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試閱——顧家有女001+002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3 05:57:42 閱讀: 字體:
試閱——顧家有女001+002

試閱——顧家有女001

她長相嬌俏,是家中幼女,受盡家人寵愛,成為村里的獨一份兒。在其他小娘子從小就下地干活時她最多就喂雞燒火做飯,被養得肌膚白皙嬌嫩,卻也慣出了好逸惡勞的隱性劣根。

她嬸娘是個寡婦,還是個姿色猶存的寡婦。顧青蘭從未見她下地干活卻能把小日子得頗為滋潤,比那些勤勤懇懇的粗糙娘子要活得好多了。

顧青蘭開始議親后,聽著阿娘說‘嫁人要侍奉公婆,要勤勞,不能再像在家中這般嬌氣’時,心慌意亂,被嬸娘瞧了去,悄悄給她看了那讓人臉紅耳熱的圖冊,又把她能過好日子的生活之道半遮半掩地說了吊著她的胃口。無謂就是討好男人,用女人的優勢挑逗勾了男人那顆心,男人就不舍得讓她辛苦了。

顧青蘭隱約動心,一顆春心完全被嬸娘的話和圖冊勾了去,每日粗糙干完活計后就偷跑到隔壁,聽嬸娘的言傳身教,眼神流轉間倒真學會了那挑逗勾人的媚意。到后來,將要出嫁時,嬸娘讓她晚上過來藏在衣柜里,她親眼目睹那些個粗野健碩的男子對嬸娘小意溫柔,然后用著圖冊上的各種姿勢抱著嬸娘用力沖撞,把嬸娘撞得媚態橫生,一張白皙的臉蛋更是嫵媚動人。

她也看得身體發熱又軟綿,下邊那羞處更是浸出了液體,把她腿根處弄得濕漉漉一片。

顧青蘭完全動了心,越發認同嬸娘的處世之道,尤其是看到在家中一向嚴厲與母親說話也硬邦邦的父親抱著嬸娘小意溫柔時,更是堅定了嬸娘教導的過好日子的方式。

嬸娘說,男人是家中的頂梁柱,你把他們的心勾到了,日子就好過了。男人,沒有不偷腥的。

顧青蘭出嫁后,剛開始的確過的滋滋潤潤,把丈夫勾得離不了她的身,才一個月就言聽計從,眼底更是泛了青。可三個月后,她卻被沉塘了,只因她用半吊子學來的媚眼挑逗大哥二哥被嫂嫂們看到,還不等她抓住頂梁柱們的心,就在夜黑風高的日子里,被公公沉了塘除掉這亂家根本。

無窮無盡擠壓過來的水,被綁著石頭無法掙扎游動漸漸窒息的痛苦,黑暗里寒涼的河水涌進耳鼻嘴……

顧青蘭活了過來,在另一具身體里,恐懼害怕地不敢再輕舉妄動,變得怯懦害怕,反倒合了原身畏縮自卑的性格沒有引起懷疑。

她還是叫顧青蘭,在村里家境尚可,上頭有兩個哥哥,下面有一個妹妹,她是最平庸的存在,十五歲了都還沒定親。這倒不是沒人求娶,而是父母太想要尋覓一個良婿照顧女兒才導致傳出挑剔的名聲,而且,也離不開她天生一身蜜色肌膚,比男人風吹日曬后黧黑的肌膚也沒好看多少,更別提和那些肌膚白皙的小娘子相比了。

也是因此,她從小就自卑不敢見人,見了也是低頭不敢與人對視,頗有些躲閃畏懼的怯懦樣。

顧青蘭剛過來,家人就火速給她定了一門還算不錯的親事,不要嫁妝,只因她爺爺快病死了,再不嫁出去就要留來留去留成仇了。

顧青蘭人生地不熟,自己身上發生的鬼魂之事更是讓她害怕,哪里敢開口,這下不用她掩飾,都沒人發現這具身體已經換了一個人。待被嗩吶吹吹打打送出嫁時,慌亂無措的她還恐懼著上一次親事,萬不敢用嬸娘教導的那些道道了,只恨不得從腦海中拔除,然后安安穩穩或是戰戰兢兢過這一偷來的一世。

鬧洞房時她只敢偷偷看了丈夫一眼,只看得清他濃眉大眼、面容還算俊朗就急急忙忙低下了頭不敢多看,只因他有一雙清亮仿佛能看透人心的鳳眼。

她卻不知道,她那匆匆一瞥,讓陳云山心口一跳,只覺小妻子雖然皮膚不白,卻生了一雙漂亮的杏眼,眼尾微微上挑,雖然看他時怯懦害怕,但卻多了一絲勾人的媚意。

陳云山下腹一緊,頓時火熱了起來。他年紀不小了,整整23歲,家里為了供養讀書的二弟一直家徒四壁,一貧如洗,沒錢給他娶媳婦兒,而且老母病重去世老父中風癱在床上,誰家愿意把女兒嫁進這么一個黑咕嚕的無底洞里。

顧青蘭絞了絞小手,屋內喜燭噼啪燃燒著,照得四周亮堂堂的,他山一般高大的身影壓來,她一聲驚呼又大半咽了回去,連叫都不敢,只一雙黑白分明的杏眼慌張恐懼地看著他,怕極了又不敢反抗掙扎的模樣把陳云山瞧得火急火燎的。

張了張口也不知道能說什么,胯下早已腫立的碩大漲得發疼,干脆不想了直接壓上去,偏頭就去親她的脖子,伸手撕扯她的衣裳。

庭院里,參加婚禮的村民早就散了,陳云越和三弟陳云逐站在桂花樹下,看著正屋明亮的燭火熄滅,都舒了口氣。

陳云越拍了拍三弟的肩:

“去睡吧,明天見了大嫂別鬧。”

陳云逐眉眼張楊,野性難馴,是陳家打獵的好手。聞言,揚眉瞪眼:

“我什么時候鬧了!睡覺!”

說著拍開二哥的手,徑直回了屋。

陳云越站了一會兒,嘆息一聲,月光下的他一身秀才青衫,眉目清俊,皮膚白皙細膩,通透著書生的寫意雅俊。

顧家有女002     H

顧青蘭要無法呼吸了,身上的男人好似一座大山,灼熱的噴灑著酒氣的壓在她身上。

她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么,第一次洞房花燭夜時那個男人也是如此待她,在她脖頸上粗重激烈的吮吻,順著向下,顫抖著包住兩團剛好能掌握的豐盈柔軟,揉著搓著,然后火熱的嘴巴含住乳頭,吮吸咂摸,動作從顫抖不敢下重力到粗暴的揉捏她的豐盈,搓得她嗚咽呻吟。

“嗯~……啊唔~……”

這怯怯的帶著泣音的強忍壓抑的呻吟聽如男人的耳中,卻仿佛一滴油掉進了熊熊燃燒的大火里,呲啦躥起更猛烈的火焰!

短小的喜燭已經燃盡,屋內歸入黑暗,陳云山的喘息聲越發粗重了,豐厚的唇舌輪流咂摸掌心里柔軟豐盈的奶子,把她吸得在身下扭動小聲哭泣。

哭聲卻不能阻止他分毫,干農活而長滿厚繭子的寬大手掌在她柔軟細膩的肌膚上撫摸著,一路向下,顫抖著摸到了那細嫩柔軟的陰毛。

“啊~嗯~唔~……”

顧青蘭抓緊身下的被褥,咬著唇卻控制不住身體里肆虐的顫栗酥麻,淚水漣漣中壓抑的呻吟聲伴著泣音再床帳內繚繞。

她腦海里還記得這事的快樂,所以盡管害怕,身體卻還是濕透了。

第一次時她大膽勾引那個男人,記著嬸娘說的第一次都會痛,要讓男人開拓好更要流很多的水保護自己才會享受到曾經那種快樂。

她記著,拉著男人的手先揉她的奶,又挺胸讓他咂摸,然后勾著他往下親,在他嗅著蜜水腦袋湊到腿根處時,早已熟練的勾住他的腦袋把他壓到她的嫩穴上,讓他給自己舔穴。

她記得,被男人舔穴是多么的快樂,那酥麻的顫栗把她送上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那一夜,她主導著和丈夫的洞房花燭夜,被他用三根粗壯的手指插得汁水淋漓先去了一次才顫抖著容納他的巨大。

進入沖破那層薄膜的那一刻,她還是疼的,但后來,就是令她食髓知味的銷魂蝕骨。

……

顧青蘭緊緊閉合的雙腿被他打開,粗糙的手摸著她濕漉漉的嫩穴,在她顫栗哆嗦中,一根手指插了進去。

她忍不住‘啊’的叫了一聲,腰往上拱了拱,瞬間從那曾經的綺夢里出來,卻又陷進當下顫栗的銷魂里。

他的手指更粗壯粗糙了,進入時都有刺痛的感覺,但更多的是有異物進來抽插的快感。

顧青蘭甕動著鼻翼張著小嘴小聲的呻吟著,又怯又顫,聽得男人都要爆炸了,尤其是深埋在蜜洞里的手指還被嫩肉緊緊吸附緊箍著,溫熱粘膩濕潤。

他再忍不住,拔出手指扶著那根驢般肥碩粗大的大屌就往濕漉漉軟嫩嫩的蜜穴里戳。

顧青蘭又‘啊’的叫了一聲,刺激的顫栗從被戳刺擠壓的嫩穴口傳遍全身。

她深陷快樂的腦子終于清醒過來,身下那在她穴口滑溜塞不進去的碩大得不可思議的棒棒讓她瞬間頭皮發麻。

這要是就這么被插進去,她會死的。

同時,身體里流出的蜜液更多了。

嬸娘說過,那物事越粗大,越能把女人干得欲仙欲死。

陳云山滿頭大汗,腫脹硬碩的大屌在那嫩穴口滑溜著塞不進去,他跪起身暫時離開那香酥軟綿的奶子,左手在她濕滑泥濘的腿根摸索著,扒開嫩穴就要把鵝蛋大的猙獰蘑菇頭塞進去。

身下的人卻驚呼哭泣著往上躥,剛剛進穴口的大屌瞬間落了空,求而不得尤其是欲望腫脹爆炸的男人瞬間急躁了,抓住她的細腿兒就往胯下拉。

“別怕。”

他粗啞著嗓音安撫,拉扯的力度卻不是那么一回事,急切得仿佛下一刻就會把那恐怖的粗壯直長大屌捅進她的嫩穴里。

顧青蘭原也不是要逃,她也沒那個蠻力斗得過男人,在他拉扯的同時雙腿一勾把他腦袋摁進了她的腿心,鼻尖正好撞上花谷里冒頭的陰蒂,豐厚灼熱的厚嘴唇貼上她的嫩穴,顧青蘭頓時又是一聲軟骨的呻吟。

陳云山也懵了,甜美的芳香撲鼻而入,舌尖動了動瞬間就咂摸到了一股帶著甜蜜花香般的滑膩瓊漿。

他忍不住張嘴伸舌再舔了舔,身下的人叫得更媚泣音更重了,勾著他腦袋的小腿卻仍緊緊按壓著。

鋪天蓋地的酥麻快感顫栗著流扁她的全身,她僵直著四肢,顫抖哭泣尖叫,這一下不用她勾住男人的腦袋往腿根按,他已經自己抱著她的小屁股瞬間開竅的拼命吮吸舔弄她的嫩穴。

顧青蘭又哭又叫,恍惚間仿佛又回到了曾經,她躺在嬸娘的土炕上,張開腿被來找嬸娘的男人抱著大腿舔穴的時候,那種無法取代的快樂讓她尖叫哭泣,著迷上癮。

    標簽:嬸娘,男人,一聲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