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麻浦 [BTS/珍錫]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5 19:04:27 閱讀: 字體:

全怪燈光太暗,否則他一眼就認得。

騎著單車經過,有人要跳橋。

反射性把車往扔到旁邊,金碩珍盡可能伸長雙臂,抱緊正欲往橋下縱身的那人。重心向后一拉,風從耳邊掃過,兩人就這么跌在一塊。

自己成了對方的肉墊,鈍疼從背部覆蓋至后腦,還好頗輕微。他下意識摟緊懷里的人,發現對方整個身子都在顫抖。

「沒事吧。」忍不住替他擔憂。

那人沒回頭,手掌抵著地面撐了幾次就是起不來。一個脫力,他倒回金碩珍身上。

「你不攔我,就什么事也沒了。」對方嗓子沙啞。

金碩珍才見識到聲音真能用乾涸形容,簡直像幾個月沒過喝水,毫無活力與生氣。

「我要是不攔你,事沒了你人也沒了。」

責備似地拍了拍對方臉頰,卻未得到回應。他把懷里的人翻身正對自己,發現那人已經累得昏迷。

不只如此。金碩珍頓在原處,楞著望那張臉很久。遲疑著把人移動到光源較亮的地方,看清楚五官后倒吸一口氣。

鄭號錫。眼下泛著烏青,臉頰瘦得不像樣,漂亮的唇失去那抹緋紅,極為蒼白。

儘管這樣,依舊是鄭號錫,他肯定。

說起兩人的相遇,得追溯至三年前。

那時金碩珍遭遇一連串低潮打擊,性格變得孤僻陰冷。曾經要好的朋友們逐漸疏離,破碎的家庭更無溫暖。

若生命沒有意義,選擇死亡倒顯得聰明。

避免被人察覺,他大半夜獨自騎著車到橋上。踮起腳尖,探出半個身子朝橋下望,失去光彩的瞳只見一片黯然。

風很冷,吹亂額前的髮,連帶抹去臉頰上的溫度。閉上雙眼,明白再細小的感受很快都會歸零。

雙腳即將離地的同時,后方傳來一喊聲。「別!」

接著有只手勾住自己的腰向后猛拉,金碩珍忽地跌進對方懷里。

背后能感受到強烈的心跳,喘氣呼在耳側。似乎是在發現自己后跑過來的,那人花了好一會兒調整呼吸。

金碩珍主動移開對方的臂,轉過身和那人對上眼。他沒打算道謝,計畫到了最后一步竟被打亂,眼神特別不甘心。

橋邊光線昏暗,但他仍從模糊的影子里認出攔住他的人。高挺的鼻梁和閃爍在夜里的眸,微仰著脖子露出好看的下顎線。

他曾經見過鄭號錫幾次,臉上恆常開朗的笑容是金碩珍對他最深的印象。

臉頰被風刮得微紅,鄭號錫吸了吸鼻子,望向金碩珍的眼神無比認真。

「你啊,活著吧。日子再糟糕也罷,人得好端端的。」用力拍了下金碩珍的肩。

有陣溫度從肩側輕巧地染至胸口。金碩珍沒說話,眼神依舊滿是疏離感,但心里積累的冰塊不知不覺悄融了一角。

封閉已久的心門稍稍鬆動,瀉進幾許光。第一次有份感受令他覺得珍貴。

鄭號錫醒來時,身在陌生的房間。

裝潢是粉色系為主,擺設卻十分井然,比起夢幻更有種男人簡潔的氛圍。棉被隱隱散發著淡香,他聞了聞,接著翻身下床。

回憶起昨晚被人從橋上攔下的情景,心里大概有了底。本來想趁著沒人時離開,誰知轉開門把,就見金碩珍站在面前。

一身居家服乾凈整潔,對方什么也沒說,伸手把剛煮好的湯遞到他眼前,給他一個微笑。

鄭號錫記得金碩珍,自己曾經救過他,只是之后再沒有交集。

以為救人一命多么偉大,事實上卻是將對方好不容易掙鬆的桎梏重新套回他頸上。掙扎的過程特別痛,撐過所有走到最后一步,又被硬生生地扼回。

眼神黯了黯,那時的自己也這么殘忍嗎。

金碩珍見他不動,喚了句。「吃些東西。」

鄭號錫別開頭,硬是不作聲。

伸在半空的手遲遲沒有收回,金碩珍沉默一陣,視線固定在他身上不移。

「……人得好端端的,你說過。」表情沉穩鎮定,語氣卻有些僵硬。金碩珍不知道該怎么把對方從懸崖邊拉回來,如同三年前他攬住自己那樣。

鄭號錫對上他的眼,好看的唇型此時笑得無助。金碩珍見那雙唇微啟。

「我反悔了。」語氣淡得散進空氣里也不會察覺。

耐不住著急。咬著下唇,金碩珍扣住對方手腕,把湯隨手放一旁后將人擁進懷里。

懷中的人明顯愣住,肩膀不適應地縮起。他的身型太過削瘦,簡直像抱著一具骨架。記憶中那樣充滿活力的人變得如此憔悴,金碩珍感覺一股難受的酸意涌上。

鄭號錫的髮似是染過,褪了色轉為淡褐,隨著呼吸起伏搔在自己頸側,金碩珍又收緊了些力道。能感受對方的體溫和胸口的心跳,一聲聲傳遞開來。

他不會放這個人走,憑自己也在日子里徬徨過。下巴扣上對方單薄的肩頭,金碩珍閉起眼。

……你反悔了,我可沒有。

    標簽:的人,那人,臉頰

    贊助推薦

    德州扑克教程