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盜筆〕情人,快樂〔瓶邪〕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27 閱讀: 字體:
〔盜筆〕情人,快樂〔瓶邪〕

明天是2月14號。在以前,吳邪只覺得這是洋人的日子,他這個連七夕都沒怎么過的人湊什么熱鬧去?   但自從跟張起靈在一起了,就特別在意這種屬于戀人的節日,他都不知道痛心疾首地自我批評他那無聊的少女心多少次了。

張起靈當然不會明白他的小心思,吳邪當然也沒有指望過那棵大木頭。于是從幾個禮拜前他便不辭辛勞地在家里各個角落擺放攤開的雜誌(不偏不倚開在情人節特別單元那一頁)、報紙副刊(標題是:   度過情人節的方式十大首選)、附近甜品店的廣告單子(訂做專屬于你的情人節巧克力),搞得連王盟都跑來問老闆你是不是慾求不滿被他打了一巴,反觀那家伙依然每天睡飽吃、吃飽顧店兼數天花板上的灰塵,完全沒個表示。吳邪都來不及自嘲自己的這些行為有多二B就先對張起靈心死了。

晚上張起靈在陽臺不知道跟誰通電話,吳邪賭氣沒理他,就這么睡了。

其實吳邪沒想要鉆戒巧克力、也沒想要張起靈帶他上什么高級餐館,只要他說一句『吳邪,情人節快樂』也就足夠了。夢里的張起靈對他這么說、帶著難得燦爛的笑容。

第二天醒來身邊是空的,吳邪給張起靈辦的手機安安靜靜躺在床頭,下樓到店子問,王盟說他一早來沒見張小哥。張起靈就這么沒了,吳邪感覺全身上下像被痛揍一頓,狼狽至極。

什么時候走的、去哪、會回來嗎,還是老毛病又犯了,是拋下他,或者是又忘了他?

吳邪沒認為他們會永遠在一起。他們是兩個世界人,張起靈的過去太複雜也太沉重,他應該會期望平凡的未來,也許跟個溫厚老實的姑娘在一塊,過些辛苦但簡單的小日子。

如果他要走,吳邪不會攔他、也無權攔他。

儘管如此,他還是在門外等著,一等就到夜半。

一輛車停在不遠處,熟悉的身影下車往這走來,吳邪想也不想沖過去劈頭便罵:「你上哪去了!   干什么不帶手機!」喊完才發覺,聲音帶著哭泣似的沙啞。

張起靈明顯被他嚇到了,沉默半晌才小心翼翼道歉,「對不起,忘帶了。」

吳邪低著頭沒看他,肩膀不住顫抖,張起靈嘗試抱住他,結果吳邪回抱得更用力。喊了幾次吳邪都沒回應,他靠在吳邪的耳際輕輕地說:『吳邪,我喜歡你。』每當吳邪生氣或被惹得難過時,只要這么說,吳邪就不氣了。

果然懷里的人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你Y的到底去哪了?」

「給你辦禮物。」張起靈指指身后。

那輛車駕駛座上一個人,眼窩處黑乎乎的看起來怪可怖,好一會兒吳邪才明白那人是戴著墨鏡,還朝他揮揮手。

「昨晚我問瞎子有什么好貨,他說他找了個不錯的東西。」

「什么啊?」

張起靈不太情愿的樣子拿出一包充滿粉紅肉色的東西。包裝外赫然幾個大字,『情趣用具精裝套組』。

「你揍他沒?」

「揍了幾拳。」

吳邪點點頭。

「我給你找了另一件。」張起靈說,牽過吳邪的手,在他的掌心放下一枚戒指。戒指是寬邊的,有許多精緻的紋路,看得出來是細工,但顯然年代久遠,有些磨得看不出原本樣子,銀色的邊很是古舊,中間綴著幽藍色的寶石顯得格外分明。

「這是從國外掏回來的,用了一些管道才到手。」

戒指內側刻了一句話,吳邪盯著有些鼻酸,抬頭就見張起靈笑著,說,「情人節快樂」。

那笑容不比夢里的燦爛,卻更加溫柔。

    標簽:情人節,的人,這是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