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當前位置

首頁 > 精美文章 > 讀者文摘>#1

#1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25 閱讀: 字體: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段天風已不再時常想起以前的日子,他曾經驕傲又風光的日子。

燈紅酒綠,坐在二樓包廂內冷眼望著底下飲酒作樂的人,坐在吧臺的東方徹瞧見了他朝他舉杯示意,他點了個頭突然覺得煩悶,下樓往后門去。

這是間高級的俱樂部,后門就是維港的無敵夜景。

扒了扒頭髮,他菸一根接一根抽不停,正要再掏菸盒卻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氣得捏爛了往黑海中丟去。

  「發生什么事?」東方徹跟出來,遞上一杯威士忌。

見他搖頭,他把酒杯擱在一旁不銹鋼垃圾桶上,鐵蓋上的熄菸孔散著幾支火花未滅的菸頭,把威士忌映得發亮。

「遇上熟人嗎?」他其實也在九龍看見她了,還上前打了個招呼,不過段天風不知道。

段天風沒答話,縱使他說得一點都沒錯。

他突然想,東方到底知道多少,關于他的一切。

「今年過年回去嗎?」不久后就是農曆新年,中國人無比重視的大節日,龍門經營的酒店俱樂部春節都沒開張,他也交代了那段時間不準任何人惹事。新年總要討個好彩頭,誰希望大過年的就見血。

「不知道,你呢?」

「過年忙啊,平時有打點沒打點的都要去走動一下,再說之前劉老太的事總要給劉家人一個交代。」再怎樣逞兇斗狠、吃人不吐骨頭,對于傳統節氣還是保持尊敬二字,尤其是道上呼風喚雨的長者,看在春喜氣洋洋不自找霉氣的份上,多會以禮相待彼此坐下好好聊聊。

絕對是修復補強關係的好時機,黑白兩道都是。

「我會回果欄看看。」

「那破地方還回去?」轉身背靠欄桿,段天風雙手大張撐在鐵桿上,不懂每年他都堅持回去那三級貧民窟做什么。

東方徹皺眉,聽這出言不遜的話認定他心情真的不好,簡直差勁到最高點。「人總是念舊,你不也是這樣?」

「我念舊?你知道我一個月才回家一次,我爸在療養院我從沒去看過他,我媽每天家里跟療養院兩頭跑我也從不干涉。」他是全世界最冷酷無情的人,對生育自己的父母無話可說無戲可擺,悲哀。

拿起威士忌一飲而盡,今天太多往事上心頭,一向內斂的他難抵排山倒海而來的激動情緒,將空杯摔在地上,玻璃應聲震碎。

「你知道我──」

「晨曦回來了,我在九龍看見她。」東方徹冷不防爆出這么一句,堵死了他往下自揭過往的話。

偉岸身影瞬間一僵,沉默的空氣更寒了。

久久郁悶嗓音才響起:「你去找她了?」

憶起他上前打招呼時晨曦難看的臉色,跟在車內駕駛座跟后座的男人跟小孩睜大眼睛好奇的模樣,他選擇隱瞞。

「沒有。」就算沒求證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根本是小夫妻小家庭的組合。

如果晨曦回港定居,天風遲早都要知道這事。

他應該可以承受得了,他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堂口出現的人   (@@應該不會有多少人記得

某天在髮廊無聊就打了一個小段,現在把小段稍微增加一點放了上來

話說天堂口里的黑道人物   (這是這兩位         才是我最先寫的故事

不知道為什么之后就寫到警察去了,但我還是無法忘懷最愛的   黑社會X香港X旺角風云的氣氛   XDD

這是隨意寫寫,之后有靈感會陸續放上來

    標簽:的人,這是,威士忌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