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吸血鬼搗蛋題:論如何以惡作劇把女友》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28 閱讀: 字體:
《吸血鬼搗蛋題:論如何以惡作劇把女友》

        「刑禹維!!!」妙謙芊大叫了聲,原因不難,她就是被某個「帥哥班長」給絆倒了。

        這個「班長」不是像小說那種頭腦好心也好的,雖說不壞,總之就是很欠扁的那種。

        然而,他為何會當上班長呢?全靠他那副死皮囊,在妙謙芊眼里很是礙眼,在自家閨蜜就不是了。

        整天班長班長我愛你的喊,有沒有這么夸張?妙謙芊對此表示白眼一枚。

        刑禹維道了歉之后,那大長腳也沒啥動,繼續跟死黨聊天打屁哈啦。

        「好了啦,不要生氣,被他絆倒算你有福氣ㄟ~」妙謙芊的閨蜜牙牙涼涼飄出了句話,「福氣你個頭啦!」妙謙芊翻了翻白眼,她真的覺得這群迷妹真的很M。

        「小芊芊,等下下節下課請留步,我有話想說。」刑禹維不知何時跑到妙謙芊旁邊,只留下了這句話。

        「他叫你小芊芊!!!」牙牙超興奮的拍著桌子,妙謙芊不禁懷疑她家好友是有練鐵沙掌嗎?說真的「小芊芊」這綽號連牙牙也叫不出來,這班長......怪怪的......事情不單純阿。

*

        下課后,只見刑禹維向妙謙芊招了招手,她便屁巔屁巔的跟上。

        「她是誰啊,被刑禹維拉著走ㄟ。」一旁的路人甲對路人乙說。

        沒錯,她是被刑禹維拉著走了,明明還有「兩公尺又二十公分」的距離,之后她就莫名其妙一臉懵逼的被拉走。依妙謙芊的遲鈍程度來說,她絕對沒發現刑禹維剛剛其實有放慢速度的,慢慢地接近她,欸嘿嘿嘿......

        刑禹維把她拉到學校的「談判所」,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啦,就是個非常非常非常隱密的角落,聽說從很久以前就有一堆學長姊要談判都來這了,當然不只有正經的談判,還有......

          臉紅心跳的告白。

        「帶我來這里干嘛阿?」妙謙芊很是不解地問。

        「當我女朋友好不好?」刑禹維淡淡的笑著。

        妙謙芊的腦子一秒瞬間炸了阿,不帶這樣玩的阿,她看了那么多言情小說、偶像劇、少女漫畫,從沒看過有人這么直接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過仔細想想,貌似刑禹維出身名門,好像家里大人都會要求帶個女孩子回家......等等,他現在才高中!!!

        高中而已家里應該不會逼婚吧?妙謙芊深深陷入自己的小宇宙中。

        「芊芊?被我......嚇傻了?」刑禹維賣萌似的歪了歪頭。

        妙謙芊也猜累了乾脆直問,「為什么......是我?」

        「因為你和其他人不同啊,你,很特別。」刑禹維湊近女孩的臉,她嚇得趕緊將手擺在臉前。

        「不好。」妙謙芊有些沒頭沒腦的一句弄得刑禹維愣了下,但也隨即反應過來她......

        不當他刑禹維的女朋友......

        「確定?確定要拒絕我?你會有苦頭好受的了。」刑禹維冷笑著,說完便轉身離開。

        刑禹維對于想要的都是勢在必得,告白從來沒被拒絕過(雖然通常是女生倒追啦)。

        妙謙芊這個女人......他必定要她當他的人!

        妙謙芊正遲鈍思索著他口中的苦頭為何,她摸不著頭緒,甩了甩頭試圖把這件事給放諸腦后,轉身離開。

        但她殊不知......

        苦頭......即將到來......

*

      「嘩啦......」妙謙芊前一腳才踏進教室,為何她全身都濕了!!!

      「這是怎么回事啊!」妙謙芊一陣怒吼,看來她中了那種把水桶放在門上,再等人把門推開使水桶重心不穩,倒下來的惡作劇吧?

        「謙芊!!!你沒事吧?你是不是腦子進水跑去跳游泳池阿?怎么全身都溼掉了?」牙牙有點開玩笑地說完,便帶著妙謙芊到保健室。牙牙很是喜歡損人呢!

        說的也是,要不是體育老師叫她幫忙收器材,讓她最后一個進教室,她也不會淪落到在保健室里披著毛巾,等衣服的時候。

        「謙芊北鼻~換完衣服我們回去上課哈!」牙牙很是噁心的將衣服遞給妙謙芊。

        「喔。」妙謙芊給予一記白眼攻擊,牙牙也很配合的扶著臉,裝作很痛的樣子。

        當兩人回到教室并好好的上完一節課時,有一個貌似昨天請假的男生跑到妙謙芊面前道:「同學,可不可以借我筆記?」妙謙芊理所當然很善心的借給了她,但為什么不跟別人借呢?

        因為她是全班票選出來筆記做的最美最齊全的南波萬,雖然本人很不care那個無聊的票選啦。

        話也說得奇怪,她筆記不做齊全,她的校排哪來的。

        「怎么啦?」牙牙問,「借筆記。」妙謙芊淡淡地回答,牙牙應了聲后把她半拉半拽到福利社買午餐。

        「同學,這個還你。」待兩人買完午餐,飽食一頓之后,剛剛那個借筆記的拿來還了,妙謙芊招了招手,示意那個男生離開。

        妙謙芊隨手翻了翻封面很有文青fu的筆記,她立馬怒了。牙牙也發現妙謙芊「龍心不悅」了,于是開口問:「又怎了?心情怎就不好了呢?」

        妙謙芊沒好臉色的把筆記遞給牙牙,牙牙翻了翻,打抱不平忿忿的道:「靠,這也太缺德了吧?謙芊你以后別再借人筆記了唄。」筆記的內頁被弄得皺皺的,甚至還有些涂鴉的痕跡,任誰看了心情都不好。

        但妙謙芊和牙牙沒注意的是背后那人投來冷淡的目光,和那一抹讓人不寒而慄的微笑......

        下午,一個女孩向妙謙芊借了手機,說要打電話,上午的「筆記事件」雖讓妙謙芊有一點不敢借人東西,但看在她和那個女孩還算熟稔情況下,她認為那個女孩應該不敢干什么缺德事吧?

        但她錯了,錯的徹徹底底,她又被弄了,別人頂多把別人手機照片全刪,但她的「特殊待遇」是......

        手機恢復原廠設定......

        妙謙芊心情真的不美麗,非常非常不美麗,非常非常非常不美麗啊,軟體什么的還好,但她手機里珍藏的BL照,妙謙芊又沒有備份的習慣,怎么辦啊啊啊啊啊啊......

        那女孩還手機時已是放學時分,她還完就閃了,今天又是星期五,逮不到人啊啊啊啊啊......

        「謙芊,那個女的轉學了。」牙牙一臉凝重地說,妙謙芊傷心到連腳都站不直,還是牙牙扶著她回家的阿。

        「到底是誰啊?」妙謙芊躺在床上低喃著,忽然她想起了刑禹維說的「苦頭」,理了理思緒,妙謙芊雖然遲鈍,但邏輯思考還是不錯的。

        妙謙芊真的想不到他竟然是這種人,不就跟新聞上的情殺兇手一樣嗎?愛不到、得不到就要她或他死,太偏激了阿。

        但妙謙芊很是不想在活在天天被惡作劇的日子啊,所以她是要轉學?等等,要轉學也是刑禹維轉學吧?乾她屁事。

        或是......答應他?

        高中,就陪他玩玩吧,妙謙芊暗自嘆了口氣,等下,她怎么好像一個媽媽要陪小孩玩啊?有種老了的感覺是怎樣啊?

        妙謙芊把事件透透徹徹了解后,她也有種「終于」的感覺,就像剛考完試一樣,而六日她也就輕輕鬆鬆過啦!

*

        妙謙芊約了刑禹維到當初他告白的地方「談判所」,刑禹維也真好約,她一提刑禹維就爽快答應了。

        「我答應你,當你女友。」妙謙芊姍姍的開口。

        「我是吃回頭草的人嗎?」男孩咄咄逼人的問。

        「不要就算了。」妙謙芊聳了聳肩。

        「我要!」刑禹維大聲道,「那么大聲干嘛......耳朵都聾了......」妙謙芊小小聲的抗議,「這樣可以吧?嗯?」刑禹維在女孩的耳邊小聲地說,富有磁性低啞的聲音讓妙謙芊耳朵都不爭氣的紅了。

        兩人肩并肩回教室,牙牙看到便一臉八卦的撲到但某人被刑禹維拉走,反而讓牙牙「仆街」了。

        「怎么這樣啊......」牙牙揉了揉小臉,小聲地抱怨,而抬眸看見一男一女,大叫了聲:「謙芊!!!你交到男友惹ㄟ!!!」

        被點名的妙謙芊摀著耳,把牙牙扶起來,她耳朵今天受到雙重打擊阿......

        「放學,帶你去約會。」刑禹維用悄悄話的方式告訴他的女友,妙謙芊的心靈遭受到核彈等級的大轟炸阿,刑禹維也太等不及了吧?剛答應就放學馬上約會哩。

        妙謙芊擋不住牙牙的攻擊,馬上供出了刑禹維的所做所為,牙牙一直哇阿呀痾的叫,幸好妙謙芊對著孩子有耐心,把事情都一五一十的交代的清清楚楚。

        不知道接下來會遇到什么?嘴上說只是玩玩,但到最后會不會日久生情,動了真心?妙謙芊對之后很是茫然,以后見招拆招吧?

        刑禹維對于把到的女友心情根本是開了小花,不白費他的苦心,其實「苦頭」啥的也只是威脅而已。

        而他們未知的未來還很長很長呢!

    標簽:牙牙,筆記,苦頭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