三,你也不過是個私生女,很得意么?“

啪。

又一巴掌落下。

林燕扯了扯唇角,“這一巴掌,是教你該怎么說話的。不被愛的人才是小三,你媽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小三!私生女?笑話,整個S城誰不知道我林燕才是林家的大小姐,你林霖算個什么東西?!“。

林霖人深吸一口氣,垂在身側的手隱隱發抖。

“呵呵,賤人就是賤人,說你一句怎么了......”

啪!

囂張的林燕,一手捂著臉,怒吼,“你敢打我?!”

林霖人唇角緊抿,用行動證明了他敢還是不敢。

手揚起,動作利落的重複剛才的動作。

一連兩下,林燕被打蒙了,從來沒有人敢這么對他。

“你敢打我?”林燕捂著臉,氣息粗重:“好!你別想見奶奶了!”

奶奶?

林霖人眸色一黯,低頭看著自己的手,他剛才在干什么?

明明是來看生病的奶奶,為什么要跟林燕起沖突?

就像以前那樣,忍一忍不就過了么,讓他罵兩句,打兩下,也就能見奶奶了。

兩個傭人被氣得暴躁的林燕叫進來,“給我打!死命的打!”

傭人還在猶豫,“小...小姐,這不好吧?”

怎么說都是林家的少爺,雖然不受寵,但是一個傭人打主人,怎么都說不過去。

林燕面容扭曲,“我讓你們打!再不動手就收拾東西滾蛋!”

林霖人冷笑,無所謂了,“開始吧,別耽誤我看奶奶。”

“媽的!給我打!"

拳打腳踢,落在身上,他痛得蜷縮在地。

越痛,唇角的笑越明媚。

林燕要的不就是他痛苦么?

他偏不如他的意。

......

“把臉敷好,衣服換上,別讓奶奶以為我們家虐待你。”

一套衣服,一塊冰塊,一股腦扔到他身上。

林燕一手捂著冰塊敷臉消腫,不屑的輕哼,像是施捨。

對一個乞討者施捨。

林霖人默默的從地上爬起來,踉蹌了一下,撿起冰塊,用毛巾裹住,敷臉。

那套衣服,是棒球服,青春洋溢,跟林燕身上的是同款。

林霖人低笑,壞人總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明明恨不得他死,眼不見為凈,卻偏偏在奶奶面前,裝作對他有多好,視如己出,兄妹情深。

罷了,罷了。

只要奶奶開心,怎樣都好。

有句話不是說,忍一時風平浪靜么?

林老太太的臥室,兄妹倆一前一后的出現在門口。

“奶奶,看看誰來看你了?”林燕一改剛才囂張跋扈的樣子,變得乖順起來。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林霖人恐怕也會被他這副無害的模樣給騙了去。

    標簽:奶奶,看著,墓碑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