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獨占欲,我只要屬于妳的愛。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3:52 閱讀: 字體:
獨占欲,我只要屬于妳的愛。

※因為怕肉文沒辦法在午夜前打完完成日更,所以先放個前菜給各位審們打個牙祭:   )?沒意外肉文會在凌晨放,還請審們稍等一下了:   )?

※部分刀男士的場合,本來想打甜但是不知道為什么越走越黑,可能是習慣   (滾

※刀男士們都非常專情相信小爺!!

※愉快的小段子:   )?(?),OOC有,獨愛有,黑化有,刀男士單視角有,大概R12(?),不喜勿入謝謝:   )

佔有不是只有一種方式,任何形式都可以。

[笑面青江--剝奪妳的面具]

夜風狠狠刮過她著雪紡裙的身子,月光穿透她的外衣,肌膚如雪羽一般晶瑩。

笑面青江面帶微笑的看著她,舌尖滑過下唇。

「每次在我面前,妳都可以溫柔的...對每個男人微笑。」

他著迷的凝視她墨黑中帶著水光的眼,右手撫上她的側臉。

「對每個人都溫言軟語,對每個人都縱容不已。」

青江的右手緩緩滑下,大掌覆上她胸前的嬌軟,輕柔的觸摸好似碰上一件易碎珍品。

「妳知道嗎..妳曉不曉得...我真的快嫉妒的瘋了。」

他帶著狠的咬上身前人的脖頸,女子帶著哭腔的嗚咽聲在強勢的啃吻間支離破碎。下一秒,他毫不留情的狠狠撕碎她的衣衫,嬌媚的姿態在暗夜中顯得更加誘人。

「妳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樣的想對妳圖謀不軌...只有我,只有我可以讓妳幸福,讓妳每天都活在仙境。」

青江強勢的分開她的雙腿,單指劃過那誘人的尖端,輾轉壓揉。

看著她逐漸克制不了的輕吟出聲,嬌喘的嗓音令他亢奮,青江吻上她的唇,侵入她的舌齒之間,抽離時帶出的銀絲與她逐漸迷濛的雙眼,都讓他滿足不已。

「剝奪妳溫柔的面具,看妳在我身下輕喘的模樣..我好喜歡妳現在乖巧的樣子,看來藥效是發揮的不錯。乖,很快妳就會完全不能動了,不會痛的喔,我會很溫柔的......」

他單指進入她的秘處,微微向上勾起的刺激讓她無法克制的落下生理性淚水。

「沒事的,我會讓妳舒服的...」

他吻上她的眼睛,單邊素日被覆蓋的赤紅瞳目,在夜光的折射下顯得妖異不已。

青江身體向下壓去,咬住她的耳垂,低啞的嗓音在她耳邊柔情呢喃。

「放心,今晚的夜還很長...」

他笑看著她,沉醉蔓延雙眼,他抬指點上她的唇。

「我的公主,妳逃不了......。」

[壓切長谷部--請您不要背叛我]

帶著微光的地下房間,潮濕腐朽的氣味密布室內。

壓切長谷部單手將她的雙手關節對靠緊握,壓過她頭頂的瞬間帶著不容置喙的悲怒。

煤灰色的髮在僅有一盞懸吊的燈光下,顯露絲絲亮光,紺色的眼凝視她帶著吻痕的脖頸,右手掌握她的力道不自覺的加重,疼的她倒抽了一口氣。

長谷部深深的看著她,左手扣上她柔軟的腰肢。

「為什么....為什么這樣做...不是說只需要我一個人?」

他將她放倒在前方的木桌上,嬌小的身影完整的容納在暗上的桌面間,顯得格外惑人。

長谷部低下頭靠近她的嬌軀,一口一個的咬掉她襯衫上的扣子,脣齒間有些惡意的擦過她柔嫩的肌膚,引得她一陣顫慄。

「您曾經說過,絕對不背叛我,您說您喜歡我的眼....妳說過妳只喜歡我的眼睛!!」

他有些崩潰的低吼出聲,看著她的目光變得幽深混濁。

他的腿往前一壓進入她的腿間。長谷部昂起頭,咬落了右手潔白的手套,他隨意的將之扔往地面。俊美的側顏在弱光的閃爍下顯得蒼白不真實,未被照進的令一邊面容顯得格外灰暗。

他的胸膛微抵她柔軟的胸,左手扣著她腰間的動作狠狠收緊。

「無論是什么樣的方法目的,我都會為妳達成,只要妳會再回來....會再回到我身邊永遠不離去...」

長谷部的手觸上她的衣邊,指尖向下拉開衣領,她的身軀全數暴露在微冷的空氣中。他抬手將自己的衣衫打開,精壯的身材蘊含著壓抑與爆發。

「只要妳答應我,只愛我一個人,這次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當作沒有發生。」

他動手揭開了她的文胸,眼前的白皙美好令他忍不住沉了眼,他輕咬上尖端。

強烈的快感侵入腦海,她的腦中一片空白,逼近無法思考。

長谷部勾起唇,吻上她的柔軟,舌間滑過她的牙關,在她接近無法呼吸時放開了她。

他的眼中,滿斥平日壓抑的愛意與盡數解開的狂氣。

「所以,我的主上,僅只屬于我的主上....別背叛我,妳只屬于我.....」

[山姥切國廣--想妳幸福。]

她的華服散落在室內,山姥切國廣埋首在她的腰間落下一次次烙印。

他的左手微微使力抬起她的腰,右手撩開她被墨髮遮住的面頰,帶著冰的藍色眼眸直面她的雙眼。

嗓音十分柔和。

「第一次寢當番....有沒有驚訝?」

他帶溫的指尖親密的摩挲著她的柔嫩面龐,幾欲回答之際,山姥切的指端沒入了她的口中,反壓她舌根的動作令她不自覺的想要作嘔。就在快要無法抵抗時,他抽出了指帶出一瞬銀絲,絲線在她的紅唇旁顯得更加淫靡。

山姥切咬上她的下唇,舔吻親啃,金髮散落在她的頸邊,他的氣息變得粗重。

「最近....總感覺妳不像過去那樣喜歡我...是因為妳也覺得我是仿品?覺得我不夠資格?」

他剝開了她僅存的內里單衣,五指插入她的髮根,向上微拉,她便無法克制的提起身子,更加貼近了他的懷抱。

山姥切抬手摀住她的唇,看著她泫然欲泣搖頭的表情,露出了一個絕美的微笑。

「露出這么讓人心疼的表情....我都捨不得了。」

他緩緩放下她緊繃的身子,溫柔的吻著她的面容,流露出的暖意讓她有些不能自己的意亂情迷。

看著她這樣的表情,山姥切的笑容更加向上勾起,在她完全放鬆之時冷不防的將她的雙腿壓向兩側。

「身為妳的初始刀,我希望妳是最幸福的人,但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希望妳的所有幸福都是我所給予,眼中只有我一人。」

他看著她轉瞬間變得更加吃驚的雙眼,舌尖舔過她的下巴,留下點點水跡。

她張口欲言,卻喊不出聲。

山姥切恢復平穩表情的看著她,食指抵住她的唇。

「差點忘了,妳不能說話,不過...也好。」

他的額間觸上她的,眼中布滿柔情深愛。

「這樣,就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們了....。那么,請多像我證明,妳所謂的在乎我吧......」

[加州清光--妳還記得約定嗎?]

柔軟的水床上,她被他自后方抱入懷中,加州清光柔順的愛撫她的身姿,一處都不放過。

「主上...我真的好喜歡妳,好愛妳...」

清光的吻遍布在她的軀體,帶紫帶紅的痕跡在水晶燈的照射下宛如一道道刺紋刻痕。

「妳知道,我喜歡妳什么嗎?」

他低下頭,將下巴置于她的頸邊,細密的吻落上她白皙的側頸,喘息變得不穩。

「我喜歡妳的溫柔認真,喜歡妳無時無刻帶笑的模樣....」

他咬住她裙裝后方的拉鍊,向下滑開衣衫的聲音在僅有兩人的安靜室內顯得十分清晰。他的手探入她的衣裙,上下滑觸,覆而又收回手。

「喜歡妳看著我的表情,喜歡妳說妳也愛我...」

他將她轉了一個方向面朝自己,攬入懷中。柔愛的紅瞳注視著她的眼眸,他看見她的瞳中黝黑,他知道,她的眼里只有一個自己。

清光開心的將她往懷里抱的更緊,以一種不會傷害到她的力道。

他格外輕的以指尖碰上她的背,小心撫觸。

「天知道我有多愛妳,愛妳愛的快要不能呼吸......」

清光閉上眼睛,腦海里都是她巧笑倩兮,美目盼盼的身影。他一手持續攬著她,一手碰上自己的炙熱,加速來回間無法克制的低吟了起來。

在解放一刻,他無法思考,只是深深的吻上她誘人的唇。

清光看著她,目光更加輕柔,化作了一灘春水。

「妳還記得約定嗎?曾經妳躺在我的懷里,說妳的一切都是我的,全部都是。」

他吻上她的額,鼻尖充盈她的味道,他迷戀的嗅聞,

滿足過后,清光目視她空洞的雙眼。

「怎么不回話?是不知道說什么嗎?沒關係。」

她的四肢僵硬,似是早已沒了心跳。他癡迷的看著她的面容,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晚安,我的主上,從今以后,每天每個夜晚,我都會抱著妳一起過,沒有人能拆散我們....再也不會讓妳感到孤單。」

    標簽:清光,帶著,喜歡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