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玄亮]再見之時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3:53 閱讀: 字體:
[玄亮]再見之時

將季漢的江山交付了跪在床下的一臉滄桑的諸葛孔明,讓他身后一眾大臣退下之后,示意坐到自己的床上。握上他那已不在年輕的手:「孔明…還記得當年隆中的一席話嗎?」

「臣記得。」

「是備負了先生…」

「主公…亮一定會完成主公的心愿…」

「孔明,你家主公累了…該休息,以后沒有人再管你,可要好好照顧自己,別在熬夜了…」看著孔明眼泛淚光的點頭稱是之后,劉備安心的閉起雙目,在自己離開這亂世的一刻,劉備許下一個愿望:『如果有來世,備不想再遇見諸葛孔明。』

『如果有來世,亮還想跟在主公身后。』

一千八百多年后,劉德坐在電腦前用著諸葛亮的身份打理著一個名為”季漢江山”的□□群,今世的他是一個”亮迷”,家中有著不少諸葛亮的書籍,甚至連擁著的抱枕也印上諸葛亮的圖。

直至某一天,一個頂著諸葛孔明身份的人要求加入他的群,劉德想都沒有想就允許了。在這個年代諸葛亮是智慧的代表,所以他見過不少用上諸葛亮﹑諸葛孔明﹑孔明等等名稱的人,然而劉德卻想不到這個諸葛孔明的出現,會徹徹底底的讓他的生活出現了變化。

劉德的螢光幕上突然出現一條由”諸葛孔明”問的問題:「你喜歡諸葛亮什么?」

劉德先是一頓,然后打上:「喜歡他對季漢的忠同智慧。」

「啊!」

「你呢?」

「也是。」

「你介不介意告訴我,你真正的名稱?」

一向不愿透露自己真實姓名的劉德,在鍵盤上打上:「我叫劉德,你呢?」

然后一陣沈寂,正當劉德以為人走了的時候,螢光幕出現了一句令劉德震驚的回覆:「主公,亮找了你很久…」

坐在電腦前的劉德笑說:「你不是真當你自己是諸葛亮吧!」。5dd9db5e033da9c6fb

「嗯…或許是吧。」

「哈哈哈。我跟你說了真實姓名,你也該報上名來吧。」。69421f032498c970201800

「嗯…諸葛明。」

「你真是姓諸葛?」

「是啊。」

「那諸葛亮是…」

「當然是先祖。」

「是了,劉德兄家在成都嗎?」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是了,怎么你叫劉德不用劉備反到要用諸葛亮這名?」

「沒什么,純粹個人不喜歡劉備。」

「為什么不喜歡?」

「因為他害到諸葛亮最后累死于五丈原。」

「或許諸葛亮他是心甘情愿…」

「就算是也不能改變我對劉備的恨。」

然后看到諸葛明離線,劉德不以為意的忙著手頭上的工作。

第二天晚上,諸葛明一下班就給劉德傳信息:「昨天電話突然沒有電話費,所以…」

「沒關係。大家只是網上朋友,沒有必要跟我解釋。」

諸葛明收到的這句是心一深:『亮找了主公一千八百年,只落得朋友一詞。』

「你怎應了?」

「沒事…是了,我有一事想請你幫忙,可以嗎?」

「什么事」

「是這樣的,我在另一個群要對戲,需要一個對手,不知你介不介意?」

「嗯。不過那是什么群?」

「也是一個三國群…」此時諸葛明心想:『主公,希望這樣能喚起你前世的記憶…』

「好吧。」于是就加了諸葛明給自己的群號。

劉德入去之后,發現這竟然是一個基情群,這一刻他打了個頓正想退時,另一頭的諸葛明好像知道的,說:「主公,別走,幫一下亮好不?」

劉德給諸葛明這樣一叫,手好像有自己感覺的打上:「好。孔明想備如何(笑)。」

「這群要亮跟對手對一場指定的劇情…」

「什么劇情?」

「白帝把託孤…」

「為什么要這場?」

「要不主公想那一場?」

「三顧,備見到孔明那一場。」

這是在電腦前的劉德驚訝于自己竟能如此自然的打上孔明兩字,而在電話那端的諸葛明也震驚的打上:「主公喜歡就好,只要每人有五句對白便可。」

于是他們就對戲起來,對戲完畢之后,劉德的心竟然對諸葛明產生了不明的情感,于是:「孔明,我們私下還能談嗎?」

「你是亮的主公,當然可以。」

于是他們就這樣一直談著,最后甚至還交換地址了。

然而在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三十一日,劉德再沒見諸葛明就沒有上線,明明只是平淡之交,但劉德不明為什么每天都在擔心那諸葛明的安危。

直至十二月三十一日,劉德下班離開公司時,突然看到一個身穿白衣的人站在自己公司對面,他頓時一呆,腦海突然浮現了前世的景象。@

就在劉德回呆滯之際,諸葛明步向劉德,并站在劉德跟前揖手道:「主公…」

劉德被諸葛明如此一喚回過神來,冷聲道:「你叫誰作主公」

「亮…」

「夠了,現在不是三國,也不是亂世,沒有主公,也沒有軍師,甚至將軍。」說畢轉身離開。

諸葛明聽此之后知道劉德已想起當年的事,于是一言不發的跟在劉德身后,邊走邊想:「主公,你既已想起,為何不愿認亮…」就在此時,諸葛明感到有人拉上他的手,抬頭一看對上劉德的眼,劉德見此立時收起擔憂的眼神,只用著冷漠的說:「你要死,死遠一點。」

諸葛明一聽心冷了一道,就在此時劉德放開縴著諸葛明的手:「現今的是汽車,不是馬車。」諸葛明聽后轉身一看身后的馬路,然后諸葛明一臉感動的。

劉德見此說:「不用這個樣子,我只是不想見到有交通意外。」

之后一陣沉靜,諸葛明跟著劉德回到家,看著劉德開著自家的門…

「你沒地方住?」劉德帶著不友善的語氣問,可惜諸葛明還沉迷于剛才劉德握著他手的感覺,故并沒有回答,劉德見此沒有理會徑自步進家,關上大門。

大門關上的一刻諸葛明回過神來,扣著劉德的家門:「主公…別留下亮一人在外…」

門內傳出:「都說現在不是三國,而且你該回自己的酒店住…」

「劉德兄,我的錢包在火車上被盜,我…沒有錢訂酒店。」

劉德聽此將門打開,嘆了一口氣低聲說:「前世聰明絕頂的人,今世竟然會給人盜到錢包。」邊說邊讓開路給諸葛明進來。

正當劉德低語的時候,諸葛明的嘴角微微勾起,但一言不發的步入劉德家中。看到劉德家中放了不少與自己相關的東西眼不自覺微紅,就在這時身后的劉德說著:「進來脫鞋。」

諸葛明聽此把鞋脫掉之后便憑直覺步入劉德的房,劉德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在房內的諸葛明就看到劉德電腦桌布跟床的旁邊都掛上諸葛亮的畫像然后呆了一呆,就在諸葛明呆滯之時,劉德也步了進來將諸葛明拉走帶到另一間空置的房間:「這是我的房間,你是這間。」

三天后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諸葛明突然沖入劉德的房間伏在劉德身上,熟睡的劉德被諸葛明這樣一弄頓時醒了,就在想推起諸葛明的時候,聽到諸葛明哭著說:「為什么…主公不聽亮說要去伐吳,為什么主公要如此忍心離開亮?主公你知不知,亮一個人捱得好辛苦…主公,亮有負主公所託…」劉德聽至此已不忍,環上諸葛明腰輕柔撫摸著:「備知道,備知道…沒關係,備會在孔明身邊,孔明好好睡吧。」

第二天一早,諸葛明醒來之后發現自己在另一房間之內,心不由一驚猛地坐了起來看了看四周,床尾掛著一幅諸葛亮的水墨畫像;而床的四周都貼著不同諸葛亮的畫像。就在諸葛明想翻身下床之際,他聽到有人正步向房間,于是趕緊躺下來,擁上旁邊的睡枕裝睡,閉眼的一刻他看見那抱枕上面印著的竟又是諸葛亮。

「醒了就起來。」諸葛明聽此睜開微紅的雙眼看去劉德,劉德見此步至床邊吻上諸葛明的唇,諸葛明先是被劉德這一表現嚇呆,然后便沉醉于此更回吻起來。諸葛明這一連串的表現勾起了劉德的慾望,劉德一個翻身將諸葛明壓在身下,不一會諸葛明一陣不自覺的道「主公…」把劉德喚回過來。

「對…對不起。」劉德說畢頭也不回的沖出房門,只留下一臉愕然衣衫不整的諸葛明躺在床上。待劉德離開很久之后,諸葛明終于回神過來,整理自己的衣衫步出房門。

諸葛明步出廳怎也找不到劉德的身影,只見餐桌上放著午餐。諸葛明食過午餐將碟拿起步向廚房,將碟子洗好之后,看到雪柜貼上一張寫著一地址和一句『我跟他們交代了,你想住多久就多久。』的紙條。

諸葛明拿著紙條往劉德的電腦查找地址所在之地,諸葛明開啟電腦電源之后,看到電腦竟加了鎖,然而諸葛明很快就登入到劉德的電腦并查找地址,然后掩蓋一陣悲傷的情緒,收拾好自己帶來的物件。晚上劉德回來看到房子像是給人打理了一番的樣子:「那么多年,還是不改這習慣。」

一星期后,諸葛明在酒店的大堂看到一份報紙,上面登著一間叫季漢的電腦公司請人,接著一看公司的地址竟然跟自己下住的酒店如此近,于是諸葛明回房更衣過后便步去那公司應徵去了。

諸葛明一步入公司,就看到兩個樣子很惡的人走過,其中一人說:「二哥,真不明大哥怎么要幫那小子租那酒店。」

「大哥做事,我們就不要過問。」

諸葛明聽后一言不發步至前抬待他們離開之后:「我是來應徵的。」

「好的。先填了這表格,有什么問題可以問我。」

「好的,是了我想問一下剛才兩位是…?」

「他們是二經理關云同三經理張翼。」

「那你是?」

「我是孫佑,這里的秘書。」這時有一人從房間步了出來,于是孫佑便對諸葛明說:「好了,你快去填寫履歷表,交回給我就可以去面試。」

不一會諸葛明便將填好的表格交回給孫佑,接著孫佑領著諸葛明進入房間,諸葛明步入之后,孫佑便步離房間。

「你好,請坐。因為我們老闆剛出去工作,所以由我應徵。我先自我介紹,我是這里的經理趙云。」

「你好。」之后諸葛明就介紹自己和答著趙云問的問題。

「你見識不錯,明天就上班吧。」

第二天,諸葛明被引領來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一直到十一時見到劉德滿臉疲勞的跟關張二人回來:「你二個看怎么辦?」

「大哥,他根本就是強人所難…」

就在此時關云看諸葛明在聽他們談話內容,于是便對張翼說:「三弟有什么事進了大哥的房間再說。」

不一會諸葛明拿著三杯茶推門進來,一開門就聽到劉德說:「他們是客人,有所要求也是正常。」

「大哥,要不是你姓劉,三弟我還以為你是諸葛亮翻生。」劉德聽后抬頭一看,正想什么時,看到諸葛明站在門口,先是一頓然后對關云同張翼說:「你們兩個先出去。」

關張二人聽此便站起來,轉身離開之際看到諸葛明拿著東西,一臉了然的離開:「關云,先幫他將東西拿出去,然后關門不準任何人進來。」關云點頭,接過諸葛明手中的東西關門離開。

房內,劉德冷淡的問:「你怎會在這里?」

「我?我昨天來見工是趙經理叫我今日來上班的。」

「趙云,他還真夠膽…」

「主公…」

「我說過多少次現在不是三國時代。」

「主公如此說,即是主公想起了。」諸葛明一臉狡黠笑著步到劉德旁邊,握上劉德的手。

「放手。記不記得也不關你事。」

「亮,不會放手的。主公,你知不知亮找了主公多少世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找下來。」劉德閉起雙目淡然說著,諸葛明聽此一言不發的輕吻上劉德的唇:「亮不知為什么主公要避開亮,不過不論主公如何做,亮都不會離開主公的。」

「你是傻瓜嗎?」諸葛明聽后一臉不解,劉德見此接說:「一千八百年前,備已害孔明如此,備不想再害孔明。你走啦,好不好?我會補發一個月糧給你。」

「不,一千八百年前是亮自愿,一千八百年后依舊是亮自愿,因為亮愛主公所以不會后悔,所以不論主公如何做亮也不會離開主公。」

「你這個笨蛋…」

諸葛明邊說邊步到劉德身后按揉著劉德的肩膀問:「主公才是笨蛋…主公是不是該說說剛才跟關張二人所談之事,讓亮給主公想過辦法好不?」劉德在諸葛明的按揉之下閉起雙目給諸葛明說著,諸葛明聽后沈寂了一會就給劉德想到解決方法。

劉德聽后笑說:「備得孔明果然如魚得水。」

諸葛明一臉笑意的說著:「如果真是如魚得水,那為何主公要避水。」

「你呀,就是喜歡找你家主公碴子。」

「沒有。」劉德聽后笑了笑,然后拉上孔明的手步出房門,對眾人說:「各位,今諸葛明替公司解決了一大難題,所有我決定還諸葛明擔任秘書長一職,諸葛明你就給大家說說那方案。另外,關云去找張翼一同來我的間房。」

關張二人進來之后,劉德就讓他們去給諸葛明退了酒店房間,又讓他們找人將諸葛明的東西送回自己房子。

一年后,公司的業績在諸葛明協助下越來越好,于是兩人侯離開了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將公司暫交給關張二人打理。

    標簽:主公,就在,一臉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