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科學怪人搗蛋題:吸血鬼與食尸童》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24 閱讀: 字體:
《科學怪人搗蛋題:吸血鬼與食尸童》

在山坡下的村莊有個傳說:住在那座山上教堂的吸血鬼,身旁有個女童,她會在吸血鬼吸完鮮血之后,啃食剩下的尸體??

在黑夜裏,冷冽西風如利刃般,一刀刀狠狠颳著。山坡上破舊的古老教堂在強風吹襲下,明顯不堪一擊。

建筑屋頂早已損毀,昔日高大的建筑因曾經的倒塌,矮了不少。石柱脆弱的大幅搖擺,枝干隨風晃動,骨架顯而易見。整座教堂,像是隨時都會被風刮走一般。

當地人不稱這里為教堂,都管叫做廢墟。村人都不愿踏足至此,第一,因教堂本身已是破舊,十分危險。第二,來過教堂的人,沒一個回去過。

此時,啪一聲,閃電劃破夜空,白色光束瞬間照亮了殘樓。

在殘樓中,躺著一具死尸,旁邊立著兩個身影。男子身披黑袍,身材高挑,在黑夜中他卻是更黑暗的深不可測。他身后站著個女孩,矮小瘦弱、骨瘦如柴。

他稱她,索菲亞。

用一角衣袖擦拭嘴角的鮮血,男子冷冷看著地上扭曲變形的人尸。

努力克制心底的慾望,但又是爆發了。悲哀的是,他并不喜歡這樣,但怎奈何得了,偏偏他必須如此。這是天性,如人類給他冠上的名字,吸血鬼。

他,是古老傳說中,在黑夜降臨,人人懼怕的怪物,不死生物的吸血鬼,也是最后的吸血族。

他有時有吸食人血的慾望,卻無法接受吸血族人有這種想法,不允許其他吸血族殘害人類。

索菲亞很清楚這點,她跟著他走過各個城鄉,親眼見他到處殘殺所有吸血族。他們皆被染紅的木刺,由下方刺入,貫穿全身。

而索菲亞每每見他控制不住內心慾望,去殘害人類時,卻只在一旁默默看著,接著啃食仍溫的尸體。

這次,也在他退開后,索菲亞靜靜走向死尸,無聲無息如鬼魅一般。她彎著身,吃食地上的尸肉。

他站在她身后,面容凝重嚴肅,死氣沈沈。但他,實是感到無窮悲傷與無盡的無奈!

如此生活千百年,每次獵食后,仍感到深深罪惡無法褪去。他多希望能和常人一樣,度過一生。

他也不想這樣,每日饑渴、忍耐接著再一次的爆發,噩夢將無止盡的,永遠永遠纏著他。

冷淡外貌下,他只是一縷痛苦無奈的靈魂。

不過令他奇怪的是,不論當初或者現在的索菲亞,都無法激起他嗜血的慾望。

他知道,索菲亞是人類,但他不認為她有著情感。

七年前,索菲亞和現在很像,都十分瘦小,皮膚蒼白,給人感覺單薄瘦弱。索菲亞的那雙大眼睛沒有光明,像世上最深的黑夜,沒有明月星辰。他從未見索菲亞哭過笑過,就像冰冷的石頭,再裹層冰霜。在她身上見不著喜怒,就如同沒有靈魂的空殼。

他初見索菲亞時,尚是幼童的她衣不蔽體、一身狼狽,瞳孔猶如烏鴉羽翼般深黑,與現在模樣也無太大不同。當時他并沒有理會索菲亞,只將她晾在一旁。

他也相當訝異,誘惑站在眼前,他竟是毫無反應,沒有任何想法。

但,索菲亞卻是如游魂似的跟著。從此不再離開。

他的感覺是:索菲亞不想回去人類世界,她屬于黑暗,存在于最深的黑夜之中。

此時,云中透出微亮,是即將升起太陽的時刻。

索菲亞已結束動作,他看了一眼索菲亞,立即轉身走入身后的殘樓。走向殘樓最深處的一口古老木棺。他在棺中靜靜躺著。睡夢中不必在意一切,在沒有清醒的世界里,是他渴求的。這場無盡噩夢,只在白晝闔上棺木時,才能得到片刻的寧靜。

他不求永生永世,也許人類自然的消逝,短暫華麗,如此瀟灑的生命是他想要的。

這樣的他想要死亡,但每有這念頭,卻又不敢再多想。

自遇索菲亞后,他就有個想像:她,是上天派下來了結他生命、裁決他的人。

他甚至不知,自己從不傷害索菲亞,究竟是他不想多理,還是他有意使她活著。

木棺外,索菲亞隨他的步伐,在闔起的棺木旁輕輕坐下,雙眼直視前方,提高所有警覺,像是守護著他不被發現。

這樣的日子早已重複了好幾個天,幾個月,幾個年。索菲亞習慣了與正常人類迥然不同的生活,她不需休息,也從沒昏睡迷暈過。

「你要跟著我到什么時候。」索菲亞至今忘不掉這句話,是七年前他問索菲亞的問題。

「你死的那天。」那時索菲亞眼神無光,平淡地說。他卻哀愁淡傷的說著:「我不可能死亡。」而,索菲亞只抬頭望他,冷冷應:「那也許就是我死的那刻了??」

索菲亞多次無情的看他將獠牙刺入人類脖頸,好像索菲亞也是奇異的怪物一樣。

現在,索菲亞了解為何他不會死去,她親眼目睹他獵殺他的種族,知道他的性格與習慣。

他們之間沒有超過十句話,他也從沒好好照顧她過。即使他絲毫不理會索菲亞,從小跟隨他的索菲亞,仍繼續在他身后。

索菲亞認為,他不一樣,并不是殘忍無度的猛獸,他沒有吸血鬼的野性,有聰慧感性的靈魂,他是能信任的人。

兩人的關係,雖表面看來疏離冷漠,實際卻互相保持信任,也適應彼此的距離。

既是複雜,也超于常人的情感。

一轉眼,夜幕低垂,索菲亞身后開始有點動靜。

那是他醒了。索菲亞站起身,安靜移動到至棺木更遠些的距離。

棺材木板緩緩移動,他已清醒。

但,索菲亞感覺,他現在的神情與昨日的不同。那雙眼睛的光亮,第一次如此明確。

「索菲亞。」低著頭從棺中出來,他低沈的嗓音喚了聲索菲亞的名字。

索菲亞面容依舊冷淡,心中卻是疑惑,這樣的他與往常不一樣。兩人平時根本完全不交談,尤其是索菲亞,她從未主動開口。

而現在的這一秒,是如此的安靜,他第一次給索菲亞這么重的壓迫與恐懼。

索菲亞看著他,不明此舉,身體好像不能動彈似的,怕有一絲變動就會引起他不悅,話語擠在喉頭間,她使勁發出聲??

「你在想什么??」索菲亞聲音微弱,隱約還帶著從沒有過的恐懼。他也沈默,使索菲亞又感到一陣困惑。

許久,他才說道:「我是什么人,沒有人能為我解答。」

索菲亞不解,好像不信這種話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他想說什么?

索菲亞的沈默,伴著清晰可聞的心跳,讓這片刻,變成等待回應的漫長。

「終止這一切??索菲亞,我受夠了。」在此時,兩人對上雙眼,只不過他的雙眼有著光明,而她的眸中仍是一片黑暗。

語畢那時,索菲亞了解了什么。他,果然不一樣,那是一種覺悟,他做好了準備。

「你愿意幫我嗎?索菲亞。」多么誠懇,這樣的話語還是不太真實。

索菲亞輕輕點頭,沒有任何表情,臉上毫無一絲情感的牽動,就和往常無異。

即使七年了,他們彼此都仍不清楚兩人的關係,如此陌生,又是如此熟悉。

凌晨的暮光,開始漸漸渲染深紫的天空。吸血鬼卻是無法動彈,看著日光,灼熱之感也緩緩遍布全身。

索菲亞靜默在一旁,看著他。十字架上,是他張開雙臂的身體。他被索菲亞用四支銀釘,牢牢固定在十字架上。手腳被銀製釘子貫穿,不得動彈,四肢傳來的巨疼,帶給他極大的痛苦。

這就是,他要求索菲亞做的,是他想要的。

但是他知道,這么做,并不會讓自己真正的消失,魂飛魄散。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就如以往他殘殺的吸血鬼,皆被木刺貫穿一樣。由下往上刺入,手法太殘忍,而他卻是再熟悉不過。

索菲亞乾癟瘦弱的雙手抱著尖長木柱,一步步朝他走去,在他面前一尺,停下了腳步。先是冷漠的看看他那張臉,他不畏懼的神情,與以往大不相同。

于是,索菲亞毫不遲疑的,將木刺直直刺入他的身體。瞬間,內臟破碎,血液濺灑。

終于,他也能感受,生命如流沙,層層流失之感,難以言喻。

他止不住自己,嘴角失守,輕輕笑了,他想:對吸血鬼來說,自我了斷這是多么愚蠢的行為。

索菲亞依舊冷冷看著他,和之前旁觀著他殘害吸血鬼一樣。

最后,他就這么靜止不動的在十字架上。索菲亞照他說的,在十字架之下燃起火焰??當烈火圍繞著他熊熊燃燒時,索菲亞將火把一同丟入火焰之中,轉身離去。

在轉首的那一剎,索菲亞的眼眶似乎有著什么。黑色瞳孔外的白,泛起一絲淺紅,而一滴淚珠就這樣,靜靜順著面頰,雙雙劃下,就像是無瑕的珍珠。

當索菲亞再次張開雙眼時,好像世界上最深的黑夜,出現了星辰與明月。

索菲亞的那一對眼睛,有了不一樣的色彩。

    標簽:索菲亞,吸血鬼,是他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