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吸血鬼搗蛋題:歡迎光臨,我的女孩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23 閱讀: 字體:

萬圣節的下午七點,身穿白衛衣的少女按響了別墅的門鈴。

一樓的大窗被厚重的褐色窗簾掩得嚴嚴實實,不透露一絲屋內的光景。

一陣風伴著鈴聲襲來,破落庭院里的雜草搖搖晃晃。

門開了,面色蒼白的主人卻站在門后。

這一次萬圣節的惡作劇,赤冥已籌劃許久,而他捉弄的對象,正是他「高級財務」課程的小組組長賓瑩,作為一個熱愛商務的吸血鬼,赤冥報讀了一所高校的晚間課程,不巧的是,他正好遇見了主修法律、輔修商務的賓瑩。

無論是會計基礎,公司理財,甚至是高級財務,赤冥總被老師分到賓瑩所在的小組,被這嚴厲的小組長日日催進度,萬圣節前夕,他遞給賓瑩一張party邀請卡,賓瑩如約而至。

在開門的剎那,赤冥詭祕一笑,心中得意想道:『呵呵,賓瑩,妳并不知道,妳是今晚唯一的嘉賓。』

七點零五分,赤冥和賓瑩坐在一樓的沙發上看名為「恐怖山莊」的電影。該片講述了一個吸血鬼的故事,這是他「嚇壞賓瑩」計畫的第一步——營造驚悚氣氛。

賓瑩看了看表,問道:「邀請函上不是說還有其他同學嗎?我怎么沒看到人?」

「可能有事耽擱了,妳再等等。」赤冥故作鎮定,保持高冷風度。他伸出自己戴著黑手套的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眼角的余光瞥向賓瑩。

見賓瑩正認真盯著屏幕,赤冥起身,頎長的身影走入廚房,端出一杯咖啡和一杯紅色液體。

他將咖啡遞給她。

而且,他還故意取下了手套。

赤冥的手套一直是同專業女生心中的謎,她們發現,帥哥赤冥一年四季都帶著一雙黑手套,彷彿在故意遮掩什么。

誠然,他的手上有秘密。

作為德古拉吸血鬼在東方的旁系,他的手指比人類纖長,掌心生了白色毛髮。在將咖啡遞給賓瑩之后,他故意晃了晃手掌。

這是他惡作劇的第二步——讓賓瑩注意到他奇怪的手,讓她訝異,再以自己身患異疾來搪塞,勾起賓瑩的懷疑。

自然,賓瑩可能還會注意到那泛著血腥味的紅色液體,他將以   「這是治療頑疾的藥」來敷衍,進而撩撥她的恐懼。

然而,賓瑩在認真看電影,并沒有注意到他非人哉的手,也沒有對紅色的液體表現任何興趣。

但赤冥沒有灰心,他端起那杯紅色的液體,稍微用力,輕而易舉捏碎了杯子。帶著鐵鏽味的紅色汁液四處飛濺。

這是他惡作劇的第三步——展現身為吸血鬼的大力。

這一次,賓瑩終于注意到他了,她看起來很驚訝??不過,好像不是被嚇到了的驚訝,反而帶著幾分驚喜。

「沒想你捏杯子很在行,」賓瑩莞爾一笑,「不過我也會喔,我跟民間高人學過空手捏核桃!」

說完,賓瑩也將手中的咖啡杯「砰」的一聲捏碎了。

赤冥看著她,保持著不失風度的微笑,心里卻千萬頭草泥馬飛奔而過:『賓瑩妳的大腦到底是什么組成的啊?妳還沒覺察到詭異之處嗎?看來,我得使用絕招!』

「賓瑩,真抱歉,」他叩首致歉,用平穩真誠的語調說道,「剛才我捏杯子的時候,把妳的衣服弄髒了,我陪妳去清理一下吧。」

賓瑩看著自己白衛衣上沾染的血紅痕跡,笑著說:「好啊。」

「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拿一件我的衛衣給妳穿。」他竭力保持著語調的平穩和神色的淡定。因為一想到即將觸發的惡作劇絕招,心里就忍不住偷笑。

「好啊,我記得你上課的時候有穿過一件灰衛衣,衣服前寫著BLOOD,我要那一件,可以嗎?」她笑容燦爛地問。

那笑容卻讓赤冥疑云四起。

為什么偏偏要有BLOOD字樣的衛衣?聰慧如賓瑩,可能一早就看出他在精心布置一樁惡作劇,她一定以為,他佯裝自己是吸血鬼,故意嚇她,所以她在順應他的套路,看他究竟還有什么花樣。

如果這樣,那就更好玩了。

前往二樓臥室的赤冥壞壞一笑,心中偷樂:『就算妳猜到我要嚇唬妳,妳也想不到我真的是吸血鬼啊。』

拿了衣服的他并沒有從樓梯下去,而是跑到陽臺上,一只手拿著衣服,另一只手配合雙腿順著墻爬下來,然后貼在一樓的窗戶上。

這是吸血鬼特有的攀爬能力,能在墻壁和玻璃上自由爬行。

此時太陽早已落山,園里的路燈亮了。白茫茫的燈光下,貼在客廳窗戶上的赤冥開始敲窗。

賓瑩聽見了「砰砰」聲,她順著聲音走到窗戶邊,她乾脆利落得拉開窗簾,只見貼在窗戶上的赤冥正張開遒勁的巨大雙翅,血紅的嘴唇里露出尖銳牙齒,平日里漆黑的瞳孔也變成赤色,正貪婪地看著她。

為了營造恐怖的氛圍,赤冥故意露出猙獰神情,嘴里發出「哼哼哼哼」的笑聲,他迫不及待想看見賓瑩被嚇壞的樣子。

結果賓瑩沒有絲毫恐懼,她正吃力地打開客廳的大窗,五官都快要皺在一起了。

平日英氣十足的學霸現在卻露出丑乖的模樣,赤冥先忍不住哈哈大笑,那張故意扭曲的臉也變得可親起來。

窗戶已經開了。賓瑩催促他:「你快進來。」

赤冥飛進屋子,將背后黑色的翅膀撲騰了幾下,想引起賓瑩的注意,然而,賓瑩淡定拿走他手中的衛衣,隨后頭也不回地走入洗手間。

「唉。」赤冥無奈嘆氣,「都這樣了還沒嚇到她嗎?她是不是以為,我只是穿了一身吸血鬼的cosplay裝扮?」

他望著地上的碎玻璃,只好趁賓瑩換衣服的空檔打掃起客廳。

半晌,他聽見賓瑩開門的聲音。

「我的衛衣妳喜歡嗎?」他問道。

「還好。」她回答。

「我帶妳到穿衣鏡前看一看。」他說。

「可以啊。」她笑著。

他們走到二樓的臥室,赤冥打開燈,將賓瑩帶往穿衣鏡。灰色的衛衣鬆鬆垮垮地套在賓瑩身上,將她的雙腿襯得更為纖細,她自言自語:「還不錯啊。」

這正是個好時機。赤冥走向她,在她身后站立。她的個頭只到他的胸膛,他看著鏡子里的她說道:「妳很美,尤其是脖頸,看起來很美味。」

此時,賓瑩終于目瞪口呆,一臉驚訝。

他很得意,他知道他終于嚇到了她。

吸血鬼在鏡子中是沒有倒影的。幾日前,他故意訂製了一面穿衣鏡,策劃著嚇唬她。

「真是奇怪了。」賓瑩回頭看了看他,神色驚詫,但好像仍然沒有恐懼。

「有什么奇怪的?我本來在鏡子里就沒有倒影。」他微笑。

「我一直好奇,吸血鬼在鏡子里是不是沒有倒影,」學霸賓瑩進入思考模式,   「沒想到果然如此。可是,為什么穿在你身上的衣服也無法在鏡子中顯示呢?欸,你在手里握一支筆好不好,我想看筆會不會也在鏡子中消失蹤影!」

「對哦,」赤冥發現自己從來沒考慮過這個問題,「我怎么一直沒發現,我穿上衣服后,衣服也一起在鏡子中沒了痕跡,怪了。」

這時,他忽然反應過來,他的思維被賓瑩帶跑偏了。

此時的他,后退一步,驚詫大叫:「妳知道我是吸血鬼啊?妳為什么不害怕!」

他好恨,籌謀已久的恐嚇竟然毫無效果,他繼續咆哮:「為什么妳還那么淡定啊?妳就不怕我吸妳的血嗎?不怕我蠱惑妳嗎?不怕進入我的巢穴就出不去了嗎?」

她微笑:「不怕啊。」

「啊?」他一愣。

「其實最早的時候,我也是有點怕的。」她嘟嘴,模樣煞是可愛。

「妳竟然還有心情賣萌!最早的時候,妳說看電影的時候?」

「不是啊,是一年前喔。」

「一年前??」

一年前,他們剛成為同學。

「一年前,自從我們第一次在會計基礎課成為小組成員之后,晚上回家,或者趕夜路的時候,我常發現有一個長者翅膀的玩意兒跟著我。最開始有點怕,可是后來我發現,他好像不是害我,而是在保護我。我就裝作不知道,但我一直在探索,這個跟蹤我的玩意兒到底是什么東西,到底是誰,我又不笨,當然很早就發現是你了。」

他驚呆:『她早就發現了?媽呀,好丟臉!』

她甜甜笑著:「吸血鬼先生,你的詭計早就被我識破咯。」

他瞬間沈默,低著頭,不知道說些什么,漸漸的,他的臉越來越紅,最終只小聲說了一句:「那妳也早就知道我喜歡妳?」

她一愣:「現在才知道??」

「那妳覺得我為什么要跟蹤妳?」

「我以為,你覺得我很有潛質,想把我也變成吸血鬼。」

「妳??變吸血鬼什么的以后再說!妳先回答我,妳接不接受我的表白。」

「你先把小組任務完成,然后我會考慮喔。」

此時,門被敲響了,是穿戲服的小孩來討要糖果。

赤冥注視著興沖沖的賓瑩,感覺心里很暖。

雖然惡作劇沒有成功,但這結果似乎也不錯。

    標簽:吸血鬼,惡作劇,衣服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