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盜筆] 十年之前,那個人消失之后 [瓶邪]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3:54 閱讀: 字體:
[盜筆] 十年之前,那個人消失之后 [瓶邪]

          十年前,那個人消失之后他就預見再次見面會是什么樣的光景。

          男人倚在厚重的門旁,想必早已看不出色澤的帽兜安鏡地垂在肩側,懷中躺著曾經與男人同樣叱咤四方的古刀,即使握住記憶中蒼白削瘦的那雙手也沒有記憶中的溫度。

          置身在黑暗之中,吳邪閉上眼,感受十年來張起靈所感受的氛圍。孤寂、冷然、靜謐、是不是偶爾想念、或者更多是終于走向終點的恬適。

          張起靈活過、卻也沒有活過。吳邪感覺這個男人不曾全然體會身為人的喜怒哀樂,卻代他守了十年青銅門,而且視此為一生最終的責任。吳邪收緊握住他手的力道,彼此的指節緊緊交扣。

          曾經以為是一時好奇天真走進一切陰謀算計之中,他責怪自己;許久之后,他開始明了,原來打從一開始,他便身在這緊緊蜷繞身周的颶風中無法逃離,于是他責怪命運。

          還有,怪張起靈。

          為什么固執地替他扛下所有,張起靈分明值得更好的選擇。自從那抹藍色的身影消失在靄靄風雪里,吳邪決定無論如何都得這么做——如果一切能夠重來,如果守護終極能夠相應地實現他所希望的事情。

          每一步都不能夠出錯。他反覆推敲演算直到排除所有可能發生的意外,翻遍整個世界哪怕是一頁片的史料只為證實青瞳神樹何所能及;   在老九門逐個層級秘密布置人手,時至今日這個崩壞的組織已經無法強大如昔,但那又何妨,它不需要強大,它只需要能夠幫助那個男人。

          如果一切能重來,吳邪希望張起靈過得順遂,而不是悶聲背負起那雙狹隘的肩膀子根本背負不起的東西。每一個環節都不能出錯,還有十年,只有十年。

          于是十年之后,吳邪走到了這里,觸著張起靈的臉龐,深黝的黑讓他看不見,他碰著男人的眼瞼,他應該是睜開眼的,思及此,吳邪將自己湊進對方面前。他知道那人已經毫無反應,但這是最后了......吳邪輕輕地笑。

          ——這就是最后了,小哥,至少你還看著我,是不是。

          他倏地抽身,走向終極,付出愿望,一切能夠回到最開始。那個男人也不需要替代他,不需要為了他做出任何犧牲。

          其實這是相當簡單的道理,如果自己不存在就好了,只要吳邪這個人從未活過,就好了。

          他在即將消散的光暈中回首看他最后一眼,他想起十年前分離的那日,他在風雪中厲聲呼喊張起靈的名字;   十年之后,倒坐在地的男人開闔著眼,墨色的眼瞳在他的注視下一點一滴地恢復生機。

          吳邪不再看他,決然步入異色的光芒中,四周再度陷入黑暗,就像沒人來過,沒人走過。

          良久良久,冷寂的空間里,有人狠狠地倒吸一口氣,張起靈困難地眨眼,不住咳嗽,他掙扎著喊出一個名字。他不知道這里是何地,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來,直到平息呼吸,他才發現,就連對剛才喊的那個名字,也沒有任何記憶。

          新的時空到來,世界重新輪轉,這年是2005年,在從前與往后的歲月里,張起靈終于獲得自由。

          他像平常人那樣活著,過些簡單的小日子。但張起靈總在尋找某個人。

          他不知道自己在找誰,他只知道他想找的人始終不在。張起靈錯亂的記憶讓他無法記住所有事情,也無法忘記所有事情,這是青銅門遺留下來的最后的詛咒。

    標簽:這是,也不,男人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