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吸血鬼搗蛋題:撒旦的玩笑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28 閱讀: 字體:
吸血鬼搗蛋題:撒旦的玩笑

我名字叫邱比特,二十四歲,嚴格說來應該是六百二十四歲,只容貌和身體停留在二十四歲時狀態。

六百年前爲救愛人梅度莎,我和魔鬼交易,愿讓圣潔靈魂受魔血洗禮變成吸血鬼,換回小梅生命。撒旦不滿意,硬添六百年后要我和小梅相遇,期證明愛情經不起時空考驗。我贏,可脫鬼成人和小梅白頭偕老。輸,永不超生,要我后悔一萬年!這是我站在這里的原因。

腦海清晰記得初遇時,小梅剛失戀,將我背影當愛人的,一把抱住。我沒戀愛過,驟然被軟玉相擁不但不感興奮反而驚嚇僵直。小梅哭訴不要離開她,我呆若木雞莫敢蠢動。她哭了好一會,發覺不對勁,翻過我身,看到陌生面孔,怔住退避三步,面紅耳赤,忽怒火燒髮數巴掌襲來,打的我頭昏眼花撞上湖邊座石,額頭辣辣流出熱液,伸手一抹滿是鮮血,我嚇的昏厥。醒來已在醫院,小梅緊握著我手趴睡胸前,散髮飄出清香,我無法自拔地愛上她。

身為吸血鬼,除吸血還具預測未來,雖短暫模糊但已足知小梅將出現在初遇地。不知是命運捉弄亦撒旦刻意安排,六百年從未遇小梅或轉世,我是如此思念,腦袋裝的全是她顰笑倩影,無法見面如無形匕首割囓著心!痛─啊!心在瀝血,仍忍不住想她,幾次受不了傷痛,在胸口捅一刀想一死百了,可我是吸血鬼,魔鬼下了惡咒,保有不壞之身,想死死不了,好懲我逆天之愛。

離她出現還分余,卻比六百年還長。

我忐忑來回踱步,雙手搓痛,汗流浹背,身軀興奮發顫,灑落汗水打在汗地發出滴答聲。小梅可好?還記得我嗎?六百年不算短的日子,使我感到莫名生疏,她還是六百年前的她嗎?一股奇妙恐懼爬上心頭,胃腸跟著絞痛不適,該死!在重要時刻居然不爭氣要上廁所。都是貪吃惹禍,雖是吸血鬼仍無法忘懷美食,偶而偷吃卻壞了大事。我憋氣強忍,不想錯過小梅第一道容顏。

湖面颳一陣輕風,漣漪綿綿,柳葉翩翩。湖徑彎處,柳蔭下,潔白熟悉身影綽約步出。是小梅!是日盼夜望的小梅!淚水無意間充滿雙眼,六百年了!難掩再次會面的悸動,砰砰的心跳到喉頭哽咽發不出聲,雙腳抖的站不住。

她純真臉龐一如從前,見到我眼神陡然燦爛地向我揮手,她還記得我!我高興地直想喊萬歲,漫長等待終于回報,淚滾滾而下,激動至無法抬手招呼。小梅雀躍跑跳過來,張開雙臂準備愛的擁抱。我張臂迎迓,不能想像這是事實,閉眼沉醉幸福,此刻我是天下最快樂的人!

但快樂持續不到三秒。

小梅沒投入我懷抱,她和我身后帥哥相擁纏綿!此景如悶棍擊頭,我不可置信地后退,他怎可搶走心愛的小梅?我發狂地沖過去拆散交融倆,拉著小梅走。小梅驚的發呆,帥哥面浮冷笑。小梅甩開我手罵我瘋子狠狠給一巴掌,我慌亂胡言愛她六百年。她畏懼上下端詳,要我去看醫生或報警處理。我翻開前額隱藏髮梢下的閃電疤,告訴是她六百年前所留下,想喚起回憶。她茫然憐憫望著,舉報警察囚我入車。我眺睨漸行漸遠儷影,抓著囚車護網失聲痛哭,歇斯底里亂沖亂撞,接著警棍亂棒加身,痛的不醒人事。

醒轉來已在醫院,四肢束縛,全身酥軟起來不得,想是鎮定藥作祟,這些都難不倒吸血鬼,我有強大的法力,只要愿意隨時可使,但心灰意懶,寧可躺老一身。賊殺的!我不老不死卻不能不悲不痛,活著有時比死還痛苦。突然眼前閃出一段影片,小梅被打的鼻青臉腫,我決無法忍受,登時鼓脹肌肉撐斷束綁,從窗戶疾飛出去,眼前景物浮光掠影紛紛向后,迅速找出事發建筑物。

我駐足公園旁一座時興大廈,斜靠豪華門柱等待發生,我總是來的太早,小梅不在的時間是不値分文,我最多的是時間。一會小梅提蛋糕愉悅走來,我必須阻止她前往險境,一腳搶近擋住,不準她赴約。她吃驚片刻要我讓開,我擋人不讓,乞求別去,會遭拳打腳踢。她斜瞪,俢長美腿踹我下體,我痛的彎腰抱鳥擠淚,仍不放棄跪地抱住她腳。她氣極拔鞋狂擊我頭,我眼冒金星不得不撒手,睜眼看她涉險,無助地搥地啜泣。

不久高樓傳來爭吵聲,忽聞小梅尖叫聲,我心急如焚以迅雷速度沖去破門而入。只見一對男女赤裸床上,小梅臉頰五指泛紅,蛋糕跌落一旁沾滿床緣,我氣急敗壞沖去給狗男女巴掌。倏然覺得臉頰熱騰騰,小梅打我多管閑事,要我馬上離開。我要她跟我走,她不肯,竟然屈膝求狗男原諒,那高貴無瑕圣女這斯卑微,我心一片空白默然退避門外靜靜守護。門內夾雜吆喝哭泣摔物之音,我靠在破門心在淌血。

約莫一世紀長,小梅啟門而出,四處淤青,臉曲不成人樣,眼角尚留淚痕,唇邊仍遺血跡,搖晃倒進我懷。我輕撫她傷轉移我身,只覺周身凸起吃痛,須臾過繼她所有傷痕。我讓她靠墻而坐,迅疾閃入門內,狠狠揍狗男女,撂下重話:敢對小梅不利加倍奉還。看狗男女赤身瑟縮墻腳發抖,我頓時有身為吸血鬼超能的快感,露出尖銳獠牙嚇的倆抱成團。

我抱起熟睡小梅送她回家,屋里陳設和六百年前一模一樣巧合?我怎知她住處?我不禁佩服自己的記憶和直覺,凝視酣睡小梅,有陣吻她沖動,隨之而來是龐大血癮慾望,我不希小梅成吸血鬼,吞涎強忍嗜血欲奔離現場,偷渡捐血庫滿足。

湖風徐徐吹拂,雁鴉列列飛越,景緻如昔,重臨猶歸。我永不忘六百年前今日是初遇日,一切似乎停格不前,沒想光陰洪河推新換舊人事早非。忽然腰一緊,纖細滑嫩手環抱我,像曩日小梅誤認,一度懷疑回到過去,事如歷史發生,小梅發現是我時,我發現她臉現異樣表情,似乎隱含極大的恨意,這是之前未曾注意過,接著我被打進醫院,跟小梅好上了,雖如夢幻我喜歡回到過去的感覺,真希望持續下去永不醒來。

跟愛人一塊如身在云端,每日飄飄然不真實。我邊走邊跳手舞足蹈,余光瞥見街角咖啡廳臨窗小梅和狗男啜飲有說有笑,乍然妒火中燒怒氣填膺,我強抑激動情緒,鬼祟進店入臨座偷伺。店內音雜聲大,伸張耳僅片段聽到『意外、高飛』等情事,抓不著腦。我不冀小梅瞧扁肚狹腸窄,沒當場對峙點破,待倆離去才隨后出。一出廳,預感又找上我,狗男和小梅在方向盤前臉露驚恐,接著劇烈搖晃,小梅滿臉血昏去。知她命危,我慌不擇路全速馳去,務在事前防止。

上帝眷顧讓我追上,一輛聯結車闖燈,眼見要撞上小梅座車,車出突然來不及搭救,咬牙奮不顧身使勁奶力撲去,期能在互撞前爭取緩沖減少傷害。我仰首瞟大車駕座旁狗女比手指揮,心浮「謀殺」瞬間即被車扎的蕩出落地。我頭痛欲裂,周身骨碎,欲起身查看小梅安好否?只見小梅下車瞅一眼,慌臉驚詫,轉頭無視去探狗男。我伸手求救,滿口血叫不出聲,意識模糊逝去。

我從夢魘驚醒,擔心沉睡時小梅事故,怦怦然,見小梅床側瞌睡霎時鬆心。待小梅甦來,告疑謀害,她不予置信反責多心,任憑苦口婆心無法說服,唯有諫謹慎為上,卻得唯諾虛應,僅能徒嘆嗚呼。小梅有事出門,我瞧她心神不寧,尾隨其后。她藏首躲尾來到公園陰暗一隅,我隱身矮叢一窺究竟。數分后狗男偷摸而至,我偷聆倆窸窣細語,言微震撼巨,全身悚慄,汗涔涔淚潸潸,靈魂如墜深淵,一時不知如何是好!等倆散開甚久仍無法自已,彷彿遺棄天地間成名副其實的孤魂野鬼。預感來不吉時,我傷心欲絶無心閱覽,但見自身臉色蒼白奄奄一息末日近了。

我有一陣不見小梅,但因思念甚深無法自制,相約萬圣節見面。小梅蛇女打扮,我則愛神裝純。她向我要糖,我給情人糖要她勿忘我。車疾馳山徑曲道,車燈雖亮卻照不到未來。車越駛越快,小梅神色不安似乎在尋找什東西?我知是大貨車!她和狗男設計害我謀保險金,這是那天在公園聽到的籌謀。

飛車奔越陡坡,整個飛起落下震晃,喀喳一聲似乎震斷車底零件。車臨下坡,直沖而下,小梅訝異狂叫煞車失靈,車速如風滑出髮夾彎掉進山谷。我當機將小梅護在懷里,車先撞突出山壁,玻璃爆裂噴出無數碎片打的背部吃痛,一片銳如刀鋒劃過右臂,熱血泉涌,但我管不了許多,心繫小梅唯恐受波及。車身彈跳半空翻了幾翻,又落至山峭處,引擎蓋驟然掀飛橫插山腰,撞的飛石抖落打的車頂砰砰猶如煉獄。接著車如滾石滑落山緣直掉谷底卵石,碰的一聲,頓時解體成二,不知哪來的尖棒刺穿我胸膛,還好半吋之差沒傷至小梅,她哇地哭了出來緊抱住我,真慚愧我希望剎那能永恆。

最后目光落在油箱,油箱破裂油漏滴答,眼見要引燃爆炸,我想抽身卻腳卡動彈不得,我要小梅先逃莫管我,小梅揮淚搖頭直道害了我,不肯先走。我勉難微笑要她先躲巨石后,安慰她我定能脫險。她不捨瞧我緩退石后,我使勁抽腿斯毫無動,想起適才小梅盈淚,不想讓她后悔愧疚,我大拳擊在車板,居然敲出空隙,迅疾躍出。瞬間轟隆巨響!火光如蕈沖天,猛烈氣流向外急送,我被推的撞至山麓巨木才跌落地面。

小梅奔至扶我坐起,無奈幾經折騰,氣力全乏,竟無法坐穩,我只覺上下前所未有的虛弱,彷彿末日就在眼前。小梅淚流滿面,我告訴她我是吸血鬼死不了的,她以為我在玩笑破泣為笑,可是爲什么我的精力不像之前迅速恢復反而一再流失?難道是真的...

短暫時光后,一對男女從峭壁攀沿而下,是狗男女下來查探情況。我知他倆一不做二不休必對小梅不利,故做奄奄一息。果然他拔出我身上尖棒,猙獰迫近小梅,小梅嚇的跌坐在地擦臀而退,他舉棒刺向小梅,我絕不能讓他傷害小梅!我用盡力氣翻身擋小梅身前承受這一刺,我知機不可失,轉身抱住狗男,將突出體外尖棒插入他左胸,溫血隨著心跳打在我右胸,他想掙脫,我豈可放手,這是我救小梅的唯一機會!狗女見狀,驚惶失色,棄姘慌逃,腳陷石縫拐倒數次,一溜煙不見人影。隨著血量少心跳弱他唇色漸白終至發紺,我才驚覺精力殆盡腳軟,壓他而傾,趴在尸首不住喘息,空氣如此稀薄以至于幾乎吸不到氣。

小梅坐在身旁焦急望著我。一道白光從林梢通透灑地聚光成圈,一個白衣白髮老人從天而降立在圈上,他是那么慈祥背地卻齷齪交易,是撒旦。

撒旦語氣冰寒道:「你定有許多疑問?」

我已無力回答,只能喘息以對。

撒旦冷笑道:「你在問吸血鬼爲什么會死?因為你背叛我!我重新讓你回到六百年前看清全盤狀況,就是要說明你愛的是要謀殺你的人,這賤人不值得你愛,希望你認清事實,沒想到愛情是盲目的,你仍然選擇一樣的路,不離不棄所愛。在你預見死亡之旅還赴約時,證明你是真誠愛這賤人!愛是最強大的魔咒,解除我們交易的契約,從那一刻起你已脫離我的掌握成為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既然知道要死還從容履死,我當然不會違背你的意志,于是翻盤六百年前的結果,六百年前你許諾成吸血鬼換賤人一命。今我倒想看賤人如何做?賤人!妳愿意變吸血鬼換他一命嗎?」他聲音驟大。

小梅驚退三步,囁嚅道:「我...」

我想阻止她答應,我經歷過知其中甘苦,希望她好好活著過人的生活,還好她沒下決心。我全身慢慢乾癟如枯枝,畢竟我是六百二十四歲人,跟著枯枝石化從腳至頸,我視野漸朦意識漸糊,愛人我想跟妳說再見,但石化的唇喉發不出聲,僅能眨眼示意,妳懂我的意思嗎?好好活著!尋找幸福!一定要幸福喔!天是這么藍,我是藍天飛鳥自由翱翔。

    標簽:小梅,吸血鬼,撒旦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