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髒比搗蛋題:萬圣鬧劇-百鬼夜行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47 閱讀: 字體:
髒比搗蛋題:萬圣鬧劇-百鬼夜行

在萬圣節的夜晚,幽靜的黑森林前有兩個少年靠在一起,噢…應該是一個幼童一直依偎在少年的懷里

「嗚嗚…我要出去!小白癡!誰說這里不可怕的!」

玄武掛著兩條淚,拖著猶魑,猶魑含著棒棒糖,直接把幼化的玄武抱起

「真是的!有鬼小魑就幫你吃掉就好了啊!有什么好怕的?」

「那…你…你嘴巴會髒髒…呀!有…有南瓜啦!嗚嗚…猶魑。」

「嘖…感覺還不錯吃。」

猶魑看著玄武指著的南瓜,那顆南瓜周圍有著瑩綠色的光,眼睛像是挖空,又好像沒有,咧開的嘴沾染鮮紅的液體,南瓜幽幽地開口

「我是杰克…嘿嘿嘿…是誰要變成亡靈的?」

「哇…嗚嗚…我要出去!」

玄武慘白的小臉往猶魑身上湊,想躲開又不放心猶魑

「小魑你…不要靠那個東西那么近啦!很危險欸!」

「Tr…or…tre…」

南瓜發出低低的耳語聲,猶魑一聽,笑了一下,把玄武口袋里的東西扔了出去

「我的糖果…」

玄武看著糖果飛到南瓜的嘴里,不開心的把猶魑口中的棒棒糖拿出來,然后放到自己嘴里,猶魑勾著唇,沒說什么,繼續往前。

兩人走到陰暗的森林前,玄武還沒進去就嚇得直哭,還是猶魑好說歹說,又餵了一顆糖才跟進去的

「二十六…」

「猶魑你在說什么啊?」

「沒事…數數而已。」

「哦!呃…小…小魑…那個…又是什么東西?」

「木乃伊。」

「哇啊啊…嗚…別吃我…好可怕!」

玄武往猶魑懷里鉆,猶魑嘆口氣,把待在自己腳邊的玄武放到肩上,然后冷冷的看著木乃伊,木乃伊斑駁的繃帶似乎即將掉落,露出的眼睛發出暗紅色的光

「呵呵…吃了小孩…我就能重新獲得年輕貌美的生命了!」

「哦!那妳過來呀!小魑這邊有一個小孩唷!」

「小魑…你…不要我了嗎?是…是因為我吃你的糖果嗎?你不要把我丟掉好不好…我…我…」

「唉唷…真可愛的小孩!把他吃到肚子里會是什么樣的感覺呢?」

「這個…給妳吃吧!玄武只有小魑可以吃哦!」

猶魑又把玄武口袋里的糖果掏出,用力的往木乃伊的頭上砸去,木乃伊咻的一下,消失不見。

「欸…小魑。」

玄武抱著猶魑的頭,畏懼的看向遠方的高山

「嗯?」

「什么東西是會飛的?那個…戴著一個奇怪的帽子…前面還有一只貓?」

「是巫婆吧!」

猶魑無所謂的聳肩

「哎呀!姊姊我找到小鮮肉了欸!」

巫婆優雅的落地,但她長的一點也不優美,一粒粒的疣長在她的鼻子上,粗糙的臉上裹著厚重的妝容,歪斜的大嘴用黑色唇膏涂的又厚又黑

「誰是你弟弟!死八婆。」

玄武凜然的瞪著巫婆,巫婆噘起厚厚的嘴唇,像種子那么小的眼睛看著猶魑

「我好像聞到什么美味的味道啰!把那孩子交出來吧!我可以考慮放過你。」

「小魑…」

「小魑不會把玄武交出去的!」

猶魑又把糖果扔了出去,結果巫婆的貓咪把糖果吞下肚了。

「哎呀呀!沒了糖果是不是要吃掉可愛的小家伙了呀?呵呵呵…」

「妳閉嘴!」

猶魑把昨天買給玄武的大巧克力丟在巫婆臉上

「拿去!玄武是小魑的!」

巫婆舔舔唇,然后坐上掃把,帶著貓咪離開

「謝謝呀!可愛的少年…我可以把這個當成是告白嗎?喀喀喀…」

「吵死了!閉嘴!」

猶魑帶著玄武繼續往前,玄武有些沮喪的問著

「小魑…我是不是很弱…連這種東西都會害怕…」

「不是的!玄武很厲害,只是這些東西很噁心,所以玄武不喜歡而已。」

猶魑嚴肅的說著,手輕輕地撫過玄武的頭,玄武朝猶魑笑了笑,從他身上下來

「我用走的吧!不然小魑太辛苦了。」

猶魑把玄武舉高,往他的唇上啄了啄

「一點也不辛苦。小魑最愛玄武了。」

玄武臉微紅看著猶魑

「我也最愛你…又有什么東西?」

玄武看著緩慢靠近的巨大白影問著,猶魑懶懶的抬眼

「幽靈。」

「幽靈?是披著白色床單的小鬼?是嗎。」玄武往猶魑的腳靠近,然后又站在猶魑前面

「我…我要保護小魑!」

「沒關…」

「不行!我是小魑的男人!」

只有幼兒大小的男人堅定的說著,猶魑無奈的揉著玄武的髮絲「小魑也是男的。」

「咪咕嚕…咪咕咚…咪咕嘟…咪咕咔咔咔…」

巨大的白色幽靈發出細碎的聲音,龐大的身軀籠罩著淡黃色的光,可愛的大眼睛瞅著玄武

「咪咕咪咕!」

幽靈像看見新玩具的孩子一樣開心的轉著圈,玄武好奇的往前一步,又被猶魑拉了回來

「這個不可怕欸!」

玄武頗為自豪的看著幽靈,猶魑緊盯著幽靈,深怕玄武被帶走

「咪咕…嘎吼…」

幽靈張開巨大的嘴巴,直直往玄武沖去

「小心!」

猶魑抓著玄武往后退,才沒讓幽靈得逞,玄武愣著,一會才說「一點都不可愛!」

「可愛的東西很危險!上次玄武被一只超可愛的老鼠咬…」

猶魑邊瞪著幽靈邊說,玄武有些惱羞成怒的輕拍猶魑,猶魑被玄武用的有點癢,他戳了戳玄武的腰

「哈哈哈哈…別鬧…唔…哈哈哈哈…」

玄武笑的不能自己,兩人玩的很開心,但一旁的幽靈很不爽,幽靈嗚咽幾聲,又要沖過來

「以為小魑沒注意嗎?才不會讓玄武陷入危險呢!」猶魑說完,就從自己口袋拿出一個瓶子,   然后扔到了幽靈臉上「咪咕唔唔唔唔唔…」幽靈被裝滿星星糖的罐子砸到后,開心的飛走了。

玄武突然陰郁的問著

「小魑…為什么要丟糖果?」

「因為一開始的南瓜說trick   or   treat呀!」

「什么東西?」

玄武茫然的看著猶魑,猶魑舔了玄武一口,才解釋

「trick   or   treat就是不給糖,就搗蛋吶!所以小魑就把玄武的糖糖丟出去了。」

「哦…那你為什么不早點說!原來他們只是要糖果而已啊!害我嚇死了。」

「玄武舔起來也甜甜的啊…」

猶魑小聲的說著,玄武沒聽見,不害怕的他走在猶魑前面,有些雀躍的走著,突然,有一個黑麻麻的人影站在前方,猶魑神色一凜,把玄武拉到身后,玄武疑惑的問著

「不是只要丟糖果過去就好了嗎?」

「不…那是吸血鬼…吸血鬼不吃糖的,他喝血。」

「欸!!!」

玄武好不容易不害怕了,現在卻被吸血鬼嚇得又變成一開始的模樣,猶魑心疼的把玄武抱在懷里,他感覺到玄武一直在發抖,猶魑安撫性的輕吻了玄武的額頭,低啞的聲音傳來

「新鮮的血液可以供給我不老的容顏,鮮嫩的肌肉可以抵御陽光對我的傷害,牙齒是我的戰利品,舌頭風乾后可以當成備糧,毛髮能夠抵御寒風,皮膚可以做成袋子,內臟還可以拿去餵卑賤的狼人…呵呵呵!難得找到的獵物,應該要好好的捕獲唷!」

吸血鬼露出森白的牙齒,血紅的唇勾起一抹大大的笑容,那笑容讓玄武和猶魑渾身冒冷汗,猶魑咬牙,抱著玄武往森林深處沖去,玄武輕拍猶魑的臉頰

「…放我下來。我對付他。」

「可是…」

「乖…放我下來…我有辦法的。」   玄武溫柔的哄著猶魑,猶魑輕輕的把玄武放下,玄武一落地,馬上閉起眼睛,盤腿坐在地上,淺光從地面發出,一個法陣正在形成,玄武柔聲問道

「吸血鬼怕什么植物?」

「蒜…蒜頭。」

「好。小魑你乖乖待在我旁邊哦!」

「嗯。」

猶魑乖巧的坐在玄武旁邊,他也閉起眼睛,召喚出小使魔,讓小使魔加強玄武的法陣

「好了!再來…請君入甕。」

吸血鬼冷哼一聲,嘲諷道

「入什么甕?從來就只有我欺負別人,還沒人能奈我何呢!」

玄武笑的異常燦爛,但在他身邊的猶魑只覺得有點可怕,忽地,一股濃厚的蒜味從地底傳出,吸血鬼笑著的臉僵硬了一下,一只高過吸血鬼一倍的蒜頭怪獸從地上長出來,它張嘴,朝吸血鬼大吼一聲,噁心的蒜味從它嘴里吐出,吸血鬼往后退了幾步,卻發現四周已經被玄武用蒜頭立起一座高高的墻,那只蒜頭怪獸把吸血鬼撂倒,地上突起一個個木樁,吸血鬼倒下時,被木樁刺穿心臟,死去了。

猶魑捏著鼻子,含糊的說著

「玄武…可以把這家伙收掉了吧。」

玄武搖頭,他牽住猶魑的手

「讓他帶我們出去吧。下次不要再進來了!」

玄武捏捏猶魑的臉,然后兩人坐在蒜頭怪獸的肩上,走出森林。

回到兩人的小屋后,蒜頭怪獸變成一株挺拔的小蒜苗,猶魑把它埋在家門口的小花園中,玄武打開門,然后正要走進去的時候卻被猶魑拖出來

「小魑討厭蒜頭的味道…所以進去前先沖水水!」

「好…不過…因為今天是小魑說要進去森林,我們才進去的…所以~等等處罰你!」

玄武捏住猶魑的鼻子,壞壞的說

「就不要穿衣服了!反正…進去之后就要脫掉了吶…」

「玄武好壞…」

猶魑撒嬌的說著。

    標簽:玄武,吸血鬼,幽靈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