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我愛的那個男人,他老了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7-02-09 00:00:00 閱讀: 字體:

在我的世界里,有一個家。在那個家中,有一男人,時刻都在為我遮擋著風雨。那,是我稱之為父親的男人。

我愛的那個男人,他是高大而倔強的。

大概是因為身高隨祖母吧,父親從小到大就長得并不高。偶爾悄悄的翻看相冊中放著的他小學乃至中學的全校合影,發現他竟然是全班男生中個子最矮的。和他一起回祖父家,叔伯們都夸我身高隨母親,比較高。他們還常常當著我的面調侃他:看吶,連女兒都比你高了喲!盡管他的個子嬌小,但他的肩膀卻很寬大,寬大得足以攔過我們整個家,給予我們足夠的安全感。

記得曾有一段時間,他生病了,每天都無精打采的。盡管如此,卻依舊固執地對我們展露笑顏,不讓我們擔心。可母親終究還是忍不住戳穿他的強顏歡笑,似是嘆息似是無奈:“生病了就該去看醫生,你別這么固執好不好?”可她卻依舊笑得像個孩子,輕輕攬過母親的肩,對她說:“別擔心,我沒事的,過兩天就好了。”看吶,我愛的那個男人,他像個孩子般固執而倔強。

我愛的那個男人,他是溫柔的。

在我的記憶里,父親是溫柔的。依稀記得,小時候他似乎很疼愛我,盡管我并不是家中心心念念的長子,長孫。他從未對我發過火,我也從未見他發過火。在我的印象中,他一直是個脾氣溫和的人,不論對誰他都是一臉如沐春風般的微笑,不論對錯他也總是一臉慈祥的樣子,似乎從來不會生氣。或是因為每年只能見到他兩三天的緣故吧,對他太過陌生,所以當他回到家親昵地抱著我的時候我會有些不知所措。

小時候的事情大都記不清了,很多事情都是從祖父祖母和其他親戚那兒聽說的。只是依稀記得趕赴上學那會兒,我因為膽子小而不愿意去上學。祖父哄我哄到沒轍,不得以打電話給他。那時候我以為我會聽到他氣急敗壞的聲音,可是當我把手機放在耳旁時卻沒有聽到意料之中的怒吼聲。反之,是他一如既往溫柔的嗓音,他說:“小乖,要聽話哦!聽爺爺奶奶的話去上課好不好?小乖很聽話的,對不對?學校里有很多小朋友,大家可以一起玩的哦!你可要聽話,等爸爸回家再陪你玩!”看吶,我愛的那個男人,他像個母親般溫柔。

我愛的那個男人,他是高大的、倔強的,但同時他也是溫柔的。他會微笑,他會溫柔,但他也會嚴厲,也會無奈,也會嘆息更重要的是,他也會蒼老。

不經意地打量著他,卻忽然發現,他那一頭俏皮的、濃密的、烏黑的發絲,不知何時已漸漸被年華染白;忽然發現,他那剛毅的臉龐,不知何時已漸漸被歲月悄悄畫上皺紋;忽然發現,他那細長能干的雙手,不知何施醫漸漸被時光慢慢刻上傷痕;忽然發現,他那寬厚的脊背,不知何室億賤賤唄石光瞧瞧壓彎了。

我多想就像筷子兄弟唱的“時光時光慢些吧,不要再讓你變老了”那樣,讓你別再蒼老。

我多想就如李霄云唱的“拜拜,你不要再擔心,我會想你說的那樣,不管遇到什么樣的挫折,都會堅強”那樣,讓你別再擔心。我愛的那個男人,我的父親,我多想對你說:我能為你做些什么嗎?微不足道的關心收下吧!你牽掛的孩子啊,長大了!你別擔心,我會堅強,堅強,我一會堅強!

我一直在以他無法察覺的速度在不斷成長,而他,也一直在意我無法察覺的速度在不斷地蒼老。 

    標簽: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