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人物摹寫:事與愿違之她是婊子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4 15:34:35 閱讀: 字體:
人物摹寫:事與愿違之她是婊子

余子晴今年二十三歲,前任跟她分手后隔幾天就有新歡了,導致她分手后就這樣單身至今兩三年,她雖稱不上國色天香校花級別,卻也是清秀可人的女子。

她正站在自己的座位上,與別樓層處室的經辦講著經手的業務,同樓層一個男同事路過看到,迎面而來。

「簡大帥哥居然在勾搭我們的妹妹!」

「明哥你別誤會,他有女朋友了。」余子晴馬上開口反駁,有女人的男人她盡可能的遠之,要不是業務上要討論,她不太喜歡跟死會的異性單獨談話。

「想不到子晴的觀念如此保守,結婚前都算單身呀~指不定他的女友現在也在跟男生聊天。」同層的男同事笑的眼睛都瞇起來了,余子晴完全沒笑意,只想打他一拳,又礙于對方較為年長,位階也比較高,只能忍氣吞聲。

「應該是這樣沒錯。」那個有女友的經辦搔著頭笑道。

「我去裝水。」

一群沒道德的男人,余子晴垮了臉,拿著保溫杯就往茶水間走,身后還傳來嘲諷自己觀念太保守的對話。

她自嘲的笑了笑,記憶飄回遠方,那年她高中,有四個好閨蜜,她家境不好,那四個朋友甚至輪流帶便當給她做午餐,她每每吃著便當也哭著。她很喜歡那四個好朋友,想著以后要報答她們,然而應該保存下來的友情,卻在畢業前就支離破碎了。

「子晴子晴~我跟阿宇在一起了!」閨蜜中跟余子晴最好的女孩,帶著酒窩牽著一個同班的男同學,到還沒從瞌睡中醒來的余子晴桌前。

「真的嗎~恭喜你們。」余子晴打著哈欠、揉著眼,還有幾節下課來著?

「子晴子晴~一起去合作社吧?」女孩挽著她的手把她從座位拉起。

「不用啦~你們去就好了!」人家小情侶行動,跟著去蓋麻?太麻煩了。

「沒關係,一起吧!」那個男同學笑了笑,摸著自己女友的頭。

余子晴撇了撇嘴,跟著一起去了合作社,她知道這個男同學是朋友的男友,所以她絕對不站在對方身邊,只站朋友身邊,她也很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她知道要好好保持距離。

也許也是怕別人都成雙成對了,她一個人會孤單,去哪都會拉著她,好幾個星期,她總是聽到她的閨蜜開心的叫著她。

「子晴子晴~」

「子晴子晴~我們去……」

直到某一天,她發覺那個男同學的目光總是落在她身上,總在她身邊打轉,她警戒了,卻也晚了。

「阿宇你為什么坐在我前面?」某堂下課,閨蜜的男友坐在她前面同學的位置,頭靠著手枕在椅背,她想忽視都難,僵笑開口。

「我發現,我好像喜歡上你了。」閨蜜的男友頓了很久,開口。

「你說什么?」余子晴晴天霹靂的愣在原地。

當天,那個人便跟閨蜜坦承喜歡上余子晴,要跟她分手。

當天,余子晴便被其他閨蜜叫去走廊上。

「余子晴你怎么可以搶人家的男朋友?」

「余子晴真是個婊子。」

「余子晴你真是個爛人。」

「余子晴你搶了姊妹的男友。」

一堆咒罵回蕩在腦海中,“我沒有。”余子晴在心底納喊。

「余子晴你有什么要說的嗎?」

「我沒有搶她男朋友。」

「這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余子晴你撒謊都不打草稿的嗎?」

「余子晴我們對你很失望。」

「余子晴你沒飯吃的時候,是誰帶便當給你的,你還好意思恩將仇報!」

「對不起。」余子晴大哭了起來,她到底哪里做錯了她不清楚,可是她真的錯了不是?

「這個余子晴真是個白眼狼!」

「可不是嗎?活脫脫一個綠茶婊!」

上課鐘響,在眾人散去后,余子晴默默走回位置。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并沒有因此被霸凌,只是被排擠,她們行動不再會帶上她,她是小團體可有可無,分組湊人數的人了,她每天上學都在等著放學。

而那個阿宇,至從表白后,也沒有再接觸過余子晴,余子晴心想這樣也好,又不懂那他為什么要跟大家攤牌!如果他真的喜歡我,在他恢復單身后,應該會變本加厲的黏過來,可是他沒有,只是遠遠的看著,真不知道在想什么!該不會只是想分手找個理由吧?

又過了一個月,那個閨蜜又跟別的男同學在一起了,她跑來向余子晴說她不介意那件事了,其實余子晴沒有錯,又不是主動去勾搭的等等。

「謝謝。」余子晴淡淡的笑了。

確實她們開始會跟她談笑,不過總是隔著肚皮,那些笑容失了真。

既然如此為什么要勉強合好?她如是想著,但是沒有開口。

「欸,你那個作業要交了沒?差你了。」有次因為她是負責收作業的,向閨蜜的新男友開口。

「你不要單獨跟我講話啦~你看她在看了。」余子晴回頭,可不是嗎?還真是眾矢之的!

「你不會又要……」

「子晴不會的,對吧?」

「嗯。」我根本什么也沒做。

就這樣剩余的日子簡直可以說是渾渾噩噩的度過了,到了大學,各分東西,她與其他人的聯繫便斷了。

閨蜜和那個男同學還在一起,那個男同學有時候會用臉書問她一些意見,因為她希望閨蜜幸福,所以她總是很認真地回覆。但是他們最后還是敵不過距離分手了,更好笑的是那個男同學后來刪她好友,刪之前還說他交新女友了,女友不喜歡他跟我這類型的女生講話。

余子晴超級無言的,那段日子的話又排山倒海的迴蕩在她腦中。

她是個婊子。她有這樣個標籤。

上了大學,余子晴獨身一人在外地讀書租房子,一邊打工一邊讀著設計,她很是寂寞。她沒多久便跟系上的學長在一起了,那個學長才華洋溢,在系上很是活躍,又是個中韓混血,怎么看都是個優秀的男人,但是那個學長有暴力傾向,交往一個月便對余子晴動粗,余子晴再被打了第一次后,便下定決心分手。

之后,她被系上傳著她是個玩弄學長感情的婊子。

這天,臉書跳出一個視窗。

是一個笑容燦爛的男孩,他說他是閨蜜的男友,是國立大學的學霸兼棒球校隊,很愛閨蜜,要負責她的人生,所以想認識她的朋友們。余子晴心想閨蜜還有把她當作朋友,點了朋友邀請確認。

沒多久,那男孩開始說起了閨蜜的壞話,余子晴很是認真的解釋,也很生氣,既然作為她的男友,他怎么能那樣說!

過了一段日子,他說他們分手了,說要約她出來談談,余子晴想幫閨蜜挽回,硬著頭皮答應了。

沒想到這一出去,余子晴中了邪的答應跟他交往,她回到宿舍后很想殺了自己,但是心中有個聲音說,他們分手了,她才跟他在一起,她不是第三者。

男孩很陽光,也是個優秀的青年,余子晴在那個年少輕狂的歲月,跟閨蜜的前男友在一起了。她是個婊子。

后來,一次的外出,他們遇了點事情,男孩在應該擋在她身前的時候,躲在了她的身后,還在有車子沖過來的時候,撞了她走到外側。

他不值得她託付,她提了分手,打電話給那個閨蜜懺悔,笑自己活該是個婊子。

她對不起她,她知道自己不能那樣,卻做了,然后后悔了。

她這輩子因為那個混蛋,真真實實當了一次婊子。

不值得呢!

余子晴因此患了厭食癥好一陣子,不過只有她跟她的醫生知道。

余子晴,只想平靜的活著,她每天在心中這樣祈禱。

但是當你越是祈求一件事情,越是容易事與愿違。

她在打工的店里是負責晚班,有一個固定時段的姊妹,有一個姊妹喜歡一個笑起來有虎牙的男孩。

因此那虎牙男孩出現時,她總是讓姊妹站柜臺去點單、聊天,自己到旁邊去找事情做,保持距離跟絕不跟對方交流,她真心希望他們能在一起。

然而她真的覺得自己可能被詛咒了。

某天那個虎牙男孩居然向姊妹開口問了自己的事,說對余子晴有意思。

姊妹心碎的一蹋糊涂,雖然表面說著沒事,子晴你沒做錯什么,只是他喜歡的是你。但是其實姊妹很怨她什么也沒做,卻能得到虎牙男孩的注目。

同事之間開始謠傳,她是個婊子。

婊子的定義是什么?

她到底做了什么婊子的事情?

她朋友的男人為什么都會看上她?

她說她真的沒做,為什么沒有人相信?

她只想默默的在角落活著!

但是她是個罪孽深重的婊子。

這些事情一再的上演,婊子的標籤貼滿了她全身。

她笑了。

總之,她就是個婊子。

縱然她小心翼翼的生活著,縱然她將自己的外表扎了一層又一層的刺。

都沒有人能理解她的努力。

大家只看到她身上的標籤。

她笑了。

走出茶水間,要那些在她位子上聊天的男人滾回自己的位置。

她希望有一天上天能看見她的努力。

慢慢的撕掉她身上的標籤。

然而,事與愿違。

她是個婊子。

作者有話要說:角色名字純屬虛構.

    標簽:是個,婊子,自己的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