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試閱——青梅竹馬&001 精液‘噗噗’灌入她的子宮里(H)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3 05:57:43 閱讀: 字體:
試閱——青梅竹馬 001 精液‘噗噗’灌入她的子宮里(H)

試閱——青梅竹馬 001   精液‘噗噗’灌入她的子宮里(H)

青林山是仙湖市一個有名的別墅區,這里坐落著幾十幢獨門獨棟、自帶庭院小花園的別墅,住者都是非極富即極貴。

西南邊越過一片梅林單獨坐落著兩幢別墅,此時太陽已經落山,金黃的余暉灑在二樓的尖頂,明亮而溫暖,前院種植的一大片好養活的花花草草滿是勃勃生機。

可兩幢別墅卻悄無聲息、毫無人氣。

就在這時,轟鳴聲炸然響起,一艷紅一銀藍兩輛極限跑車閃著亮眼的色彩極速地從車道上飛馳而近,眨眼間紅藍驟然劈開,漂亮的漂浮后各自停在兩幢別墅院前。

藍色跑車上跳下一個穿著黑T配深色牛仔的男生,他染著一頭白金色的短發,微長的劉海用發膜全部梳上去,露出寬闊英挺的額頭,眉毛濃黑、眉骨突出顯得一雙眼睛尤其深邃。

他將走近紅色跑車時,別墅大門正好打開,轟的一陣響聲后,白色跑車揚長而去,給他留下一尾的汽油煙。

“艸!”邱戟甩了下肩上的書包,揉揉高挺的鼻梁還是弱弱的‘阿啾’了一聲。

背后,他的管家已經把藍色跑車開進了自家車庫。

走進大門,剛好碰上停好車從車庫出來的阮莎,上身黑T加帥酷小皮衣,下身寬松破洞牛仔,褲腳挽起露出纖細白皙的腳踝,精致誘惑。

邱戟看她,她卻甩都不甩一眼,小臉冷冰冰的,背著書包進門摔進沙發里,大長腿邁向餐廳,拉開椅子坐下喝杯水就吃飯。

邱戟也扔了書包毫不客氣的坐下,等著管家給他添了碗筷后,吃飯。

上樓進了房間后,阮莎看著死纏爛打、賴皮到底的人終于冷冷開口:“最后一次!”

說完脫下衣服胡亂扔在地上進了浴室,很快嘩啦啦的水聲響起。

邱戟得償所愿,打開書包掏出幾管潤滑、一盒雨傘和一個U盤,啟動電腦打開……

只有三天了,成敗在此一舉!

阮莎擦著濕發出來時,屋里已經響起‘嗯嗯啊啊’的聲音了,她走過去瞄了眼屏幕,皺眉,踢了他一腳:“去洗。”

邱戟呼吸已經微微急促,身體也燥熱起來,看了眼她被熱水熏得粉粉的水潤臉蛋,吞咽了下口水就沖進了浴室,也不暫停播放。

‘嗯嗯啊啊’的噪音還在制造。

阮莎皺眉忍耐,還是不堪其擾地點擊停放。

邱戟戰斗澡洗完,出來就將她扛起扔在床上,人也跟著壓了上來。

很重。

阮莎忍了忍,還是沒一腳把他踢下去。

邱戟含住她的唇,雙手胡亂在她身上亂摸,扯了她衣服兩只手就抓上了不大不小剛剛好的豐滿。

他剛剛看得一陣血氣沸騰,冷水也澆不滅渾身的欲望。

吻技比第一次好多了至少不是用牙齒啃,而是用嘴唇去吮,吮了上唇又裹下唇,舌頭也逮著空隙就舔舐,然后才闖入口腔中橫沖直撞地搗了一番就退出去了,沿著她細白的頸項吮吸。

大手捏著揉著,剛剛撐滿手掌的乳肉被揉得變幻萬千形狀,看得他更加激動,腰已經壓著她亂拱。

阮莎忍了忍,還是抬腳蹬了他一下:“你拱什么拱?豬啊!”

邱戟正又親又揉又拱得起勁兒,抬頭就看到她正皺眉一臉不爽,連忙低頭往下親:“等等,一會就好。”

唇貼上她的乳兒,嘴一張就含了進去,阮莎忍不住‘嗯’了一聲,那種難受又奇妙的感受又來了。

邱戟聽到,更把頭埋進她的胸口里忙碌,將兩個漂亮可口奶油似的雪團吃得粉膩膩一片。

阮莎覺得身體里的酥麻越來越多,忍不住擺腰扭臀,甚至想合攏雙腿摩擦一番卻碰到了他結實的大腿。

她皺著眉,身體里流出酸麻的熱流。

邱戟感受著她皮膚漸漸升溫,很興奮,可是他也很急了,手向下探入她的腿根,掰開兩瓣又肥又嫩的花瓣手指一抹,濕潤滑膩的溫熱讓他驚喜:

“你流水了!”

他滑向下,掰著她的大腿根向兩邊壓,深邃有神的眼睛直直盯著淺粉水嫩的瓣中花瓣,那里晶晶亮著,又淫水流出濡濕了粉嫩的花瓣。

阮莎扭了扭腰,撐起膝蓋想要合上,再一次地感受到了害羞。

邱戟粗重著呼吸,伸出兩根手指去戳那個看不見的肉縫,濕濕的,軟軟的,嫩嫩的,有點兒緊但不至于戳不進去。

剛入了指甲蓋大小的長度,阮莎就悶哼出聲:“不行!”

阮莎緊張地縮緊了身體,第一次的疼痛還歷歷在目,現在這點兒濕潤在她一緊張之下完全沒了。

邱戟喉結滾動:“水不夠,我還有第二個方法。”

不等她問,他徑直低頭埋入了她的雙腿根處,呼吸急促、聲音沙啞:“我用舌頭直接舔,你會濕的很快!”拼了,不然三天后豈不是被笑話不行?!

而且,如果是她也沒什么不能接受,那么好看……

舌頭輕輕地舔上淺粉濕潤的花瓣,她猛地劇烈顫抖扭動起來:“啊~唔!”捂住嘴,想不到自己會發出這樣聲音,又嬌又嫩,幼貓般,與她平日里表現出來的性格迥異非常。

“別,我不要了!”

邱戟卻興奮起來,舌尖舔到的觸感軟嫩無比,淡淡的靡香在嗅覺之后彌漫他的口舌,花瓣嬌憐的顫動之后肉縫里又滲出晶亮的水滴!

她被舔得很興奮!

她的叫床聲更讓他驚艷!

怎么能不要呢?!“我會讓你舒服的!”

嘴唇貼上兩瓣肥嫩的陰唇,舌頭飛快地上下舔舐花瓣縫兒,水流得越來越多,他舔幾口就忍不住用嘴唇裹住吮吸,可淫水還是沒完沒了,很快他的下巴就被打濕了,一滴一滴往下淌著靡香晶亮的淫水。

阮莎捂著嘴蹬著腿,卻感覺有一大半的力氣被身體里躥起的陌生的酥麻帶走了,她又酸有酥,被他抱著屁股壓著小穴埋頭舔吮,身體里一遍遍涌出酸爽的熱流,她被親得壓不住喉嚨里滿溢的奇怪哼聲。

又嬌又軟,幼貓似的,撩著男人的耳膜。

邱戟呼哧呼哧喘息著,真忍不住了!

抬頭看她扭動的腰肢、濕潤渙散的雙眼,兩根手指直接插進了剛剛被舌頭舔得濕軟多水的肉縫,沒有插入太深,開始淺淺的抽插。

她‘嗚~’地皺眉長叫,很快又舒展開,在他的抽插中滿臉春色。

邱戟低頭吮入上方冒頭的小紅粒,聽到她的聲音滿是愉悅,手指越插越深、嘴里玩弄的方式也越來越多,不僅抿唇吮吸,還用舌頭撥弄碾壓,更用牙齒輕輕啃咬……

阮莎再沒心神捂嘴,兩手拽住床單‘啊啊啊~’放聲呻吟起來,插得很深的手指被裹得越來越緊,而后她身體猛地僵直繼而痙攣著從小穴深處噴出一大股淡香的陰精。

邱戟見狀,深邃的眼里滿是爆亮的驚喜:“莎莎,你潮吹了!”

早早就腫脹翹起的大陰莖漲得越來越疼,再不用忍受的邱戟跪起、雙手撐在她的腰側,扶著火熱腫脹得發疼的肉棒對準濕漉漉的小穴。

“噗呲!”

幾乎齊根插入,碩大的龜頭直直戳上糜軟的花心。

“啊~……”

阮莎再次尖叫一聲,濕潤緊致的小穴瞬間絞緊顫抖,花心深處猛然澆下又一大股淡香的涼涼陰精。

“嗷!好緊!好爽!噢!插你!……干你!……”

邱戟扣住她的軟腰,‘啪啪啪’飛速挺胯狠狠撞她,‘噗呲噗呲’的水聲中,粗長硬碩的大肉棒徹底隱沒在粉嫩的穴口,完全深深嵌入她的身體里。

橫沖直撞、完全不講任何技術地全靠蠻力頂干搗弄。

阮莎拽皺了身下床單,身體被干得直往上聳動,她嗚嗚哭叫著,這兩天氣他而冷冰冰的臉色也徹底潰散,淚水模糊了一張小巧精致、漂亮得奪目的小臉。

“啊啊~不要了~嗯~要壞了~壞了~別再進去啊啊~”

粗長的棒身仿佛頂進了她的子宮,直戳得她又酸痛又快感決堤,她顫抖著、痙攣著身體在他的橫沖直撞、胡戳亂頂中連連高潮噴水,兩人下身已經水汪汪一片狼藉。

“嗷!噢!”

邱戟也在吼叫,脖頸上青筋勃發,腫大的陰莖插著她的小穴,成千上萬團小嫩肉挨挨擠擠裹著他的肉棒,不留一絲一毫的縫隙,仿佛還有吸附力,貼在棒身上吮吸、舔弄!

“嗷嗷!爽!給你!給你!”

他嗷嗷吼叫著,沒有絲毫緩沖地挺胯猛干后,在她一兜又一兜微涼的陰精傾盆播撒而下的刺激后,終于忍不住精關失守,膨脹得大大的龜頭插進深埋入宮口,濃燙的精液‘噗噗’完全灌入她的子宮里……

    標簽:身體,進了,花瓣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